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垂溪怜影梦桃瘦 空留万世放浪德 虹过千秋空生恋 只求半世共婵娟 陈封暮德。
逝去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夕时雨
[07/22 蒙尘]
[06/13 BlogPetのこうさぎ]
[05/22 BlogPetのこうさぎ]
[12/30 銀姬]
[12/30 銀姬]
花琳琅
手描きブログ
ペット
漫步麻木
akua
良ければ御望みの絵を差し上げます。
[1]  [2]  [3]  [4]  [5]  [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ルカリオが好きだ、ヨーギラスとホウオウも好きだ(聞いてない
PR

彦。

年年四季。
季季轮回。

春樱夏荷秋红叶,冬雪连青竹散开。

“啊啊人生最高境界果然还是一年四季坐在四季的庭院里喝着四季的酒赏那四季的花呀……”
说完这句话后,四周沉默了好一阵。
“……”
“……”
“…哎呀…”扯下胡子,橘一脸受伤的看着身旁的女孩,“小可爱你怎么不说话呢。”
“……您是想要我吐槽,还是想要我赞同一下?”馨早黑线了一下,接过橘递过来的宝石海星湿巾,将脸上的妆轻轻擦下。
摘下她头上的假发,橘温和的将馨早有些散乱的长发爬梳了一下,又似乎惊觉了些什么,回头冲抱着由基拉的鲁卡利欧笑了笑,俩只pm只回了一个不屑的白眼,一边一个的青筋。
……哎呀哎呀。
依依不舍似的将手自女孩的头发上移开,拿出精灵球来,收回了鲁卡利欧,抱起由基拉拥在了自己怀里。
报复性的,由基拉用头上的角使劲的戳了橘的下巴。
而橘,只是苦笑着任凭被戳。

“老师,能说我们现在要去哪做什么了吗。”
“……哎呀。”
“我可不想爬到山顶后换来的只是您的一句‘看那落日不是很美丽么’的欠揍话。”

流星丘,黄昏近。

光秃秃的四周岩壁在金橙色的光芒下显示出流星式的精神,在二人慢慢的前进中一点点的随着震动剥落出点点的碎沙石出来,沿着坡度慢慢下落,金色的,闪着光芒。
“……瞧那夕阳的余辉不是令人热…噗!”捂着被由基拉用力顶到而咬到的下唇,橘半是哭笑不得半是忍痛的继续,“……到山顶你就知道了啊哈哈……哎呀放心不是和小可爱你徇情去的当然如果你想这么Z……噗!!”
馨早现在只在担心到山顶前眼前这个白痴老师是不是会先被戳死。

“小可爱,难道你就不想问问那发信器是怎么回事么?”
“……若老师你愿意答的话。”摆了个洗耳恭听的姿势,馨早深知,有些问题就算是问了,橘也不可能会回答。于是这一路上也就保持了沉默,却万没想到却被橘先提起了话头。
“这是现在精灵联盟的一个小小的系统,代号‘圈养牧羊’计划。”说到那四个字的时候,橘的脸上甚至有点忍俊不禁的渴笑感,“哎呀这名字是不错啦看小可爱这么可爱的确是很可爱很牧羊不是吗由由别再戳了再戳你亲爱的以后可得用注射器进食了啊哈哈……”拍拍由基拉的腹部,橘看了看远不到头的山顶,“各个地方联盟所设置的那个地区唯一的一所学校,你们都是为了学习进入联盟后所必要的精灵知识和对战手段管理办法才进去的吧,这可是联盟新生力量的唯一来源啊…特别是像馨早你这样工作于学生会的优秀学生,可不能一个不小心让花了那么多心血养了那么好的羊给丢了不是。”意有所指又似乎什么也没有针对的,橘说完后,没再继续。
又向上爬了一会,橘看了一眼馨早,将由基拉换了一边手拥抱,再次开口,“特别是最近几年,各个地区学院的优等生经常发生主动失踪现象,他们经常是在不知不觉中消失的,而且没有任何的挣扎痕迹,由此可见他们是靠自己的脚走出那里的,这令联盟十分的不愉快。”轻轻跨过小块岩石的阻碍,橘脸上惊喜的表情说明山顶已经在可以看见的范围内,“因此前几年开始,各个学院的校徽里全部装上了联盟特制的发信器,他们认为这样一来既可以防范养着的羊儿无故失踪,说不准还能靠这东西找回以前消失的那些羊来。”
“……老师,我能插个嘴么。”
“请。”
“照您的语气看来,您和‘羊群失踪案件’似乎有联系。”
“哎呀小可爱怎么这么说呢?老师我可干不出拐买这种事来的。”摇摇头,橘在‘拐卖’这俩字上加了重音,附上一个很纯洁的笑。
馨早看了看橘怀里的由基拉,后者的眼神和她的想法一样。
“……是吗。”是的话我这学生会长就让给白痴做!心里暗下毒誓,果然,橘的回答让她很无力的吃了一惊。

“我不过是接受委托将人想要的东西偷出来的小偷而已。”

“……小偷?”
“嗯。”满脸的灿笑,附上一个飞吻。
“………………这是满世界宣传还笑眯眯的承认的事吗?”馨早看着山顶,渐渐人影逆光淡出,奇异的是,流星山顶红火一片,满天红叶飘。“……夕姐姐?!”
“呀,馨妹妹,橘,等你们很久了呀。”抬手打了个招呼,夕翘着二郎腿坐在血翼飞龙的背上,道,“看你的脸色是还没清楚真相呢吧?反正我也没指望橘这个语言逻辑性为零的家伙能解释多清楚了。”意有所指的瞄了一眼橘,于是看见后者低头看着由基拉一脸的‘今天的天气真好’的表情。
“在这里久留也不是办法,馨妹妹,我们出发吧。”
“咦?”
“橘。”说着,夕将手里的包袱抛出,划出一个漂亮的弧线,夹着途出飞舞的红色叶子,准确的落在了橘伸出的手上。“约好的东西,这下两清了。”
“……”眯眼确认了一下手中物品的重量,橘笑了笑,“确实收到了,契约达成,合作愉快,夕小可爱。”

——为什么我总有种被卖掉的感觉呢。
以上的疑问在馨早脑中盘旋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夕姐姐,你是怎么和老师认识的?”
“……”操纵着血翼飞龙所飞行的方向,夕看了一会夕阳的光,很郑重其事的道:“……就当作被刺尾虫粘住了吧。”
轻轻一句话,就结束了这个话题。

“嗯。”将新到手的精灵蛋从胶曩里拿出,左右详细端详了一会,橘想起什么来似的僵了一下,“……嗯,看来又得运动了。”
“由。”
“……那啥,还是明天再开始吧。”
“……由。”
“啊绝对不是上岁数了腿脚不灵便的原因啊绝对不是。”
“由基。”
“啊由由你这素什么眼神呀啊啊!”
“由基拉。”
“呜哇。”
怀里的精灵蛋光滑,乳白的蛋壳散出瓷色。

秋日清爽,卡那兹学园却有些风声鹤呖的紧张。
虽然某个角落却依旧无畏的悠闲。


“橘,你在做什么……”
“嗯?散步啊。”
“…………请别再在我身边转来转去,我现在在预习讲义。”
“啊?”
“……装什么可爱啊混蛋!”
哐!
“呜噗!!”

‘时不时的在震动了,离出生似乎还得花一些时间呢。’

TBC
 

my guilt is not hidden from you。

卡那兹市的秋市祭是芳缘三大盛典之一,但是它出名的不是盛大的排场或者连续一月不停的狂欢,而是它所陈列出的千奇百怪的售品。
这些名物,多数是得文制造股份有限公司实验制造出来的失败品,但是也聚集了过大的人气。
“……哦哦!这东西看起来真不错。”托了托有些因为脸部表情变化而下落的眼镜,橘满脸找到玩具的小孩的表情,兴奋道。
“老师你要是敢买这东西我完全可以投诉你职务犯罪。”完全没有附和的意思,馨早将头撇过一边,宁愿看着人来人往眼花缭乱的人群洪流的走向也不愿意多看一眼眼前的物品。
“哦呀小可爱你怎么知道我想用在你们战术讨论特别讲师的身上啊?”满脸的吃惊,橘回头睁着眼睛,手里还是紧紧的捏着东西。
“……”馨早黑线,开始为与眼前的变态同期入行的那位教师感到惋惜和同情。“我没说过这样的话,橘老师。”秋意渐凉,她捂了捂被细风掀起的衣服下摆,“老师,若你今天带我出来是为了看这些对我的学习生活完全没有帮助的东西的话,我就失陪了,学生会星期一的早会我还有些文件要整理。”
“嗯?还开什么早会啊,你又不会再回去那里了。”兴致勃勃的拿着两样一模一样的东西互相对比着颜色的比例,橘漫不经心的说。
“……哈?”
显然,馨早万没想到橘会说出这样的言论,楞了一楞,眼只看着橘的脸,似乎想找出玩笑的痕迹后好狠狠的挖苦一下。
遗憾的是,那随时在他脸上窜来窜去的表情在这一时刻却不见一丝一毫。

“……老师,我想我该提醒您一下,您刚才似乎说了一句很没有师德的话,虽然您一直都在讲没有道德的话。”
“嗯啊?”举了举左手上的东西,橘示意老板将物件包好,而后付钱,宝贝似地将东西收在了口袋里。带着馨早的脚步渐渐地便到了一幢大楼的阴影处,“我只想说我一直在讲实话而已……啊,或许我表达方式错了?”眯眼想了一下,橘环视了一下四周的人迹罕至,微笑,“嗯,馨早小可爱,你回不去那里了。”说完,举手,落下。
“……!!”‘哐!’


突来的举动令馨早无从反应,只得和着这声清脆的响声看着地上碎成片片的校徵在水泥表面的路面上硬硬的摆着奇怪的图形,眼里映着金属碎片的分布,忽的,她自周身感到一丝爬骨的寒意。
“喀嚓。嚓嚓。咯叽。”一脚脚很慎重的踩着那原本应该在馨早上衣校纹上张牙舞爪得发光的校徵类似品,橘看着馨早的脸色,嘴边依旧是笑意。“哎呀呀,现在的发信器的抗踩能力真不错。”再重重的踩了两脚,橘意犹未尽地看向依旧楞在原地看着自己行动的馨早,奸笑似地扯了扯嘴角。“哎呀小妹妹,跟哥哥走吧~不会亏待你的~”“……”看了眼像是要被踩到水泥地里的金属残骸,馨早皱着眉。“为什么校徵里会有发信器这种东西?”
转过身,橘探头出去看了看墙所遮掩的另一条街,凭空送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耸肩。
“为什么老师你会知道?”靠近两步,馨早跟着橘的动作探出头去望向街的那边,后脸色忽的沉了一下,“…为什么学校的警卫会出现在这里,我不记得学校的时间表里有市内巡逻这一项。”
一把将馨早拉回墙的阴影处,橘按住她的肩膀将她按在墙壁和自己的间隙里,动作自然的一气呵成,“小可爱你也知道的吧,学校这东西终究还是大人们教育小鬼们的地方,学生会是不可能去干涉大部分的事的。”馨早没有答话,准确来说是橘没有让她发言的余地,一只手按着她的嘴,一只手开始飞快的在口袋里搜索着什么,“嗯,现在我松手,小可爱你最好不要叫出声来啊,别看老师我这样炯炯有神,心脏可是很贫弱的,要是你忽然叫出来老师可不敢保证小鲁卡他不会把你打晕,”说着,他将拿出的精灵球扔出,鲁卡利欧见惯不惊似的第一时间理解了眼前的状况,只是站在一边警戒着。“我可不希望对小可爱使用暴力啊~”
“……我有说不的权利吗。”
“没有-V-”
“………………”馨早翻了个白眼,自是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看着橘从宽大的白衣里掏出一堆的奇怪道具。任他拿着其中的一把像是化装笔一样的东西在自己脸上左描右写。

“喂,继续去找,发信器的最后显示地点是在这附近,她应该没有走远!”
“是!”
“那边里巷很可疑啊……”
“有人?!”
“快!别让她跑了!”
‘哒哒哒哒哒!’
“站zh…啊。”
沉默,沉默,警备员们沉默的看着眼前的二人,下巴有脱臼的嫌疑。
“看什么看!没见过同志啊?”
高大的男子满脸不雅的胡子,头发却很整齐的梳着,一手环着身边男孩的肩膀一边手攒着一根未燃的双弹瓦斯牌雪茄,表情似乎满是被打扰的不爽,“别打扰老子快活,让路!”
被抓得紧紧的男孩子只是抓着衣角低头,不知道是被人看见现场的害羞还是畏惧于身边男子的粗鲁。
无意识的给两人让开路,警备员们满头黑线的目送二人的影子消失,目目相视了一会。
“……咱当没这回事吧……”
“……嗯……”

“老师,你刚才的表现很像是强拐男孩的变态鬼畜脏叔叔。”
“啊咧?”毫不珍惜的将手里雪茄以曲线扔到街旁设置着的毒布丁形态的垃圾筒里,橘抓了抓粘得牢固的胡子,“难道不像强攻吗?鬼畜攻不是老师的喜好啊……”
“……老师你在说什么……光凭你现在的言论我完全可以告你猥亵罪。”
“哎呀小可爱好严肃啊。”
“……”
“嗯,快走吧,期限就快到了。”了解到馨早不想再在这个事情上浪费不必要的时间,橘轻轻地带起馨早的手,慢慢向前进着。

“期限?”
馨早还想问什么,但橘却不再说话。


风过后,似忧盛夏。
秋至,也留残香。

卡那兹的秋天泛着岩石的青红,街头巷尾满是轻薄的玩笑和盛大的红叶香。
 

Copyright(C) 七条 橘 All Rights Reserved.  | 忍者ブログ * [PR]
 |  blogdesigned by 物見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