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垂溪怜影梦桃瘦 空留万世放浪德 虹过千秋空生恋 只求半世共婵娟 陈封暮德。
逝去
01 2020/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夕时雨
[07/22 蒙尘]
[06/13 BlogPetのこうさぎ]
[05/22 BlogPetのこうさぎ]
[12/30 銀姬]
[12/30 銀姬]
花琳琅
手描きブログ
ペット
漫步麻木
akua
良ければ御望みの絵を差し上げます。
[136]  [135]  [134]  [133]  [132]  [131]  [130]  [129]  [128]  [127]  [12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彦。

年年四季。
季季轮回。

春樱夏荷秋红叶,冬雪连青竹散开。

“啊啊人生最高境界果然还是一年四季坐在四季的庭院里喝着四季的酒赏那四季的花呀……”
说完这句话后,四周沉默了好一阵。
“……”
“……”
“…哎呀…”扯下胡子,橘一脸受伤的看着身旁的女孩,“小可爱你怎么不说话呢。”
“……您是想要我吐槽,还是想要我赞同一下?”馨早黑线了一下,接过橘递过来的宝石海星湿巾,将脸上的妆轻轻擦下。
摘下她头上的假发,橘温和的将馨早有些散乱的长发爬梳了一下,又似乎惊觉了些什么,回头冲抱着由基拉的鲁卡利欧笑了笑,俩只pm只回了一个不屑的白眼,一边一个的青筋。
……哎呀哎呀。
依依不舍似的将手自女孩的头发上移开,拿出精灵球来,收回了鲁卡利欧,抱起由基拉拥在了自己怀里。
报复性的,由基拉用头上的角使劲的戳了橘的下巴。
而橘,只是苦笑着任凭被戳。

“老师,能说我们现在要去哪做什么了吗。”
“……哎呀。”
“我可不想爬到山顶后换来的只是您的一句‘看那落日不是很美丽么’的欠揍话。”

流星丘,黄昏近。

光秃秃的四周岩壁在金橙色的光芒下显示出流星式的精神,在二人慢慢的前进中一点点的随着震动剥落出点点的碎沙石出来,沿着坡度慢慢下落,金色的,闪着光芒。
“……瞧那夕阳的余辉不是令人热…噗!”捂着被由基拉用力顶到而咬到的下唇,橘半是哭笑不得半是忍痛的继续,“……到山顶你就知道了啊哈哈……哎呀放心不是和小可爱你徇情去的当然如果你想这么Z……噗!!”
馨早现在只在担心到山顶前眼前这个白痴老师是不是会先被戳死。

“小可爱,难道你就不想问问那发信器是怎么回事么?”
“……若老师你愿意答的话。”摆了个洗耳恭听的姿势,馨早深知,有些问题就算是问了,橘也不可能会回答。于是这一路上也就保持了沉默,却万没想到却被橘先提起了话头。
“这是现在精灵联盟的一个小小的系统,代号‘圈养牧羊’计划。”说到那四个字的时候,橘的脸上甚至有点忍俊不禁的渴笑感,“哎呀这名字是不错啦看小可爱这么可爱的确是很可爱很牧羊不是吗由由别再戳了再戳你亲爱的以后可得用注射器进食了啊哈哈……”拍拍由基拉的腹部,橘看了看远不到头的山顶,“各个地方联盟所设置的那个地区唯一的一所学校,你们都是为了学习进入联盟后所必要的精灵知识和对战手段管理办法才进去的吧,这可是联盟新生力量的唯一来源啊…特别是像馨早你这样工作于学生会的优秀学生,可不能一个不小心让花了那么多心血养了那么好的羊给丢了不是。”意有所指又似乎什么也没有针对的,橘说完后,没再继续。
又向上爬了一会,橘看了一眼馨早,将由基拉换了一边手拥抱,再次开口,“特别是最近几年,各个地区学院的优等生经常发生主动失踪现象,他们经常是在不知不觉中消失的,而且没有任何的挣扎痕迹,由此可见他们是靠自己的脚走出那里的,这令联盟十分的不愉快。”轻轻跨过小块岩石的阻碍,橘脸上惊喜的表情说明山顶已经在可以看见的范围内,“因此前几年开始,各个学院的校徽里全部装上了联盟特制的发信器,他们认为这样一来既可以防范养着的羊儿无故失踪,说不准还能靠这东西找回以前消失的那些羊来。”
“……老师,我能插个嘴么。”
“请。”
“照您的语气看来,您和‘羊群失踪案件’似乎有联系。”
“哎呀小可爱怎么这么说呢?老师我可干不出拐买这种事来的。”摇摇头,橘在‘拐卖’这俩字上加了重音,附上一个很纯洁的笑。
馨早看了看橘怀里的由基拉,后者的眼神和她的想法一样。
“……是吗。”是的话我这学生会长就让给白痴做!心里暗下毒誓,果然,橘的回答让她很无力的吃了一惊。

“我不过是接受委托将人想要的东西偷出来的小偷而已。”

“……小偷?”
“嗯。”满脸的灿笑,附上一个飞吻。
“………………这是满世界宣传还笑眯眯的承认的事吗?”馨早看着山顶,渐渐人影逆光淡出,奇异的是,流星山顶红火一片,满天红叶飘。“……夕姐姐?!”
“呀,馨妹妹,橘,等你们很久了呀。”抬手打了个招呼,夕翘着二郎腿坐在血翼飞龙的背上,道,“看你的脸色是还没清楚真相呢吧?反正我也没指望橘这个语言逻辑性为零的家伙能解释多清楚了。”意有所指的瞄了一眼橘,于是看见后者低头看着由基拉一脸的‘今天的天气真好’的表情。
“在这里久留也不是办法,馨妹妹,我们出发吧。”
“咦?”
“橘。”说着,夕将手里的包袱抛出,划出一个漂亮的弧线,夹着途出飞舞的红色叶子,准确的落在了橘伸出的手上。“约好的东西,这下两清了。”
“……”眯眼确认了一下手中物品的重量,橘笑了笑,“确实收到了,契约达成,合作愉快,夕小可爱。”

——为什么我总有种被卖掉的感觉呢。
以上的疑问在馨早脑中盘旋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夕姐姐,你是怎么和老师认识的?”
“……”操纵着血翼飞龙所飞行的方向,夕看了一会夕阳的光,很郑重其事的道:“……就当作被刺尾虫粘住了吧。”
轻轻一句话,就结束了这个话题。

“嗯。”将新到手的精灵蛋从胶曩里拿出,左右详细端详了一会,橘想起什么来似的僵了一下,“……嗯,看来又得运动了。”
“由。”
“……那啥,还是明天再开始吧。”
“……由。”
“啊绝对不是上岁数了腿脚不灵便的原因啊绝对不是。”
“由基。”
“啊由由你这素什么眼神呀啊啊!”
“由基拉。”
“呜哇。”
怀里的精灵蛋光滑,乳白的蛋壳散出瓷色。

秋日清爽,卡那兹学园却有些风声鹤呖的紧张。
虽然某个角落却依旧无畏的悠闲。


“橘,你在做什么……”
“嗯?散步啊。”
“…………请别再在我身边转来转去,我现在在预习讲义。”
“啊?”
“……装什么可爱啊混蛋!”
哐!
“呜噗!!”

‘时不时的在震动了,离出生似乎还得花一些时间呢。’

TBC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C) 七条 橘 All Rights Reserved.  | 忍者ブログ * [PR]
 |  blogdesigned by 物見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