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垂溪怜影梦桃瘦 空留万世放浪德 虹过千秋空生恋 只求半世共婵娟 陈封暮德。
逝去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夕时雨
[07/22 蒙尘]
[06/13 BlogPetのこうさぎ]
[05/22 BlogPetのこうさぎ]
[12/30 銀姬]
[12/30 銀姬]
花琳琅
手描きブログ
ペット
漫步麻木
akua
良ければ御望みの絵を差し上げます。
[1]  [2]  [3]  [4]  [5]  [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绢白的绸衣,轻覆于你。

赵云子龙,白马白衣,面貌伟岸,战场将军,实美丈夫也。
—其实,也不过蜀之第一忠犬将军。


喂喂听说蜀国皇帝夜晚都与臣下相伴而睡这不是找萌吗这不是让我萌吗这能不萌吗??
知道吗。其实蜀这个国家就是为一个人而有的天下。
知道吗。其实蜀这个国家每个夜晚的皇宫都是紧张状况的互相斗角。
不知今晚蜀国皇帝会与谁共有一夜好梦。
知道吗。

天下。


夏知唦。

“子龙。来来,过来一下。”细白手柔柔的摆动弧度,像诱惑般将窗边守卫的赵云拉去只有一步的距离。
“……?”乖乖地在窗前立直,赵云看着刘备鬼鬼祟祟的姿势,奇怪道:“有何吩咐?殿下。”
“接住我。”
“……是?”
一时间无法消化那三个字的白衣将军看着眼前的人笨拙地爬去窗来,一跃而下。忽地着慌反应过来伸手接住。
‘啪飒。’
苍白地看着怀里人安安稳稳地在自己腕里,舒了口气。
“主公,请别再做这种危险的事了。”
“反正有子龙你在下面接着我呀。”也就安安静静地被他搂在怀里有一会,忽然想起什么的,跳去地上,拉着赵云拔腿就跑。
“∑=□ =主、主公?!”
“再干那种单调的工作下去,我会疯的。”
“……”就是说又要出去‘散心’了吗。早已听过那理由不下百遍,赵将军听此一言便明了,自家主公又扔去蜀国天才丞相给他布置的国事准备逃城游玩了。“那个。主公,丞相那边不要紧吗。”为了安全,还是先劝为好。赵云这么想着,轻轻问。
“厄。”像被卡住脖子的鸭子,玄德憋红着脸转头看着赵云,尴尬地笑:“只…只出去透透气而已,孔明不会生气的……吧?”
“=+=您问我也……”
“如果只是透透气的话,我是不会生气的。”黑色的微笑,不知道自何时起便立于廊下的卧龙丞相接近零点的语气在树影热风里徘徊。“赵将军,请将主公交还与我……”
“可、可是……”为难地看着,赵云看着孔明的脸色,满是无奈。
“!!孔明!我,我突然想起来昨天和赵云约好要去练习武艺,抱歉那些工作我明天一定做完!”
留下这句话,二人跑地无影无踪。空留于廊下影中散发修罗气息的诸葛孔明:“……这可还真是光明正大地偷懒呀。”手里羽扇柄隐约有了缝隙。
这也就是蜀国日常事。

『夏花』。

生如夏花不知秋,几番愁,自悠悠。

蜀国清平。

—‘法正,可见主公?’
—‘丞相,鄙下也正在寻找主公。’
—‘……’
—‘…………’
‘来人。’依旧平缓的语调,诸葛孔明的脸色却令人退避三舍。‘封锁宫内的各个出口,在近畿寻找主公下落。立刻。’
‘遵命。’
看着领命的将士战战兢兢地飞奔而去,法正的心里暗暗叹气。
如眼所见,刘备玄德又未经许可擅自外游了。
……毕竟是一直的事。
“……把赵将军支去巡视边城,在执务所周围布下守卫的众多兵力以及隐藏陷阱。”羽扇遮着活动的嘴,孔明眯眼看着法正自言自语似地说,“主公竟然还能不知不觉地自我面前消失……”
“——啊。”
“……是他吗。”皱起眉来,诸葛孔明想起某个唯一有可能做到这事的人。
“…………”无言点点头。法正苦笑,“丞相,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找到他们的下落。”
“你说的是。”细细想了一想,诸葛亮招来传令兵,“派两个至急传令兵快马传报赵将军,就说主公将会前去他那里,主公到了以后速速回报,并好好看住。”
“遵命。”
看着传令兵急急忙忙跑去,孔明揉揉眉心,对法正叹道:“……这次恐怕不会那么顺利。”
“……毕竟是他啊。”点头。他们仰头看着正午的阳光刺眼。

依然万里青山艳阳天。
蜀地草路里,自有两匹俊马延着小道徐徐前行。
一匹白地无暇,远看一眼,也知为千里宝马。
一匹黑亮里独有脖间一圈水银,虽不为千里马,也比寻常马匹胜去几倍。
就这么一前一后地缓缓前行。
“殿下,”拉住座骑的前进步伐,黑马骑者等待白马与之并肩,轻道:“酷暑难当,是否在前方树下小憩一刻再继续赶路?”
“也好。看着的卢和暮吉的样子,也该让它们休息一下了,就按你说的办吧。”
“是。”
的卢宝马。
汉中殿下。
刘备玄德,今天也光明正大地在外游荡。

“多亏有你在,否则孔明预先设下的那些陷阱和伏兵我肯定逃不出来。那么这个时候我就不是在这里,而是在执务室长嘘短叹了。暮德。”轻轻坐于阴凉树影下,玄德看着立于阳光下的从者,笑道;“你也进来休息吧,已是郊外,无须过多礼节。”
“遵命。”也就毫不推让地,走到刘备身边坐下了。

陈封,字暮德,成都人氏,年23。人非武将也有一身使剑工夫,平时只看风花雪月平常事。在街野结识刘备刘玄德,也就顺便入宫做了侍卫兵长。经常用自己说的那些小聪明帮助刘备逃出宫去。论实力,似乎也能撑去蜀的半壁江山。最近似乎以自孔明法正眼皮底下带走汉中王为乐。

“—不知道孔明他们现在怎样了……一定很生气吧。”看着阳光照下的光影,刘备叹气道。似乎已能想象皇宫内的乱七八糟和孔明的阴冷表情。
“嗯,丞相一定已经派人出来寻找了吧。”抓了抓垂在额前的散发,暮德站起,冲远处的两匹马儿招了招手,“殿下,赵将军那儿是暂时不能去了。”
“?”像触电一样的反应迅速。刘备玄德疑惑与惊讶地看着暮德的脸,明显不解。
“方才我看见坡下有两位宫中至急传令兵快马通过,想必是丞相发的加急通告吧。过不了多久,估计搜索小队就会沿路找来。”把缰绳握于手上,暮德拍拍马背,慢慢分析着,再看着玄德慢慢变青的脸,微笑了一下。
“怎、怎么办??”
“往南走吧。我知道有一个避暑胜地。”把的卢的缰绳交给刘备,暮德淡道。
“但是……”
“不必担心,既然丞相发了加急文书予赵云将军,他自会出来寻找,我去迎他,把他带去你那便成。”暮德说的句句在理,刘备也就没了问题。
二人上马,一路往南。
不知觉,四周凉爽,树木丛生似已至密林深处。
“……我不记得这一带有如此繁茂的密林啊。”
面对殿下的疑惑,陈封只笑不语。
莺转鸟鸣花正香,凉风习习拂人颊,如此好林,汉中王也忘却了疑惑,沉溺其中。
忽地,一直与前引路的暮德却勒住了马回头,对刘备轻一鞠躬,“殿下,算算赵将军也该出来了,我去迎他,殿下自可直直往前,再不过几十步路就可到一湖,殿下请于那里耐心等待。”
“……嗯。我知道了,暮德早去早回。”
“承知。”
刘备看着暮德隐去森林草叶里,拍了拍的卢的脖子,勒马继续深入。
于是过了几十步远,面前豁然开朗,湖水的波光粼洵险些惊到的卢。下马,汉中王惊叹自己的疆土上竟有如此湖景。
放开牵制着的卢的手,刘备放任它四处闲游,自己慢慢走去湖水桥上,手托去两边的艳色红花。
“……真是奇特的花。”见也没见过的血色,竟然也在阳光清水下清澄无比,硕大的花瓣像显示不出重量似的拉着花托直直向着太阳毫不可惜地绽放荣华。绿萼红花,碧水青天。不觉绽笑,沉醉。他越过桥到了对岸,惊讶地发现岸里一片红艳似火,是花之湖。
“不愧暮德,如此仙处也能觅得。”
静静,刘备坐在花丛边,闭眼享受树影阴凉。

蝉鸣夏令花醉人,某只野生的兔子也就这么倒下睡了去。
‘—暮德动作好慢……’梦话似乎还没忘着抱怨。

◇◇◇◇◇◇◇◇◇◇◇◎◇◇◇◇◇◇◇◇◇◇◇◇

“……啊!子龙将军。”勒住绳子,陈暮德眯眼看着迎头骑着白马直冲而来的人,奸笑了一下,轻道。
“陈封,是你把主公带出来的吧,主公现在在哪。”焦急地连问好都跳过,龙胆将军赵云子龙一脸上战场的紧张。
“在那个方位。”往南方一指,暮德脸上难得没了笑,“就在刚才我为了保护殿下不被丞相的搜查兵寻找到与殿下分开行动以引开追兵,但是没想到殿下往那个地方走后就不见踪影了。”
“什么?!”
“听说这一带有一座虚幻幽林,只在正午到落日出现,进入里面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的。”快速的语气让赵云的眉头愈来愈紧。
“……你的意思是主公有可能进了那座森林?”
“不排除这个可能。”说罢,又摇头,“不,应该说我肯定殿下进去了。”
“!!”
再没多说一句话,赵云拍马越过暮德身边,径直往南狂奔。
而某个站在大太阳下的人,则饶有兴味地看着白银将军绝尘而去,驱着马慢慢往前。
“……那么,该把那群士兵给骗回去了。—另外丞相那里也得做点什么。”

黑马也自是自在。

◇◇◇◇◇◇◇◇◇◇◇◎◇◇◇◇◇◇◇◇◇◇◇◇

“……这里吗?陈封暮德说的森林。”连踌躇都不存在,赵云只是确认了一下方位,就想也不想地一头冲了进去。
密林丛丛,赵云只得抽出身边配剑速度极快的砍去面前挡着视线的树枝草木,就这么持续了一段的时间。
“……!!”
忽的,眼前就被水光给晃了一下,急急勒住惊到的马,他环顾四周。
…有了。
就那么大而化之的躺在对岸的花丛阴影下,毫不在意的任四周鸟兽的靠近。
…呼………………
无可非议的,赵云叹了一口很长的气。
放开了牵马的缰绳,他也任由自己的爱马走向的卢的方向。
而自己,则开始奔跑。
一点也不留恋于湖上的风景,他一直线的冲到了还在熟睡的某人面前,丝毫不在乎因为这个举动而惊走的那些鸟兽所发出的怨念眼神。
“…………殿下。”
没有回答。
“玄德大人!!!”
拨去周围的繁华撩乱,赵云半跪下来,想确认眼前人的呼吸。

‘进入里面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的。’

于是面前的红色花朵也变得接近血色。

……不。
……不能这样。
……不能这样就失去他。
……不能!!


“啊咧……子龙,怎么就你一个人?暮德呢?”
“?!”
反应极大的低下头去,赵云睁大的眼睛看见怀里的人半开着眼睛一脸刚睡醒的迷胡。
“玄德大人?”
“……啊?啊…是暮德告诉你这里的吧?奇怪…明明是他说会带你来这里的怎么这会不见人了……”然后无来由的,刘备感觉抱着自己的手的力气一下变得很松,像是脱力了一样。

——又被那家伙骗了吗。
赵云在心里黑线,却又有一层的欣喜。

“……算了,子龙…在此之前能不能先把我放下来?”柔柔的笑着,刘备道。
“?!啊!!!”脸一下变得通红,赵云一下退后了三尺远。“对不起!!臣下失礼了!!”
“……哈哈,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在皇宫里,不用那么拘礼。”径自走到了湖边,刘备掬起水来,将脸冲了一冲。“话说回来,子龙你刚才怎么一脸焦急?”
“……不,什么事也没有。”慢慢的从混乱状态里缓过来,赵云站起身来答道。
“……是吗。”
“是的。”

“………………好吧。”柔和的笑,刘备像是叹气式的道。
“对不起。”

不是不想告白。
…………

“那么,就再在这里逗留一会吧,如何?子龙。”
“荣幸之至,玄德大人。”
“……呵呵。”

◇◇◇◇◇◇◇◇◇◇◇◎◇◇◇◇◇◇◇◇◇◇◇◇

不过只是害怕失去。
于是也乐于裹足不前。

龙胆将军赵子龙。

◇◇◇◇◇◇◇◇◇◇◇◎◇◇◇◇◇◇◇◇◇◇◇◇

“子龙。”
“是……?!”

一段小小的空白,风填过了火红的枝。

刘备漫步去桥上。
赵云却只能红着脸傻站在岸边。

‘……偶尔,也希望你能主动一点啊……’
被花吻到的风轻轻的缓了下来。
轻轻的默了下去。

“~~~~~~~///////”

龙胆将军赵子龙。

---之后的小断章。---

“……那么,请好好的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在后殿的花园里你们两位倒在一起睡得还那么太平呢?主公,赵云将军?”扇后的嘴一张一合,散发出来的黑色冷气令人颤栗。
“…………”刘备歪着头,拼命的回忆。
“呃…………”赵云半跪着皱着眉头,更是不解。
——明明他们在那片树林里没有出来过啊……………………

窗外陈封,只是与张飞对着酒杯,满脸意味不明的笑。

FIN

Copyright(C) 七条 橘 All Rights Reserved.  | 忍者ブログ * [PR]
 |  blogdesigned by 物見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