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垂溪怜影梦桃瘦 空留万世放浪德 虹过千秋空生恋 只求半世共婵娟 陈封暮德。
逝去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夕时雨
[07/22 蒙尘]
[06/13 BlogPetのこうさぎ]
[05/22 BlogPetのこうさぎ]
[12/30 銀姬]
[12/30 銀姬]
花琳琅
手描きブログ
ペット
漫步麻木
akua
良ければ御望みの絵を差し上げます。
[1]  [2]  [3]  [4]  [5]  [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橘。”小心的踩着水,五洋在橘身前站定,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蹲在那里给风速狗喷着止痛药水。
“啊…不愧是五洋小可爱,已经解决了吗?”摸着紧闭着眼睛还在痛苦似的精灵,橘站起身来与五洋平视。“想必你也发觉了吧。”
“……啊。”托了托眼镜,五洋意有所指的扫了一下橘手里冠冕堂皇的精灵球。“以红莲的这种环境状态一次出现三只等级足以和训练家手持精灵相同强度的风速狗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害我还兴奋了一下,以为能不费吹灰之力收服到去打草系道馆的候补人选的说-X-”像是很不满的,橘很平常地说出那种很欠扁的话。
“……”
“好吧我错了。”干笑了一下,他示意班基拉和鲁卡利欧上前来,一人一只的,将那两只被水冲刷从而很不爽的晕死精灵搬去了被红枫覆盖的路边。
“真想知道是谁放他们出来散步的。”仰望没有停止过的红枫雨落,橘道。
“…真想知道你是怎么当小偷当到现在的。”皱眉,五洋看着橘将鲁卡和班基拉收回球里,冷冷的放话。“遇见这种被袭击的事,你就不能有点当事人的危机感么。”
“哎呀五洋小可爱…”
“我没有在担心你。”
“——哈哈。”尴尬地笑去被接下的话来,橘透过那层层不止的枫之帘扫视四周。
于是在一点停驻了下来。
“啊。”
“图腾钟!”
几乎在同一时间反应过来,五洋将书的一角指向橘的目光所在,紧接着就是图腾钟的精神扰乱。
紫色近乎深黑的光线砸中了草坪,渐渐上升着的,却是两个人的挣扎。
“……啊。”合掌拍出声响,橘看那两个人凭空舞蹈的怪异姿势;“……是人诶。”
“…”拉着橘没有动作意识的手往前走,看着那不停的手舞足蹈,五洋开口,“那三只风速狗是你们的吗?”
“不、不是啊!”总算从恐慌里挣脱出来的其中一人带着颤音回答道,“我们是来这、这个火山地带搜集资料的研究员!”
“研究员?”示意图腾钟停止使用技能,五洋重复道。
“是的。我们是芳缘地方火山研究院的派遣员。”拍着胸口,另一个人接话道,看得出来手还在发抖。

“取得这里的道馆首领的允许了么?”注视着那两个人的手,橘微笑微笑。“我怎么没有听夏伯谈起过你们?”
“没有…因为这是芳缘联盟冠军赛委员会直接对我们下的命令,我想委员会应该也和这个地区的管理部门知会过了才是……”
“哦……?”疑问的延长,橘和五洋对视了一下,转而发笑。
“……这真是失礼了,”五洋笑着伸手,“刚才我们因为那三只风速狗的袭击弄得有点草木皆兵…请原谅我们。”
“不不。”慌忙地伸出手,那两个研究员倒是满脸的无奈,“其实我们应该谢谢你们才对。”
“?”
“我们也被那些风速狗袭击着,因此才会躲到那片树丛后面。”满脸苦相,研究员A抱怨道。“自我们来到这山上的时候,就不知道为什么成了它们攻击的对象,害得我们无法安稳做自己的研究。真不知道这里究竟怎么了。”
随手抓过飘荡盘旋的漫枫,手拿着叶柄细摇着,橘只是漠不作声地看着那二人拍着灰尘站起。
“这不是这座山上的精灵。”
“诶?”
“这是被故意放出来的,你们的研究有没有反对派在声讨?”
拖了拖眼镜,五洋收起了图腾钟,开始了盘问。
“不过是一个火山活动的研究,怎么可能会有人反对呢。”研究员B斩钉截铁的否认道,紧接着又像换了个脸皮似的明亮照人地笑道:“为了答谢你们救了我们,请去我们的暂时营地歇息一西如何?”
五洋看向身后自刚才开始就摆着一张无关风月我独醒的脸的橘,后者依旧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欠揍笑脸,只是手中多了一把不知道从哪块地方捡来的完好枫叶,自是摆成扇型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风。裟裟的声音无不耐烦。
眼镜下的眼神满是无奈,五洋和橘的对视在三秒内宣告结束,前者很自觉的转头对那两个研究员道:“……那就打搅了。”
“哪里哪里……”

顺着原来的小路继续向上走,避过那堆红枫惹人醉的曼妙,橘与五洋跟着两个研究员渐渐就走入了红莲深处。
“……果然还是未被开发的自然最为弱水三千。”
“—你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头也不回,五洋不去理会身后那个以叶为扇的家伙,只是看着周围的景色。
橘也没有回嘴,只是拿着那一迭的叶子展开了又合起,饶有兴致。


那默默逝去的时间也就默默的趟过奈何,身畔是拥着蓝水仙的稻何狐精。


它们跟随的那逝世的步伐,全都在叫嚣。
不如归去。


被树木包围着的岩石上空,独空着那片片无色的蓝云,深红,赤,嫩红,粉红,而后天蓝。
“……你们还真是选了个绝佳的野营地呀……”
“那个—我们不是来野营的。”
“哎呀,只是个比喻,比喻而已。”
“……橘,你刚才那句话是陈述句。”
“怎么能这么说呢。”把手里的叶子扇的沙沙做响—尽管它就没有停止过。橘将空着的那只手覆上了五洋的下颚。“五洋小可爱还是那么可爱呀……”
五洋半眯着眼,也没有去阻止眼前人明显的色狼行为,“……所以说,以后请你说话有个具体的意义。”
“—那可真抱歉了XD。”擦过去,橘径直走到了面前的岩石前面坐了下去。

“……请无视那边那个物体。”轻轻点头,五洋就算是为刚才的那出奇怪的情景打上了句号。
而那俩个研究员,也只能僵硬着脸上的肌肉,讪笑着开始准备炊具。

红叶扇,慢慢的响着,轻妙的在一上一下的运动中散发香气,又被那一上一下的风起风歇中散得无影无踪。
和着那新起的炊烟。
和那老旧的恬静。



“…………喂,那三只风速狗果然还是你们两个的吧。”
“…………诶?”
扒完最后一口饭,橘抄起不知道什么被绑成一束的叶片华丽地指向准备开始收拾东西的研究员,道。
后者楞了一下,然后笑道,“怎么可能呢?如果是的话,我们为什么要逃跑?”
“……不就为了这顿饭呢吗?”
“请说点有意义的话让我们听得懂好吗…”“刚才那位戴眼镜的先生都说了…”
“我听得懂。”五洋拿出随身携带的口袋,自里面拿出了两枚深紫的果实。将其中的一颗扔给了踽。
剩下二人的脸色变了。

‘醒觉果’。

“……为什么你们会知道。”
“还是先问问你们自己为什么骗术那么烂好了,那边比较容易。”毫不犹豫的挖苦着,橘将果实扔进嘴里,咬了两下便吞下了肚去。顺手又拿出了精灵球来。“精灵是不适合用来骗人的。”


TBC

PR

梦里我做梦了,做了个很长的美梦。
梦里我梦见蓝天苍穹尽头的你释然的笑,看着你扭曲着那张脸对我叫着什么。
我看着四周,四周有我最信任的伙伴和最优秀的挚友。
我活在梦里。

夏伯,今天你就继续你的研究吧,我们在红莲四周逛逛。
正和我意,最近我听说红莲山谷附近出现了一些骗师,你们要注意一下。夏伯摸了摸右腕。
……啊啊,遇见的话就让五洋小可爱出马,马上就能收拾干净的说XD
—=皿=你打算什么也不做吗。
哎呀所谓的主角就是要什么都身体力行来着不是吗~
=M=话先说在前头我不是主角。
哎呀说什么呢五洋小可爱你就是一主角的脸呀~
………………你是按什么来区别主角配角的。
眼镜。
—我能抽你吗。
夏伯苦笑看着两人交换着无营养的说话推门出去,转身进了研究室,静关上门。

红莲死火山。
青绿色的森林顺着火山的轨迹往上不停延伸,盘山小道上风过,掩出一片的黄沙。
而顺着火山口,竟自有一股清泉汩汩,透明的沿着无数被落叶掩盖出的路线蜿蜒而下,最后汇聚在道馆目前。
红莲清泉。

“这里的山涧,是卡蒂狗族群的集居处,而且因为红莲泉水的净化,对人类几乎没有敌意。”橘一步一步的往上爬,仰头望着天边死火山口巍峨的曲线轻轻调整呼吸对身后默默的人道。“如何,有兴趣一观吗?”
“乐意之至。”拍拍肩头间纷落如雪的红叶,五洋微笑道。
又往山腰前进了不久,忽的,二人停了下来。
“…………真是哪都不太平。”叹口气,然后又转成笑容灿烂。“小可爱上XD”
一个爆傈下去,五洋甩了甩手扶着眼镜:“……你再开玩笑,我直接把你从这山上流下去。”
“=X=……”拿出球来,橘不再说话。
五洋自是放出了图腾钟,很是满意似的,站在原地四下张望。
“吼!!”
劈开空气似的,自路旁森林黑暗处飞跃出两只精灵来,扬起路中一片沙尘。
看着清楚的轮廓,橘吃惊着睁了睁眼睛,握着球的手抖了一下。
“…………谁说因为净化而没有敌意来着。”说着,五洋跳起躲过了卡蒂狗气势凶狠的火苗攻击。
“……哎呀今天的天气真不错…。”依旧无谓的扯东扯西,橘脸上没有笑。
一个翻身,他们转越至路边不停的那条小河里,踩着水花仰望着路上居高临下对着自己吼叫的卡蒂狗皱眉。
划出一道道火气的伤来,清澈的浅平溪水随着它前进的脚步蒸腾着改变流向。橘与五洋睁大了双眼,看着远方天空蓝色的背景下慢慢踱来的三只风速狗的身畔橙色跃动,不自觉往后退后了两步,更全然顾不上被未及鞋跟的水溅起的元素所弄湿的裤角。
那是杀气。
颤抖了一下,橘拍了拍五洋的肩膀,示意。
得到的是一个了然的点头。

风起。

‘吼啊!!’高昂的吼叫背景音夹着水分四溅蒸腾的嘈杂,三只风速狗分成了两队,一只径直扑向了五洋,剩下的两只则踢着水面,追着橘的脚步跑向更上游的分流区。
橘一脸‘为什么我是两只为什么我是两只’的哭笑不得,回头可怜巴巴的扫了五洋一眼,得到的是一个‘自生自灭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几两重。’的白眼,于是他只能更加哭笑不得的奋力向上爬。
转过头来没再去理橘的怨念眼神,五洋专心于眼前的战斗:“图腾钟,欺骗空间!”
然后一切都乱了。
乱七八糟的声音自图腾钟的内部空洞里无根响起,一飒,一飒的,迅速穿越过空气的传播到达四面八方,风速狗的动作突然就在半空的飞跃里慢放起来,一点一点的向前越着,火光慢慢的灼着早午的太阳。就好比老式的爱情电影亲吻时的定格,澎湃里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轻柔。
“精神扰乱。”无奈着笑了笑,五洋看着一点点向自己靠近的风速狗嘴里愈来愈青红的火焰结合体,说。

在水里跑可不是一件轻松的活。
橘上气不接下气的吐着舌头在分流处站定,大跨步了两下扎稳了脚跟,很义无反顾的回头看向随后而来的两只pokemon。心里想着哎呀怎么跑了这么久那俩只以速度见称的狗狗都没追上我难道我的脚力已经到了超越pokemon界有第一风范的风速狗的境界了吗啊哈哈哈这可真是不好意思呀XD。……啊不对,夏伯好像说过风速狗的速度在水里发挥不了优势也就是说风速狗在水里会变弱……啊不对,是火系的在水里都会变弱来着吧……………啊不对,我想什么这些扯不上边的东西啊啊不对好像有什么扑过来了——“………………哇啊!!!”在3秒内经过了如上的复杂心理活动后,橘终于回过神来险险的弯下腰去躲过了风速狗A的啃咬攻击。
“啊啊…好险……”暗中擦了把冷汗,橘回转了360度,又在原地站好,一一点着腰间的球数了过去。“—2、3。”而后满意的笑了笑,抓起第三个球来,抛了出去。“鲁卡!龙之波动!!”‘……最近你选的战场都会有水,橘。’鲁卡利欧并起双手,集合出苍蓝色的波纹旋转回头叹气。‘由基拉和喷火龙放话了,说再把他们往水里带就抽飞你。’
橘苦笑着抓了抓头,满是委屈的点头算是了解。
得到满意答复的鲁卡利欧瞄准了处于后方的第二只风速狗发出了龙之波动,却被毫不留情的避了过去。
怨念的叹着气,橘再次闪过身后扑来的啃咬攻击,在那两只风速狗并排的同时,又扔出了一个球。
天气变得铺天盖地的黄,应球而出的班基拉站在鲁卡利欧的左面,对着对面的两只精灵张牙舞爪的示威。而鲁卡利欧,只是习惯了的样子,眯眼看着四周流转的黄沙。
“鲁卡,攀岩,班,落岩!”看准对手被沙迷住眼界的一瞬,橘下指示道,之后又马上闭上了嘴,一脸苦相。‘-皿-都劝过你别在班出场的时候把嘴张的那么大了,很容易进沙的。’鲁卡叹道,自持着高速的前进直扑还在甩头的风速狗A,足以踏碎岩石的脚在水的加乘下给予了火炎不小的伤害。


当犹大王乌西雅,以色列王约阿施的儿子,耶罗波安在位的时候,大地震前二年,提哥亚牧人中的阿摩司得默示论以色列。  
他说,耶和华必从锡安吼叫,从耶路撒冷发声。牧人的草场要悲哀,迦密的山顶要枯干。  
耶和华如此说,大马色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她的刑罚。因为她以打粮食的铁器打过基列。  
我却要降火在哈薛的家中,烧灭便哈达的宫殿。  
我必折断大马色的门闩,剪除亚文平原的居民,和伯伊甸掌权的。亚兰人必被掳到吉珥。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和华如此说,迦萨三番四次的犯罪,我必不免去她的刑罚。因为她掳掠众民交给以东。  
我却要降火在迦萨的城内,烧灭其中的宫殿。  
我必剪除亚实突的居民,和亚实基伦掌权的。也必反手攻击以革伦。非利士人所余剩的必都灭亡。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耶和华如此说,推罗三番四次的犯罪,我必不免去她的刑罚。因为她将众民交给以东,并不记念弟兄的盟约。  
我却要降火在推罗的城内,烧灭其中的宫殿。  
耶和华如此说,以东三番四次的犯罪,我必不免去她的刑罚。因为她拿刀追赶兄弟,毫无怜悯,发怒撕裂,永怀忿怒。  
我却要降火在提幔,烧灭波斯拉的宫殿。  
耶和华如此说,亚扪人三番四次的犯罪,我必不免去他们的刑罚。因为他们剖开基列的孕妇,扩张自己的境界。  
我却要在争战呐喊的日子,旋风狂暴的时候,点火在拉巴的城内,烧灭其中的宫殿。  
他们的王和首领,必一同被掳去。这是耶和华说的。

跚。

他们举着赞颂耶和华的旗帜,就着鬣烈寒风高唱圣歌,手里是伊甸园里栽种的新熟苹果,身穿华丽锦绸。
他们回望着那片片地狱景象,逆风大笑着高唱圣歌,赞颂着耶和华的旗帜,互相举杯斟满那新熟的苹果酒。
他们赞颂着耶和华的旗帜,于墙壁之上去描绘那一簇簇艳绿的荆棘、平行的白色云朵、宏伟的匈牙利建筑和拍打着洁白双翼的引路天使,虔诚的跪于其上,听着地狱里传来的咆哮大笑着高唱圣歌。

好一派天堂景象。


——芳缘枫叶。
“这里是九班,是的,我是杰克·渥卡。”

——成都圆朱。
“那么小松,就麻烦你了。”
“我知道了,那么你现在打算去哪里。”
“新奥。”
“—什么?!那里不是你已经无法再进入了吗?”
“……有个必须得见的人呀……”
“……?”
“…………”
“………………”
“哎呀小可爱你怎么这么热情的看着我呀~~”
“=皿=随你去了。”
“XD那么我走了。小松小可爱,保重。”
“……”
一下,一下。夹着清晨朝露未去的阳光。橙色龙精神满满的振翅而去。


图腾钟在湖面的倒影里徘徊。
水声在上空的叶片与它身体的空洞间回响遗音。新奥神事湖被秋色橙意覆盖。
一人身影。
而后忽然间,自湖上空降下十数只比雕,引出湖面周围森林的一阵无根风暴,慢慢变弱消失。
“……”抬起一直专著于手里书籍的眼,他合上书,单手招回图腾钟,“何事。”
比雕上跳下的人们装束像是联盟士兵,他们目目相视了一会,终于有一个人站了出来:“—五洋大人,联盟这么做实在是太让人气愤了。为什么您什么也不说。”
“若那是联盟的决意的话,那么我也无法去多说什么。”把书夹在腋下,五洋眼镜的反光让人看不出他的表情。
“但没有任何理由就解除您的四天王职务,这也实在说不过去!”一脸未平的愤怒。
“……那也只是说明我被认为没有实力接任这职务而已,别想太多。”平静的语调,他摇了摇头。“你们回去吧。我已经没有什么权利去驱使你们了。”
“…………”沉默了一会,而后随着风打水面的声音后,神事再无人气。
“——”叹了口气,五洋看着那群人来去的方向,苦笑。
落叶轻巧的避过了水面摇晃,静静躺在了土地上。
“可惜了这么美好的一幅画呀……没有那片落叶的话就好了。”
“…………橘吗。”
“我来晚了。”
“…………”
五洋转身,看着橘自喷火龙身上跳下向自己走来。手里是三册的书,和刚泡出的咖啡。

“还是应该说好久不见?”
“……三个月前,的确是很久不见了。”

自然的接过咖啡,他们比肩坐下,翻开手里的书。
默默。
于夕阳西下。

直至夜半星光闪耀,他们就着鬼斯通鬼火闪耀合上了书,对视了一眼,舒了口气。
“……晚饭吃什么。”
“—啊…咱们去红莲吧。那里有超梦定食。”
“超梦定食?”看着橘的微笑,五洋歪头托了托眼镜,似乎第一次听这个组合名词。
“夏伯的手制料理呀XD。”将书和纸杯收到了随身的包里,橘一把将五洋拉上了喷火龙的背,也毫不介意会戳到其痛处的说,“反正你的职位已被撤了,也能没什么牵挂的停留去任何地方了吧。”
“……”苦笑着拍去橘放在自己肩膀上的魔手,五洋仰头看着今夜依旧灼灼的星空,“说得也是。”
“那么出发吧。”

喷火龙一声长啸,张开双翼飞离了神事地面。

“……话说回来,橘。”拍着身上因长时间不动所积下的灰尘落叶,五洋看着橘。
“什么?”
“……能不能把你的那头假发摘了,你这种脸不适合戴。”他看着橘头上的假发庞克,皱眉无可奈何道。“就算你是因为要躲避联盟的眼线,也不必把自己打扮的如此夸张吧……”
“……不觉得很有型吗?”肩一下子垮了下去,橘看起来很喜欢自己现在的发型。
“—不觉得。”
“………………哦。”应完这句后,橘嘴里嘟囔着,心不甘情不愿似的将头发摘去,随手甩去了四周擦过的风里。
与此同时,橘的通信器响起。
“……喂喂?”看了看号码,橘以神速按下接听键,脸上的笑像要甜死谁谁一样的腻。“这里是第九班,是的,我是杰克·渥卡。”
“…………”
“………………”
五洋与电话那头的人一样沉默,恐怕这一时间的那两人表情也是相同的吧……
‘—有谁能把这个混帐家伙给送到联盟审判席去。’
想的内容恐怕也是如上一般。

“啊咧?”像无法理解现下的沉默,橘歪了歪头,“杰克小可爱,怎么不说话呀~”
“……”
“小杰克小可爱~?”
“…………”
“小可爱~~~?”
“—你托我们调查的东西,有结果了,要听就给我把态度端正了。”
“是,对不起我错了。”语气立时诚恳的像刚才的玩笑不存在一样,橘正色道。
五洋干脆转到了别的方向。

“……”虽然看不见表情,但也听得出话筒那头的pokemon管理者叹了一口无奈的气,“那盘你送来的录音带里,录下了联盟和那个叫明海的契约谈话,分析了声波后,可以确定是现任联盟冠军的,并且当时在那地方的还有一只沙奈朵,一只耿鬼,两只乐天河童,从声波里只能分析出这么些了。契约内容也不外乎施工期间条件报酬,就这些了。”
“……耿鬼吗…”皱了皱眉,橘沉默。
“另外小松也和总部联系过了,真新被袭击的事我们也清楚,但你让他上书联盟告发你,这也太冒险了吧。”杰克有些埋怨似的说,“现在唯一能在各个地区自由移动并知晓暗潮底下流向的的小偷,可只剩你一个了。”
“哎呀……我可以把这句话理解成赞美吗?”橘拍着五洋的肩膀,试图把他的注意力从四周穿梭的流云里唤回来。
“……算了,我知道你有你的考量,好自为之吧。”杰克放弃式地说。“约个时间回总部来吧,该做个阶段总结了。”
“嗯,我明白。”衣诀纷飞,领口里部忽隐忽现的,是pokemon管理者第九班的标志物。
“那么祝你好运。”
“你也是呀杰克小可A……”“喀嚓!!”
干笑了一下,橘收住未完的话尾,看向被自己唤回注意力的五洋。“小松应该在和你联系的时候说过了吧,我在芳缘时找到的那些线索。”
“……嗯。”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训练家导航器,五洋摇头,“想不到的是连我们四天王的导航器也被装上了外来电波自动搜索定位装置。”
“因此我要是擅自联系你们的话,会被抓的呀……”抓了抓头,橘看着喷火龙往下降,四周的天色渐渐随着云的运动而转白。
暗红色小岛,孤独于海中。
“……啊,是夏伯。”

老者挥着手,眯眼看着喷火龙慢慢降落,细细迎了上去。

扫了一眼已现鱼肚白的海面线,橘转头对着夏伯笑,“这边这位是新奥原四天王之一的五洋。”
“你好,我就是夏伯。”
“幸会。”
握手。
“夏伯~先前定的‘超梦定食’……”
“早就准备好了。”拉着俩人的手,夏伯以不像老人能有的力气拖着两个年轻人一路进了屋。“先吃吧,吃完再说。”
“XD那么我们就开动了XDXD~”
五洋看着眼前的饭菜微笑。
紫色与白色的蔬菜相间,中间点缀着赤红的蔬菜。这就是‘超梦之色’—么。
举起筷子来,五洋头一次觉得,饭也能是一种书。
TBC

Copyright(C) 七条 橘 All Rights Reserved.  | 忍者ブログ * [PR]
 |  blogdesigned by 物見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