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垂溪怜影梦桃瘦 空留万世放浪德 虹过千秋空生恋 只求半世共婵娟 陈封暮德。
逝去
08 2018/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夕时雨
[07/22 蒙尘]
[06/13 BlogPetのこうさぎ]
[05/22 BlogPetのこうさぎ]
[12/30 銀姬]
[12/30 銀姬]
花琳琅
手描きブログ
ペット
漫步麻木
akua
良ければ御望みの絵を差し上げます。
[70]  [69]  [68]  [67]  [66]  [65]  [64]  [63]  [62]  [61]  [6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圆朱。
那是满布陷阱的不信。

“……还真是一点没变。”毫不客气的上下打量着季节常驻的小道,橘看着眼前的木制建筑感叹道,“这些灌木倒是茂盛了不少呀…”
正午阳光有力地粘附在陈木的棕黄表面,懒洋洋的,有属于自己的悠闲。
“今天下午我还有工作,你就自由活动吧。”小松带着橘直直到了后院。叹气道,“反正这里你似乎变的比我还要熟了。”
“哎呀小松小可爱怎么能这么说呢。”一点也不客气的将由基拉鲁卡利欧喷火龙和鬼斯通给放了出来,橘也自在。“…这还真是辛苦了呀。”
“……以后麻烦你言行稍微统一一下。”撇了一眼橘的坏笑,小松看着被放出来的鬼斯通,笑。“—照顾的不错嘛。”
“谢谢夸奖XD。”拉着鲁卡利欧的手蹭呀蹭的,橘一脸猥亵的笑。
“让它进化成耿鬼如何。”
“拒绝。”
“……你都拒绝了多少次了。”
“小松小可爱你又提议了多少次了。”
“……为什么拒绝。”小松揉着青筋,“进化成耿鬼可是会变成一大战力。”
“因为这样比较可爱。”即答。
“……你是笨蛋吗。”小松汗,而后看见一旁的四只pokemon也与他同一表情,特别是话题里的鬼斯通,它一脸‘我已经认命了’的表情,被耿鬼拍着安慰。
“算了。”摇头,小松招手将耿鬼招回身边。“挑战机开始作动,我去工作了,至于鬼斯通进化的事,什么时候你想通了,我随时奉陪。”
“啊……关于那个道馆战的事…”
“……?”
“我想旁观。”
小松的半闭眼睛睁了一睁,而后饶有兴味的笑:“这可真希奇…反正道馆赛的入场是自由的,你尽可随意。”
“谢谢。”轻轻鞠了一躬,橘冲还在庭院自然里流连的三只pokemon摆了摆手,便自顾随着小松,消失在了道馆黑暗的笼罩里。
夏末的午后圆朱,随着不曾停止过的金色铃音,安静的轻闻秋初的香火。
‘圆朱道馆道馆赛的挑战者,请插入图鉴证明。’
——喀。
‘……Pong,确认证明书,根据记录您于两天前以6:0的成绩落败,请问是否消除此记录。’
——辟。
‘确认指令,请等待……辟。确认记录消除,此次挑战赛的成绩将成为新的资料保存。请入内。’
——呀……。
木制的大门在机器的指令下缓缓打开,阳光悄悄漫了进来。
然后忽的,阳光的祥和被一阵悉悉嗦嗦的谈论声给破坏的一干二净。
……不,说是一方面的讽刺似乎还比较的贴切。
“……6:0?喂喂…小松你也太过份了吧,人家训练家掏钱来不是让你虐待的啊,好歹也手下留点情面嘛。”
“……”
“不过这个挑战者还真是‘勇敢’呀~输的这么彻底竟然还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再次挑战,不会是想用补血战术把人耗死吧~最近的小鬼什么不多就钱最多呀~”
“…………”
“啊咧?被听见啦。”搭着小松的肩,橘的表情一点反省的意思都没有。
“……不是你故意让他听见的吗。”小松简直想把眼前的人PIA到白银山去淹死在温泉里算了,看进来的那个挑战者的脸色,他就知道这个下午不得善终。
“……既然你有这么好的实力足够对别人的队伍品头论足,那么我向你挑战。”看着来者的脸色也知道他的忍耐并不多,“拿出你的精灵。”
圆朱道馆。
战火。

上前一步,小松似乎还想作最后的一点调解努力,却生生被橘拦下,看向后者,表情却是无庸置疑的抱歉和‘请勿打扰’。“如此,我就陪你玩玩。”
小松不敢置信的看着橘,眼神像是不认识眼前的人一样。
……的确,这不合橘的作风。
“……你的pokemon不都在后院休息呢吗。”他提醒道,只希望眼前的两人能冷静下来—尽管只是挑战者单方面的在冲动。
“—没事,我手头还有一只。”
“……诶?”
“—你不会就想用一只精灵赢得这场战斗吧。”面前的挑战者似乎被这种过于小看的行动给气的全身发抖。
小松只是看着橘,似乎在他的记忆里,橘除了那四只随身精灵外再没有多带任何的候补精灵才是,因此他的回答令小松很是困惑。

“——不胜无名之卒,报上名来吧。”挑战者将球扔出,随着光芒跳出的pokemon同主人一样咬牙切齿。“让这只麒麟奇和我来告诉你什么叫不自量力。”
橘将小松推出战斗场外,给了一个抱歉的微笑和一个‘请安心’的动作便自顾自的站回了指挥场地,摸着拿出的那个初级球,看着对面的场地上气势汹汹的一人一精灵,眼神是明显的挑衅:“—那些冠冕堂皇的话,你胜了我以后再慢慢说吧。……超能系的吗。正好。”
球轻轻的被抛了出去。
闪光。

……
————铃铃塔铃音不响。
圆朱的环境,因忽来的安静而显得四野不安。
忽来的静寂几乎让所有的镇民有一瞬觉得自己的心脏也跟着那终日不停的清脆噪音失去鼓动。他们不安的向那座城镇标志物望去。一动也无法动。
经常抱怨那铃音扰人清梦的人们,在那一时刻发觉,原来习惯是如此可怕的东西,失去了一直互相生活介入的麻烦,心就忽然空了一块,想补,也补不上了。
而天真烂漫的孩子们和年过半百的老人们,只是照旧过着自己的生活。什么也不计较似的,什么也不介意。
涉世未深与历经磨励,是同样让人麻木的毒。

这样的寂静持续到了血色夕阳的落下,当铃声再次响起的时候,所有人都拍着胸口冲着铃铃塔大庆生平。
千家灯火万家愁。
而今晚的圆朱,却在前所未有的和睦气氛中,伴随着那一声紧似一声的清脆响声里微笑锵然。
Pokemon中心里,乔伊依旧巧笑焉然,但自表情里也看得出安心。
‘哦哦!竟然不过短短两天,你就能从失败的阴影里走出来并且转败为胜,真不愧是我儿子!’
‘嘿嘿,那个道馆训练家怎么可能会敌得过我和小奇的特殊训练的成果嘛!’暗淡的圆朱徽章在电话屏幕和吊灯的光芒下闪着金属的特有光泽。男孩一脸轻松自在的骄傲。
‘这样看来,联盟冠军也是不远的事了!’电话屏幕那头的欢喜可想而知,大声的几乎天井都在震动。‘好,我就等着冠军儿子得胜归来了啊哈哈哈!’
‘爸爸你就瞧好了吧哈哈哈哈~’
麒麟奇只是在一旁无精打彩的耷拉着脑袋想着,为什么脑里会不停的一直作痛。


“……怪物。”
“哎呀……小松小可爱你说话好毒XD”大口咬着手里的烤面包片,橘笑眯眯的接话,“我只是想适应一下规则战斗的流程,不过把你的徽章擅自送人真是不好意思了。”
窗外星空耀眼。小松只是扫着眼前的食物,平静道;“那东西本来就是送人用的,不用再客套了。”咽下一口汤,他皱眉,“我记得我说过,请你以后言行统一一下。”
“真抱歉了~”
圆朱月圆,清爽的夜空有秋季的星座灼灼闪耀。
“…………之后有什么打算吗。”几乎半放弃的随他去,他放下手里的东西,只是看着橘,“持有那只精灵,你想做什么。”
“嗯……果然还是需要一些援助。”考虑着,橘不放弃地继续进食。“看着现在的局势,联盟统治者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等着‘真正的真新’在人们的记忆里消失的那一天了。在他们做出什么行动前,我们得先发制人—啊,小松,成都现任的道馆首领里,支持‘虑赤方’的人有几个?”
“……”动作滞了一下,小松叹气揉着紧皱的眉心,无限担忧,“据我所知,仅剩下烟墨、小金的两处了。先前收到的情报也并不乐观,似乎联盟在竭尽所能找茬想换下他们。”
“‘普通与龙系’……吗,”橘的笑似乎僵硬了一下,旋即又装作无事,“现在芳缘地方的状况是五五分……最重要的大吾还不见踪影。至于关东……只剩红莲孤岛还在奋战。而新奥,已不是我能以真面目踏足的地方了。”
“pokemon管理总部那边呢。”
“没有问题。”得到了什么安慰一样,他舒了口气笑,“他们的立场很坚定,是很可靠的伙伴。”
“那真是万幸。”
“多亏了他们,我搜集的那些线索在他们的网络排查下似乎都成了有利的证据。”眼神飘远,橘看着星辰的闪动。“……‘真正的真新’,什么时候已是这世界人被遗忘的重点了。”
“……”小松被那句话带入了回忆里,久久不能抬头。

无声无息,耿鬼从餐桌下透明出半个身体来,嘿嘿嘿笑着。

“哎呀小耿鬼你还是那么可爱呀~~”
“……所以说你给我偶尔认真一点会死啊混帐!!!”
‘嘎嘿嘿嘿嘿~~’
“啊哈哈哈哈哈~~XD小松小可爱你生气起来也很悦目呀~”

TBC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C) 七条 橘 All Rights Reserved.  | 忍者ブログ * [PR]
 |  blogdesigned by 物見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