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垂溪怜影梦桃瘦 空留万世放浪德 虹过千秋空生恋 只求半世共婵娟 陈封暮德。
逝去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夕时雨
[07/22 蒙尘]
[06/13 BlogPetのこうさぎ]
[05/22 BlogPetのこうさぎ]
[12/30 銀姬]
[12/30 銀姬]
花琳琅
手描きブログ
ペット
漫步麻木
akua
良ければ御望みの絵を差し上げます。
[72]  [71]  [70]  [69]  [68]  [67]  [66]  [65]  [64]  [63]  [6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警示线====

冷门配对+BL+H+一点点虐...无法忍受者快按右上角那可爱的红叉出去....

===警示完毕====

怯。

--《地狱老师同人》鸣介X玉藻

狐恋,若无其事且了无痕迹。

一只磨练成妖的狐,停留在一位奇异的人类身边。
我,停留在他身边。轻轻擦拭着手中的三刃刀,冷冷的锋光擦着月亮。截取过无数人类头骨,血腥令它闪闪发亮。妖狐,名为玉藻。

妖气弥漫,童守小学校里,飒飒寒风。


玉藻只是叹气。
失策,狐对人产生了兴趣,而一深入那个名叫鸣介的人类生活中后,就再也挣不出来,心只能沉溺在那万变的表情微笑里,思想只能漂移在那眼神清澈的活动中。
他有鬼手,他有狐性。
鸠野鸣介,鸣介。
“鸣介。”
“好歹也收敛点你的妖气吧,玉藻。”抓着头发满是不在乎。
“鸣介。”
“玉藻,听乡子他们说学校后院似乎有奇怪的妖怪出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去看看吗?”穿上那双久未擦拭过的皮鞋站起。
“鸣介!”
“干嘛?”
“嘴旁……”手伸出,轻擦过回头男子嘴唇。
轻笑,狭长的美丽眼眸里满是眼前男子通红的脸色和无措的动作里,紫银色发丝软滑。“……鸣介老师今天晚上还没吃饭吧?”
“…………”沉没。红透脸。“—你怎么知道。”
“那么,我们去吃饭吧。”
“…………我没有钱哦。玉藻。你知道的,发薪日在明天。”“我知道啊。”非常平稳的口气。满是快上勾的狞笑,却没表现出来。“我请你。”
于是毫无疑问地,犬化的某只。
感觉头发被抓住—不,是确实被抓住了。
“玉藻你说真的吗?!”闪闪发光的眼睛近距离看起来愈发吸引人—真是让人难以把持啊,鸣介。狐媚一笑。玉藻不着痕迹的将手拂过鸣介脸庞。细滑,而有血液温馨。
感觉不到头皮被牵动的疼痛,满心满眼都是这可爱的男子。
为什么,我爱上你?
—还不如先问问为什么我玉藻是只狐狸比较实际。
“自然是真的。”笑容愈发无害且吸引,只是懊悔为什么对他没有效用。“但是有代价。”小声补充,不以他听见为首要。
“那我们快走吧!~”不经意地拉过的手,竟也是那么让人心猿意马。
为什么,我爱上你?
—不如先看看为什么你是如此吸引人比较容易。


=====警告的分界线=====
以下是H+虐……或许有可能变成恋童,注意。
=====警告完毕的分界线===

“……鸣介。”
樱红的脸颊撇向一边,黑色头发无力地披散在床单上,绕着奇怪的弯。
喘息,只有喘息。

—这儿是哪?
全市最豪华的酒店顶层套间。
—我是谁?
鸠野鸣介。
—我和谁在一起?
玉藻。
—我们在做什么?
在***。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因为我爱你。”
脑子一片空白。
“讨厌我吗?鸣介。”手指细捻身下人胸前皮肤,紫暗瞳孔被那在蹂躏下变得殷红地像渗血的表皮刺激地,不时放大,有些兽觉的曙光。趋前,玉藻手轻使劲,将鸣介撇过的头扳回,将唇印下。
深深的,仿佛掠夺呼吸直到俩人都窒息才甘心。舌头交缠,混合着没来得及咽下的唾液,逸出的微量喘息。
就是这么的,爱你。
“玉…呜!—玉藻……你是妖狐。”分开的亲吻有意犹未尽的丝线亲随。在房间让进的亮色月光下,闪着暧昧的莹光。
“是的。”嘴唇移动至敏感的耳垂,慢慢舔弄,满意于它与自己舌头相同的热度,毫无预警地,玉藻重重咬下!尖锐的妖化牙齿将鸣介本就充血了的耳垂弄出了一排牙印,细腻地渗出血来。“妖怪于你来说,没有什么差别才是,鸣介。”
“呜!!”倒抽一口气,鸣介显然没有准备,反射地将手抬起,圈住了玉藻的脖子,皱眉,含泪。这举动令玉藻愉悦,轻弯嘴角,周身满是占有欲望。将注意挪回胸前,如同赏味一块上好的冰,慢慢地寸寸舔食。
“—我不是母狐狸!”从缺氧和疼痛里缓过来,鸣介抓着玉藻垂下的长发吼。
“……但我喜欢你。”
“~~!!别开玩笑了玉藻!放开我,我要回去了。”挣扎了俩下,鸣介侧身想从空隙钻出。
手的力道忽然加重,玉藻温和的眼神变得疯狂:“……决不放开你,鸣介。你是我的。”
没什么描述的过渡,衣物突然间就被火焰烧得一干二净,身无寸缕,身体在月光下闪着光。
压倒,地毯的软毛比床单更为舒适,挣扎无用。
第一时间,鸣介选择反抗,这只是令玉藻更为光火。
“……哼。”

 本已不甚柔和的动作愈加粗暴。
红瞳、银紫色长发。
抚摸。
啃咬。
唇好似要滴出血似的血艳。
月光,
投影。
健硕的两副躯体闪着原始的光。影子也粗野得不适合这华丽广大的房间。
月光碎片提过云层厚重,躲闪着不愿跳进这个春色绮睨的空间。
“—第一次?”轻轻碰触就起反应的部位令狐媚的眼有些清醒,带丝笑意和更多的野性,把唇移回身下人像要裂开的嘴唇处,慢慢啃咬,有如动物间爱的表示方式一般。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C) 七条 橘 All Rights Reserved.  | 忍者ブログ * [PR]
 |  blogdesigned by 物見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