忍者ブログ
垂溪怜影梦桃瘦 空留万世放浪德 虹过千秋空生恋 只求半世共婵娟 陈封暮德。
逝去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夕时雨
[07/22 蒙尘]
[06/13 BlogPetのこうさぎ]
[05/22 BlogPetのこうさぎ]
[12/30 銀姬]
[12/30 銀姬]
花琳琅
手描きブログ
ペット
漫步麻木
akua
良ければ御望みの絵を差し上げます。
[1]  [2]  [3]  [4]  [5]  [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圆朱。
那是满布陷阱的不信。

“……还真是一点没变。”毫不客气的上下打量着季节常驻的小道,橘看着眼前的木制建筑感叹道,“这些灌木倒是茂盛了不少呀…”
正午阳光有力地粘附在陈木的棕黄表面,懒洋洋的,有属于自己的悠闲。
“今天下午我还有工作,你就自由活动吧。”小松带着橘直直到了后院。叹气道,“反正这里你似乎变的比我还要熟了。”
“哎呀小松小可爱怎么能这么说呢。”一点也不客气的将由基拉鲁卡利欧喷火龙和鬼斯通给放了出来,橘也自在。“…这还真是辛苦了呀。”
“……以后麻烦你言行稍微统一一下。”撇了一眼橘的坏笑,小松看着被放出来的鬼斯通,笑。“—照顾的不错嘛。”
“谢谢夸奖XD。”拉着鲁卡利欧的手蹭呀蹭的,橘一脸猥亵的笑。
“让它进化成耿鬼如何。”
“拒绝。”
“……你都拒绝了多少次了。”
“小松小可爱你又提议了多少次了。”
“……为什么拒绝。”小松揉着青筋,“进化成耿鬼可是会变成一大战力。”
“因为这样比较可爱。”即答。
“……你是笨蛋吗。”小松汗,而后看见一旁的四只pokemon也与他同一表情,特别是话题里的鬼斯通,它一脸‘我已经认命了’的表情,被耿鬼拍着安慰。
“算了。”摇头,小松招手将耿鬼招回身边。“挑战机开始作动,我去工作了,至于鬼斯通进化的事,什么时候你想通了,我随时奉陪。”
“啊……关于那个道馆战的事…”
“……?”
“我想旁观。”
小松的半闭眼睛睁了一睁,而后饶有兴味的笑:“这可真希奇…反正道馆赛的入场是自由的,你尽可随意。”
“谢谢。”轻轻鞠了一躬,橘冲还在庭院自然里流连的三只pokemon摆了摆手,便自顾随着小松,消失在了道馆黑暗的笼罩里。
夏末的午后圆朱,随着不曾停止过的金色铃音,安静的轻闻秋初的香火。
‘圆朱道馆道馆赛的挑战者,请插入图鉴证明。’
——喀。
‘……Pong,确认证明书,根据记录您于两天前以6:0的成绩落败,请问是否消除此记录。’
——辟。
‘确认指令,请等待……辟。确认记录消除,此次挑战赛的成绩将成为新的资料保存。请入内。’
——呀……。
木制的大门在机器的指令下缓缓打开,阳光悄悄漫了进来。
然后忽的,阳光的祥和被一阵悉悉嗦嗦的谈论声给破坏的一干二净。
……不,说是一方面的讽刺似乎还比较的贴切。
“……6:0?喂喂…小松你也太过份了吧,人家训练家掏钱来不是让你虐待的啊,好歹也手下留点情面嘛。”
“……”
“不过这个挑战者还真是‘勇敢’呀~输的这么彻底竟然还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再次挑战,不会是想用补血战术把人耗死吧~最近的小鬼什么不多就钱最多呀~”
“…………”
“啊咧?被听见啦。”搭着小松的肩,橘的表情一点反省的意思都没有。
“……不是你故意让他听见的吗。”小松简直想把眼前的人PIA到白银山去淹死在温泉里算了,看进来的那个挑战者的脸色,他就知道这个下午不得善终。
“……既然你有这么好的实力足够对别人的队伍品头论足,那么我向你挑战。”看着来者的脸色也知道他的忍耐并不多,“拿出你的精灵。”
圆朱道馆。
战火。

上前一步,小松似乎还想作最后的一点调解努力,却生生被橘拦下,看向后者,表情却是无庸置疑的抱歉和‘请勿打扰’。“如此,我就陪你玩玩。”
小松不敢置信的看着橘,眼神像是不认识眼前的人一样。
……的确,这不合橘的作风。
“……你的pokemon不都在后院休息呢吗。”他提醒道,只希望眼前的两人能冷静下来—尽管只是挑战者单方面的在冲动。
“—没事,我手头还有一只。”
“……诶?”
“—你不会就想用一只精灵赢得这场战斗吧。”面前的挑战者似乎被这种过于小看的行动给气的全身发抖。
小松只是看着橘,似乎在他的记忆里,橘除了那四只随身精灵外再没有多带任何的候补精灵才是,因此他的回答令小松很是困惑。

“——不胜无名之卒,报上名来吧。”挑战者将球扔出,随着光芒跳出的pokemon同主人一样咬牙切齿。“让这只麒麟奇和我来告诉你什么叫不自量力。”
橘将小松推出战斗场外,给了一个抱歉的微笑和一个‘请安心’的动作便自顾自的站回了指挥场地,摸着拿出的那个初级球,看着对面的场地上气势汹汹的一人一精灵,眼神是明显的挑衅:“—那些冠冕堂皇的话,你胜了我以后再慢慢说吧。……超能系的吗。正好。”
球轻轻的被抛了出去。
闪光。

……
————铃铃塔铃音不响。
圆朱的环境,因忽来的安静而显得四野不安。
忽来的静寂几乎让所有的镇民有一瞬觉得自己的心脏也跟着那终日不停的清脆噪音失去鼓动。他们不安的向那座城镇标志物望去。一动也无法动。
经常抱怨那铃音扰人清梦的人们,在那一时刻发觉,原来习惯是如此可怕的东西,失去了一直互相生活介入的麻烦,心就忽然空了一块,想补,也补不上了。
而天真烂漫的孩子们和年过半百的老人们,只是照旧过着自己的生活。什么也不计较似的,什么也不介意。
涉世未深与历经磨励,是同样让人麻木的毒。

这样的寂静持续到了血色夕阳的落下,当铃声再次响起的时候,所有人都拍着胸口冲着铃铃塔大庆生平。
千家灯火万家愁。
而今晚的圆朱,却在前所未有的和睦气氛中,伴随着那一声紧似一声的清脆响声里微笑锵然。
Pokemon中心里,乔伊依旧巧笑焉然,但自表情里也看得出安心。
‘哦哦!竟然不过短短两天,你就能从失败的阴影里走出来并且转败为胜,真不愧是我儿子!’
‘嘿嘿,那个道馆训练家怎么可能会敌得过我和小奇的特殊训练的成果嘛!’暗淡的圆朱徽章在电话屏幕和吊灯的光芒下闪着金属的特有光泽。男孩一脸轻松自在的骄傲。
‘这样看来,联盟冠军也是不远的事了!’电话屏幕那头的欢喜可想而知,大声的几乎天井都在震动。‘好,我就等着冠军儿子得胜归来了啊哈哈哈!’
‘爸爸你就瞧好了吧哈哈哈哈~’
麒麟奇只是在一旁无精打彩的耷拉着脑袋想着,为什么脑里会不停的一直作痛。


“……怪物。”
“哎呀……小松小可爱你说话好毒XD”大口咬着手里的烤面包片,橘笑眯眯的接话,“我只是想适应一下规则战斗的流程,不过把你的徽章擅自送人真是不好意思了。”
窗外星空耀眼。小松只是扫着眼前的食物,平静道;“那东西本来就是送人用的,不用再客套了。”咽下一口汤,他皱眉,“我记得我说过,请你以后言行统一一下。”
“真抱歉了~”
圆朱月圆,清爽的夜空有秋季的星座灼灼闪耀。
“…………之后有什么打算吗。”几乎半放弃的随他去,他放下手里的东西,只是看着橘,“持有那只精灵,你想做什么。”
“嗯……果然还是需要一些援助。”考虑着,橘不放弃地继续进食。“看着现在的局势,联盟统治者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等着‘真正的真新’在人们的记忆里消失的那一天了。在他们做出什么行动前,我们得先发制人—啊,小松,成都现任的道馆首领里,支持‘虑赤方’的人有几个?”
“……”动作滞了一下,小松叹气揉着紧皱的眉心,无限担忧,“据我所知,仅剩下烟墨、小金的两处了。先前收到的情报也并不乐观,似乎联盟在竭尽所能找茬想换下他们。”
“‘普通与龙系’……吗,”橘的笑似乎僵硬了一下,旋即又装作无事,“现在芳缘地方的状况是五五分……最重要的大吾还不见踪影。至于关东……只剩红莲孤岛还在奋战。而新奥,已不是我能以真面目踏足的地方了。”
“pokemon管理总部那边呢。”
“没有问题。”得到了什么安慰一样,他舒了口气笑,“他们的立场很坚定,是很可靠的伙伴。”
“那真是万幸。”
“多亏了他们,我搜集的那些线索在他们的网络排查下似乎都成了有利的证据。”眼神飘远,橘看着星辰的闪动。“……‘真正的真新’,什么时候已是这世界人被遗忘的重点了。”
“……”小松被那句话带入了回忆里,久久不能抬头。

无声无息,耿鬼从餐桌下透明出半个身体来,嘿嘿嘿笑着。

“哎呀小耿鬼你还是那么可爱呀~~”
“……所以说你给我偶尔认真一点会死啊混帐!!!”
‘嘎嘿嘿嘿嘿~~’
“啊哈哈哈哈哈~~XD小松小可爱你生气起来也很悦目呀~”

TBC

PR

 

[于风起之地下葬你的墓碑。]

蹒。

凡等候耶和华,心里寻求他的,耶和华必施恩给他。
The LORD is good unto them that wait for him, to the soul that seeketh him.
人仰望耶和华,静默等候他的救恩,这原是好的。
It is good that a man should both hope and quietly wait for the salvation of the LORD.
人在幼年负轭,这原是好的。
It is good for a man that he bear the yoke in his youth.
他当独坐无言,因为这是耶和华加在他身上的。
He sitteth alone and keepeth silence, because he hath borne it upon him.
他当口贴尘埃,或者有指望。
He putteth his mouth in the dust; if so be there may be hope.
他当由人打他的腮颊,要满受凌辱。
He giveth his cheek to him that smiteth him: he is filled full with reproach.
因为主必不永远丢弃人。
For the LORD will not cast off for ever:
主虽使人忧愁,还要照他诸般的慈爱发怜悯。
But though he cause grief, yet will he have compassion according to the multitude of his mercies.
因他并不甘心使人受苦,使人忧愁。
For he doth not afflict willingly nor grieve the children of men.
人将世上被囚的踹在脚下,
To crush under his feet all the prisoners of the earth,
或在至高者面前屈枉人,
To turn aside the right of a man before the face of the most High,
或在人的讼事上颠倒是非,这都是主看不上的。
To subvert a man in his cause, the LORD approveth not.
除非主命定,谁能说成就成呢。
Who is he that saith, and it cometh to pass, when the Lord commandeth it not?

祸福不都出于至高者的口吗。
                                                              --------------<耶利米哀歌>

“喷火!龙抓!!”
午后的海边落着豪雨,偏就有人不愿打伞只傻站着任凭被淋。
橘皱着眉,满脸是毫不掩饰的不安与焦急,目不斜视。
四周的海滩上横七竖八地倒着一片的濒死精灵,在雨水冲刷下紧闭着双眼,无力睁开。
他咬着牙,看着天空盘旋着的火之龙的动作不停缓慢下来,平视着海面波澜的浪涛,死盯着里面游动不休的黑色影子,而后睁大的眼睛像措手不及地看见自海面之下凭空冲起的水流笔直地击中了喷火龙。
有如失去了羽毛的雕一般,喷火龙径直跌落,橘手足无措地掏出精灵球来,瞄准,回收。

于秋日午后蔷薇丛里旋转舞蹈,跳属于你的那首小调。
旋转着跳舞,跳属于你的那首小调。
低头问候四周顽固的荆棘,跳属于你的那首小调。
流着我的红色眼泪,跳属于那日秋季午后的温和小调。


摸了摸被雨磨的发亮的球体,橘瞪视了一下海平面的不安,扔出了另一个球。
于是天气发生了美妙的变化。
那些接连不断砸得人皮肤生疼的雨水被无数的细小沙尘包围,有如一颗颗期待雕琢的原石,落于海面,消失无踪。
“地震!”
怒吼着,像被释放出的那只pokemon一般咆哮,橘眼里是毫不犹豫的怒火。
班基拉紧握着双拳,将庞大的身体借着一只脚高高抬起,接着丝毫不怜惜地面似的重重踏下。
‘轰’的一声。沙地表面吸收了庞大的地裂声,海面则像被煮沸了一样,大幅度的摇晃着,跟着四周的水面摇晃着。
忍受不住水下的震动,一直藏匿与海水下的美纳斯腾出水面,周身依旧泛着属于它专有的荧荧水光。在沙暴的掩饰下仍旧不失美好的幻想。
“班!雷牙!!”手挥过沙子包围的空间,橘的嘴角歪斜出胜利的笑。
海面上的美纳斯摇着虹色尾巴,聚集着未散的水元素。在一点准备着什么。
‘高压水炮’。橘变了脸色。看着班基拉来不及变换姿势的速度,他咬咬牙看着美纳斯。
然后他欣喜地看着那些被凝聚了的水有如当下的天气一样散去。
技能失败。
“哈哈!!班!!上!!!”激烈的情绪全部表现在上扬的语调里。
金黄色的雷光在班基拉的牙间闪动。

一击命中。

夹着未尽的悲鸣,美纳斯落去海面,绽起一朵小小的水花后,消失。
“……结束了。”
大喘一口气,全身被抽去了力气一样的,橘拍着班基拉伸过来扶助的手脱力的笑。
“……走吧。”

——这里是关东枯叶。
—雷光守护的地方。

「根据报告,派出的分队被不知名人物歼灭。」
“……三天后会派出支援部队,被袭击的那队先在原地休息。”
「收到。」
电话被爽快地切掉,红酒的反光隐约有血色。


「呀…今天天气真不错呀。」
“……有什么事就快说,不说我可挂了。”
「MA—真冷淡呀……。」
“给你十秒。”
「啊对不起请你帮忙。」
“—又出什么事了你。”
「啊……被抓住了。」

—这里是成都圆朱。
——守法之地。

橘苦笑着抓着头,仰头看着窗外挤进来的阳光。
“……这种天气在铁窗里往外看也是一种风景呀……”
“那既然如此,那么你就继续在这里欣赏几天如何。”阳光被细细的遮住,人影随着大门的洞开显得高大。
“所谓风景就是难以看久才显得美丽不是吗……”如获大赦似的,橘匆匆站起笑。“又给你添麻烦了呀…小松小可爱。”
“……-皿-你给我添的麻烦还少吗,这次怎么了。被抓也就算了,竟然是在我的管辖范围内。”小松和守卫示意了一下, 拉着橘的手将他带到阳光之下。
“呜、”被阳光刺得直皱眉,橘轻笑了一下。“……在这偷东西被抓住了。”
“……在这?这种只有铃音和怀念的地方?”
“对你自己的住家发出如此辛辣的言论……小松,你还真是有格调呀XD。”迫不及待地走出看守所,橘大口呼吸,望向高塔方向。“托你办的事,办成了吗?”
“……就在你打电话的前3分钟,有回音了。”
“真是迅速呀……”
“…………”懒得和你再说废话似的叹了口气,“走吧,先去我道馆避避现下的风头,你再怎么着也不能为了躲避联盟眼线自己把自己扔进监狱里去。”
“被看穿拉……”
“新闻都报得一清二楚了。”将耿鬼放出,小松一路东张西望地警戒。“会这么干的人可不多。而你又故意在我的管辖范围内犯事被抓,不想到你都不成。”
“……我不那么做,真新可就不保了……”
“我知道。”
“…………”
“………………”
“唉呀小耿鬼你真可爱~”
“偶尔你给我认真一下会死啊混蛋!!!”

于风起之地跳舞,给你那片祥和的震撼。
于风暴里旋转,给你那朵思考着的向日葵。
于风止之地安歇。
与你一起。

TBC

酒精的反光歪斜了空间。
爱歪曲了世界。


“对不起,请问这里的负责人是谁。”
于是所有的人都放下了手里的活看向洞口那个人,眼里是奇怪的探询。
来者僵硬得笑了一笑,像是不习惯被众矢之的地瞪着观赏一样挠了挠头。“……那啥,我是管理本部的。Pokemon联盟直属管辖Pokemon管理者第三分部报告说这个地域的重建工作似乎遇上问题,派我来协助你们。”报完那个冗长的名字,他大喘气。
“初次见面,我名叫橘。这边这位是我的搭档由由。”
“……能否让我检查一下你的证件?”
“请。”
他递过一张电磁卡,按下指纹。
「此证明仅供辩识持有者身份不具任何使用价值,本指纹持有者隶属于Pokmeon管理者芳缘本部直属派遣员。本籍关东真新镇。在此证明。请配合工作。」
长长的电子语音后,洞里沉默了一阵。
“……失礼了。”礼貌地将卡递回去,男子如获大赦一样的舒了口气。“抱歉,因为最近以管理者身份招摇撞骗的人太多了。”
“我理解。”橘微笑微笑,“对于那种冒名顶替的投机取巧者本部也是大伤脑筋,你这么做是对的。”
“自我介绍一下,我名叫明海,是这次修复觉醒寺的负责人。”橘明理的举止似乎让他有了好印象,语气也变得缓和。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伸出的手互相握了握,橘扫视了一下四周重又开始作业的人们,细细地皱了皱眉,“虽然很唐突,还是请你将事情具体解释一下。”
“请往这里。”将橘领去临时搭起的一个木屋里,明海自冰冻室拿出一瓶桃果果液放在橘面前示意。“就在三天前,这里突然频繁的发生地震。”
双手捂着瓶面,橘感觉着冰度,没有说话,等待下文。
“要知道这个地域被海水包围,偶尔的海底活动还算正常,但绝不会出现如此频繁的地震。”拉了张木制圆凳在橘面前坐下,抓着头发明海像是很苦恼。“我曾经就洞内的精灵生态做过一些调查,但是洞里的精灵大多数都是野生的洞穴常驻者,再来就是经过的虫系幽灵系的精灵,没有能引发出地震的实力。”
“那么你的意思是,这三天来的地震是人为原因?”将果液喝了一口,橘暧昧地笑着将剩下的递去给一边的由由,插嘴道。
——要知道装傻是他本业。
“对。”明海也很老实地点头,“不止是上面的原因,也因为发生的时段几乎相同。”
“……我明白了。”橘点头站起来说,“这样吧。今天请你和施工队先撤出觉醒寺,我将对这儿做个彻底调查,晚上等那个人自动出现。”
“好的。”不疑有他,明海松了一口气笑道。“果然还是专业人员比较让人安心。拜托你了。”
友善地笑了一笑,橘像想起什么来看着明海严肃道,“还有一件事。”
“是?”忽然的严肃让被提问者有些措手不及。只是呆呆的回道。
“关于觉醒寺的破坏情况让我很吃惊,这比本部收到的情报还要严重的多,能说明一下原因吗?”空指着墙壁外,橘皱着眉说道。
“……你想知道的是关于为什么本部收到不实情报的问题还是关于为什么觉醒寺被破坏成这样?”明海抓了抓脸,苦笑道。
“前一个问题我想我知道原因。”抱起由基拉,橘拿下它手里的空罐子,放在桌上。
“觉醒寺被破坏得追溯到一个月前了。”叹了口气,明海坐着看着窗外的洞穴天空。
===============================
那时电视上报道的新闻是关于精灵失踪的消息。
他和女友那时只是看着电视咬着珍珠仙贝互相谈论着自己的看法。
然后,一切正常的生活就毁在觉醒寺的那声巨大爆炸声里。
“我们循着声音找过去,只看见一台飞行艇腾空而去,然后就是觉醒寺的一地狼籍。”他不堪回忆似的摇头道,“那时候的被害状况比现在还要不堪入目,甚至连入口的那些木质玄关也被压在乱石底下。”
“那么知道那飞行艇的去向和来历吗?”
“不。关于那架机器我不知道任何情报,道馆首领也只是叫我们保守秘密,而我则被选为施工队的主要负责人。”明海毫无疑问的说。
“……是吗。”像是可惜了什么。橘沉思。
“那么,我现在就带领施工队撤离。之后就全拜托您了。”打开门,明海冲橘点头示意了一下,走了出去。
留着橘在屋内,依旧若有所思。

好きなのではないだろうか。

走出木屋,橘很感慨地发现施工人员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拿出了Pokemon向导,他检查了一下信号,然后有恃无恐的拨通了电话。
“……喂?小松小可爱。”
‘—橘吗…’电话那头是无力的无奈。‘什么事。’
“啊,有事要拜托你。”

好きなのではない。

愛だ。


次日,明海很惊讶的发现觉醒寺内人去楼空,只是不见了那些施工器材。
觉醒寺被修复一新。
他找不到那个Pokemon管理派遣员的踪影。
向上级报告却只是受了道馆首领奖金被要求缄口的明海,迎着娜乌兰的温暖微笑回了家。
—该结婚了。

“?乌兰,那盘录音带怎么没有了?”明海看着空空如也的录音机,奇怪道。
“啊,那盘录音带的话,被道馆派来的人取走了。”幸福的笑呀笑。娜乌兰没有一点闪烁其辞的说。
“……那就好。”抓抓脸,明海也就将这件事抛去脑后。
人,还是正常着生活最好。


“……为什么没一个人愿意相信觉醒寺内那些精灵们的实力呢。明明可以省去很多力气的。”把玩着被包的整齐的长方形盒子,橘稳坐在喷火龙的背上,眯眼沐浴着风。

 

章渔。

FIN。

Copyright(C) 七条 橘 All Rights Reserved.  | 忍者ブログ * [PR]
 |  blogdesigned by 物見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