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垂溪怜影梦桃瘦 空留万世放浪德 虹过千秋空生恋 只求半世共婵娟 陈封暮德。
逝去
01 2020/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夕时雨
[07/22 蒙尘]
[06/13 BlogPetのこうさぎ]
[05/22 BlogPetのこうさぎ]
[12/30 銀姬]
[12/30 銀姬]
花琳琅
手描きブログ
ペット
漫步麻木
akua
良ければ御望みの絵を差し上げます。
[93]  [92]  [91]  [90]  [89]  [88]  [87]  [86]  [85]  [84]  [8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梦里我做梦了,做了个很长的美梦。
梦里我梦见蓝天苍穹尽头的你释然的笑,看着你扭曲着那张脸对我叫着什么。
我看着四周,四周有我最信任的伙伴和最优秀的挚友。
我活在梦里。

夏伯,今天你就继续你的研究吧,我们在红莲四周逛逛。
正和我意,最近我听说红莲山谷附近出现了一些骗师,你们要注意一下。夏伯摸了摸右腕。
……啊啊,遇见的话就让五洋小可爱出马,马上就能收拾干净的说XD
—=皿=你打算什么也不做吗。
哎呀所谓的主角就是要什么都身体力行来着不是吗~
=M=话先说在前头我不是主角。
哎呀说什么呢五洋小可爱你就是一主角的脸呀~
………………你是按什么来区别主角配角的。
眼镜。
—我能抽你吗。
夏伯苦笑看着两人交换着无营养的说话推门出去,转身进了研究室,静关上门。

红莲死火山。
青绿色的森林顺着火山的轨迹往上不停延伸,盘山小道上风过,掩出一片的黄沙。
而顺着火山口,竟自有一股清泉汩汩,透明的沿着无数被落叶掩盖出的路线蜿蜒而下,最后汇聚在道馆目前。
红莲清泉。

“这里的山涧,是卡蒂狗族群的集居处,而且因为红莲泉水的净化,对人类几乎没有敌意。”橘一步一步的往上爬,仰头望着天边死火山口巍峨的曲线轻轻调整呼吸对身后默默的人道。“如何,有兴趣一观吗?”
“乐意之至。”拍拍肩头间纷落如雪的红叶,五洋微笑道。
又往山腰前进了不久,忽的,二人停了下来。
“…………真是哪都不太平。”叹口气,然后又转成笑容灿烂。“小可爱上XD”
一个爆傈下去,五洋甩了甩手扶着眼镜:“……你再开玩笑,我直接把你从这山上流下去。”
“=X=……”拿出球来,橘不再说话。
五洋自是放出了图腾钟,很是满意似的,站在原地四下张望。
“吼!!”
劈开空气似的,自路旁森林黑暗处飞跃出两只精灵来,扬起路中一片沙尘。
看着清楚的轮廓,橘吃惊着睁了睁眼睛,握着球的手抖了一下。
“…………谁说因为净化而没有敌意来着。”说着,五洋跳起躲过了卡蒂狗气势凶狠的火苗攻击。
“……哎呀今天的天气真不错…。”依旧无谓的扯东扯西,橘脸上没有笑。
一个翻身,他们转越至路边不停的那条小河里,踩着水花仰望着路上居高临下对着自己吼叫的卡蒂狗皱眉。
划出一道道火气的伤来,清澈的浅平溪水随着它前进的脚步蒸腾着改变流向。橘与五洋睁大了双眼,看着远方天空蓝色的背景下慢慢踱来的三只风速狗的身畔橙色跃动,不自觉往后退后了两步,更全然顾不上被未及鞋跟的水溅起的元素所弄湿的裤角。
那是杀气。
颤抖了一下,橘拍了拍五洋的肩膀,示意。
得到的是一个了然的点头。

风起。

‘吼啊!!’高昂的吼叫背景音夹着水分四溅蒸腾的嘈杂,三只风速狗分成了两队,一只径直扑向了五洋,剩下的两只则踢着水面,追着橘的脚步跑向更上游的分流区。
橘一脸‘为什么我是两只为什么我是两只’的哭笑不得,回头可怜巴巴的扫了五洋一眼,得到的是一个‘自生自灭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几两重。’的白眼,于是他只能更加哭笑不得的奋力向上爬。
转过头来没再去理橘的怨念眼神,五洋专心于眼前的战斗:“图腾钟,欺骗空间!”
然后一切都乱了。
乱七八糟的声音自图腾钟的内部空洞里无根响起,一飒,一飒的,迅速穿越过空气的传播到达四面八方,风速狗的动作突然就在半空的飞跃里慢放起来,一点一点的向前越着,火光慢慢的灼着早午的太阳。就好比老式的爱情电影亲吻时的定格,澎湃里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轻柔。
“精神扰乱。”无奈着笑了笑,五洋看着一点点向自己靠近的风速狗嘴里愈来愈青红的火焰结合体,说。

在水里跑可不是一件轻松的活。
橘上气不接下气的吐着舌头在分流处站定,大跨步了两下扎稳了脚跟,很义无反顾的回头看向随后而来的两只pokemon。心里想着哎呀怎么跑了这么久那俩只以速度见称的狗狗都没追上我难道我的脚力已经到了超越pokemon界有第一风范的风速狗的境界了吗啊哈哈哈这可真是不好意思呀XD。……啊不对,夏伯好像说过风速狗的速度在水里发挥不了优势也就是说风速狗在水里会变弱……啊不对,是火系的在水里都会变弱来着吧……………啊不对,我想什么这些扯不上边的东西啊啊不对好像有什么扑过来了——“………………哇啊!!!”在3秒内经过了如上的复杂心理活动后,橘终于回过神来险险的弯下腰去躲过了风速狗A的啃咬攻击。
“啊啊…好险……”暗中擦了把冷汗,橘回转了360度,又在原地站好,一一点着腰间的球数了过去。“—2、3。”而后满意的笑了笑,抓起第三个球来,抛了出去。“鲁卡!龙之波动!!”‘……最近你选的战场都会有水,橘。’鲁卡利欧并起双手,集合出苍蓝色的波纹旋转回头叹气。‘由基拉和喷火龙放话了,说再把他们往水里带就抽飞你。’
橘苦笑着抓了抓头,满是委屈的点头算是了解。
得到满意答复的鲁卡利欧瞄准了处于后方的第二只风速狗发出了龙之波动,却被毫不留情的避了过去。
怨念的叹着气,橘再次闪过身后扑来的啃咬攻击,在那两只风速狗并排的同时,又扔出了一个球。
天气变得铺天盖地的黄,应球而出的班基拉站在鲁卡利欧的左面,对着对面的两只精灵张牙舞爪的示威。而鲁卡利欧,只是习惯了的样子,眯眼看着四周流转的黄沙。
“鲁卡,攀岩,班,落岩!”看准对手被沙迷住眼界的一瞬,橘下指示道,之后又马上闭上了嘴,一脸苦相。‘-皿-都劝过你别在班出场的时候把嘴张的那么大了,很容易进沙的。’鲁卡叹道,自持着高速的前进直扑还在甩头的风速狗A,足以踏碎岩石的脚在水的加乘下给予了火炎不小的伤害。


当犹大王乌西雅,以色列王约阿施的儿子,耶罗波安在位的时候,大地震前二年,提哥亚牧人中的阿摩司得默示论以色列。  
他说,耶和华必从锡安吼叫,从耶路撒冷发声。牧人的草场要悲哀,迦密的山顶要枯干。  
耶和华如此说,大马色三番四次地犯罪,我必不免去她的刑罚。因为她以打粮食的铁器打过基列。  
我却要降火在哈薛的家中,烧灭便哈达的宫殿。  
我必折断大马色的门闩,剪除亚文平原的居民,和伯伊甸掌权的。亚兰人必被掳到吉珥。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和华如此说,迦萨三番四次的犯罪,我必不免去她的刑罚。因为她掳掠众民交给以东。  
我却要降火在迦萨的城内,烧灭其中的宫殿。  
我必剪除亚实突的居民,和亚实基伦掌权的。也必反手攻击以革伦。非利士人所余剩的必都灭亡。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耶和华如此说,推罗三番四次的犯罪,我必不免去她的刑罚。因为她将众民交给以东,并不记念弟兄的盟约。  
我却要降火在推罗的城内,烧灭其中的宫殿。  
耶和华如此说,以东三番四次的犯罪,我必不免去她的刑罚。因为她拿刀追赶兄弟,毫无怜悯,发怒撕裂,永怀忿怒。  
我却要降火在提幔,烧灭波斯拉的宫殿。  
耶和华如此说,亚扪人三番四次的犯罪,我必不免去他们的刑罚。因为他们剖开基列的孕妇,扩张自己的境界。  
我却要在争战呐喊的日子,旋风狂暴的时候,点火在拉巴的城内,烧灭其中的宫殿。  
他们的王和首领,必一同被掳去。这是耶和华说的。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由由进化了...
还是你很不HD地又搞来只班...= =?
CRYSTONE 2008/02/20(Wed)05:38:11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C) 七条 橘 All Rights Reserved.  | 忍者ブログ * [PR]
 |  blogdesigned by 物見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