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垂溪怜影梦桃瘦 空留万世放浪德 虹过千秋空生恋 只求半世共婵娟 陈封暮德。
逝去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夕时雨
[07/22 蒙尘]
[06/13 BlogPetのこうさぎ]
[05/22 BlogPetのこうさぎ]
[12/30 銀姬]
[12/30 銀姬]
花琳琅
手描きブログ
ペット
漫步麻木
akua
良ければ御望みの絵を差し上げます。
[63]  [62]  [61]  [60]  [59]  [58]  [57]  [56]  [55]  [54]  [5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酒精的反光歪斜了空间。
爱歪曲了世界。


“对不起,请问这里的负责人是谁。”
于是所有的人都放下了手里的活看向洞口那个人,眼里是奇怪的探询。
来者僵硬得笑了一笑,像是不习惯被众矢之的地瞪着观赏一样挠了挠头。“……那啥,我是管理本部的。Pokemon联盟直属管辖Pokemon管理者第三分部报告说这个地域的重建工作似乎遇上问题,派我来协助你们。”报完那个冗长的名字,他大喘气。
“初次见面,我名叫橘。这边这位是我的搭档由由。”
“……能否让我检查一下你的证件?”
“请。”
他递过一张电磁卡,按下指纹。
「此证明仅供辩识持有者身份不具任何使用价值,本指纹持有者隶属于Pokmeon管理者芳缘本部直属派遣员。本籍关东真新镇。在此证明。请配合工作。」
长长的电子语音后,洞里沉默了一阵。
“……失礼了。”礼貌地将卡递回去,男子如获大赦一样的舒了口气。“抱歉,因为最近以管理者身份招摇撞骗的人太多了。”
“我理解。”橘微笑微笑,“对于那种冒名顶替的投机取巧者本部也是大伤脑筋,你这么做是对的。”
“自我介绍一下,我名叫明海,是这次修复觉醒寺的负责人。”橘明理的举止似乎让他有了好印象,语气也变得缓和。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伸出的手互相握了握,橘扫视了一下四周重又开始作业的人们,细细地皱了皱眉,“虽然很唐突,还是请你将事情具体解释一下。”
“请往这里。”将橘领去临时搭起的一个木屋里,明海自冰冻室拿出一瓶桃果果液放在橘面前示意。“就在三天前,这里突然频繁的发生地震。”
双手捂着瓶面,橘感觉着冰度,没有说话,等待下文。
“要知道这个地域被海水包围,偶尔的海底活动还算正常,但绝不会出现如此频繁的地震。”拉了张木制圆凳在橘面前坐下,抓着头发明海像是很苦恼。“我曾经就洞内的精灵生态做过一些调查,但是洞里的精灵大多数都是野生的洞穴常驻者,再来就是经过的虫系幽灵系的精灵,没有能引发出地震的实力。”
“那么你的意思是,这三天来的地震是人为原因?”将果液喝了一口,橘暧昧地笑着将剩下的递去给一边的由由,插嘴道。
——要知道装傻是他本业。
“对。”明海也很老实地点头,“不止是上面的原因,也因为发生的时段几乎相同。”
“……我明白了。”橘点头站起来说,“这样吧。今天请你和施工队先撤出觉醒寺,我将对这儿做个彻底调查,晚上等那个人自动出现。”
“好的。”不疑有他,明海松了一口气笑道。“果然还是专业人员比较让人安心。拜托你了。”
友善地笑了一笑,橘像想起什么来看着明海严肃道,“还有一件事。”
“是?”忽然的严肃让被提问者有些措手不及。只是呆呆的回道。
“关于觉醒寺的破坏情况让我很吃惊,这比本部收到的情报还要严重的多,能说明一下原因吗?”空指着墙壁外,橘皱着眉说道。
“……你想知道的是关于为什么本部收到不实情报的问题还是关于为什么觉醒寺被破坏成这样?”明海抓了抓脸,苦笑道。
“前一个问题我想我知道原因。”抱起由基拉,橘拿下它手里的空罐子,放在桌上。
“觉醒寺被破坏得追溯到一个月前了。”叹了口气,明海坐着看着窗外的洞穴天空。
===============================
那时电视上报道的新闻是关于精灵失踪的消息。
他和女友那时只是看着电视咬着珍珠仙贝互相谈论着自己的看法。
然后,一切正常的生活就毁在觉醒寺的那声巨大爆炸声里。
“我们循着声音找过去,只看见一台飞行艇腾空而去,然后就是觉醒寺的一地狼籍。”他不堪回忆似的摇头道,“那时候的被害状况比现在还要不堪入目,甚至连入口的那些木质玄关也被压在乱石底下。”
“那么知道那飞行艇的去向和来历吗?”
“不。关于那架机器我不知道任何情报,道馆首领也只是叫我们保守秘密,而我则被选为施工队的主要负责人。”明海毫无疑问的说。
“……是吗。”像是可惜了什么。橘沉思。
“那么,我现在就带领施工队撤离。之后就全拜托您了。”打开门,明海冲橘点头示意了一下,走了出去。
留着橘在屋内,依旧若有所思。

好きなのではないだろうか。

走出木屋,橘很感慨地发现施工人员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拿出了Pokemon向导,他检查了一下信号,然后有恃无恐的拨通了电话。
“……喂?小松小可爱。”
‘—橘吗…’电话那头是无力的无奈。‘什么事。’
“啊,有事要拜托你。”

好きなのではない。

愛だ。


次日,明海很惊讶的发现觉醒寺内人去楼空,只是不见了那些施工器材。
觉醒寺被修复一新。
他找不到那个Pokemon管理派遣员的踪影。
向上级报告却只是受了道馆首领奖金被要求缄口的明海,迎着娜乌兰的温暖微笑回了家。
—该结婚了。

“?乌兰,那盘录音带怎么没有了?”明海看着空空如也的录音机,奇怪道。
“啊,那盘录音带的话,被道馆派来的人取走了。”幸福的笑呀笑。娜乌兰没有一点闪烁其辞的说。
“……那就好。”抓抓脸,明海也就将这件事抛去脑后。
人,还是正常着生活最好。


“……为什么没一个人愿意相信觉醒寺内那些精灵们的实力呢。明明可以省去很多力气的。”把玩着被包的整齐的长方形盒子,橘稳坐在喷火龙的背上,眯眼沐浴着风。

 

章渔。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C) 七条 橘 All Rights Reserved.  | 忍者ブログ * [PR]
 |  blogdesigned by 物見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