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垂溪怜影梦桃瘦 空留万世放浪德 虹过千秋空生恋 只求半世共婵娟 陈封暮德。
逝去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夕时雨
[07/22 蒙尘]
[06/13 BlogPetのこうさぎ]
[05/22 BlogPetのこうさぎ]
[12/30 銀姬]
[12/30 銀姬]
花琳琅
手描きブログ
ペット
漫步麻木
akua
良ければ御望みの絵を差し上げます。
[14]  [13]  [12]  [11]  [10]  [9]  [8]  [7]  [6]  [5]  [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神取物语>

寻找着,我从未曾失去过的半身。

「善至的妖王啊……」
轻轻笛音响,悠深且暗潮的八潮路咋起莫名的浪风。

云行花颜瘦,吟仁风祭琴。
织绫海藏秘,羽艳坊露光。

碎片一
   《坊。》

‘光武之争。’
它作为禁忌名字为术士所畏惧。
这片大陆经历万千名拥有强大精神力法者的血液和怨气洗刷,却也变得愈加光华。
术者与武士之间的血战,在一定的时间流程里牵引着这片奇异大陆的光辉历史……大陆没有名字,大陆就叫作大陆,这片土地上到处都是奇异的土生植物和原本就生存许久的黑暗种族,年代在真人族的记述下变得清晰并有条理,被施笔墨大肆渲染着的武者的尊荣之役,被记忆沉重压迫着的术士的残酷屠杀—就是那场连妖族尊严也无从适所的光武战役。
这片陆地的历史航标,却在那时候急急转了方向,真武时代匆匆占据了陆地的天空。

那份被怀疑封印的善良,今在何处悲哭?
那位被遗忘名字的妖王,今在何处沉眠?

‘……坊,复仇。’压抑苛刻的召唤,血色在光亮里更加哀伤。妖力积蓄、释放、崩溃的妖气之风席卷着八潮路每片异质植物的叶片,盛行了百里之远。红且清澈的瞳孔半睁开后,只有一个人形的倒映。华衣绸布的光滑反光在一瞬间被划去,有力的妖化指间转瞬切过属于人类温暖的皮肤。血溢出—仿如自己及地的荧荧红发。艳丽、伤。
‘……你是谁。’
‘云幸。’手轻轻放开,阵型光芒渐渐淡去。召唤阵,召唤者。
没有多说什么。
光真坊。
妖族之王。
云幸。

我不给你任何束缚。
你不给人任何标航。

有些人一旦被背叛,一生就只有仇恨作为食粮。神明取走照耀大陆的光芒,徒留继续下去的希望。

六芒星轻结,金耀的纹章闪动折射沼泽水光。深绿眼眸被紧皱的眉头修饰着更加肃穆。
“—天狗。”随着召唤现出的妖族氏鬼挥舞着身后宽大的翅膀,飞起。
八潮路妖气无踪。
这块大陆的妖族们,笑了。在黑暗里纵声大笑着。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王,已归来。
光武之争,究竟给神明提供了什么碎片残姿?

茂密林木遮挡不住阳光的有力穿透,朝日国如其名,即使是边陲小城也会有天照大神的加护。阳光四散每片绿意盎然的田地水面,折射出绚烂的光。不知名的鸟儿擦过粼粼水面划出浅浪,鸣唱不成调的歌。虽是耕作的田地却不乏樱红似火白樱无暇的点缀,间或偶尔的黄色浪漫小花和着樱风的节奏拂动所舞出的音色,自然一派美丽的风景。
若此种妙丽风景下的行人,也似惊风拂柳般别有一番风姿。匆匆脚步生风,发丝牵动着周遭平和的空气,似有香气。
没有流连观赏路边繁开的春色诱人,加古柏元短而细碎的棕发被风调皮地吹乱扬洒在经过的空间中,脚步大而有力,完全看不出53岁如此的年岁增长给了他怎样的坏影响,常有人拿他的紫色眼睛开玩笑,而后马上被被嘲笑的对象瞪得主动求饶,前朝近卫大将的武力和气势在这个边境小镇几乎是无人能抵御……自然,是几乎,偶尔也会有那么些怪胎出生在这个世上的……
“银仁!”在一片耕作得快完成的田边,加古柏元站得笔直喝道,脸上满是未消的愠怒,宽松的袖口圈着风。和煦的气氛愈加和煦—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工作着的耕作者们继续工作,继续看戏。没有得到回答,前武官的头上爆起了青筋,“银仁!”第二遍。
“……父亲,”拍拍手上及衣服上的土灰,蓝色眼眸习惯性地微笑,一付的漫不经心,“有什么事么?”
“你老是这么漫不经心地叫我如何安心将护卫城池的重任托付给你?!”武士的热血不逊当年的武勇,加柏古元上前俩步,完全不在意耕地的土灰攀附上自己的衣角。高大的身体确实挡住了银仁斜照所能享受到的阳光。在阴影中,黑色透亮的短发和着蓝色深厚的瞳眸和煦微笑,“父亲,对不起,我又把礼仪授课的时间记错了么?”

“—你还记得有礼仪这回事么?”加古柏元睁圆了他的紫色眼瞳发问。
蓝色眼眸闭起又睁开,微笑。“父亲,礼仪教授师傅说过,作为一位优秀的城主,必须和自己的民众打好关系,深入其生活是最快捷有效的方式。”
“……作为一个治理城市的人,建立必要的威信和些微的距离感令人折服也是必要的。”紫色渐渐眯起一条细细的弧度,危险的弧度。加柏古元慢慢说道,语气里尽是不容辩驳的决意和训斥:“礼仪教授师傅不会连这个也没有一并教你吧,银仁。就算你在与他们联络关系,用得着一天到晚的在外闲晃么?打好关系是长久的事,并不是你几天不上课就能马上连成一片变成永久不坏的感情纽带的。而惠及你自己的知识技巧,年轻时不充分吸收,年老后只会怀着悔恨挣扎在自己无力的能力中。”
“……父亲所言极是。”银仁持续微微笑,却能从神情中找到一些赞同来。“我明白了,这就回去继续我的礼仪课程。”
“很好。”口气缓和下来,“回去吧,礼仪师傅在等你。”
“嗯,”拍拍肩膊上黑灰参差的尘土,银仁淡淡一笑,向还在耕作的人们挥了挥手,跨出了田梗,却在同一时间停下转头,脸上有些疑惑:“……父亲,你不一起回去么?”看着父亲动也不动的站在田边地头,连袖口也不曾摆动,有些奇怪,疑惑却在下一句话被解开,“……城里事务已经处理完了的现在,我这个做父亲的还得帮你这爱惹事的儿子善后!”这句意味过于明显的说话引来四周人群的哧哧轻笑,银仁看着自己的别扭父亲,满是对他的无奈和敬佩。
身为武官的性格特征就是,别扭、强势、直率可爱。这些在自己的父亲身上无一不显露地淋漓尽致。银仁再次为收养自己的是这么单纯善良的男人而感到万幸的幸运。
—收养。
银仁为现在突然想起的这个词语感到有些惊讶。这应该是早就被遗忘的形容词或动词了。现在周围的东西就是他的世界,他也只有这个世界。只有加柏古元、他真正的父亲以及自己所知道的真实身份,如同最虚无的东西,现在他是银仁……以后也只会是银仁了。再没有人……会称呼他为‘皇子’,暖和的日晒光芒温和地包裹着银仁的每一个步伐,轻快而有力,片片农田新绿过后,城墙的灰白印记一如既往地欢迎未来城主的归来。
***************************************
“寄望你的记忆,给我你的记忆,你的记忆,没有我。”
我们的记忆,只带着光武之争的血腥残骸,只带着父母自处刑台上滚落的头颅,只有怨毒的歧视。
所以我逃了,却也坚信着一句话,“复仇的快乐远比自尽的重逢要浓稠血艳。”我懵懂的妹妹啊……

云行

深绿的瞳只看着面前随风摇曳的花,黄昏哑鸦朝霞映衬下的花瓣带着晚夜的暗泽。晕出一些柔和来。难得迷离的眼神呢……云幸。自嘲式地笑笑,深骛的眉角并未柔和。紧崩的鬓角不曾因晚风的拂动起些微变化。‘……还在想那朵触摸不到的花儿么……’自己那年幼的妹妹啊……而今在何处欢笑悲哭?
“兵部卿大人,三皇子召您入殿。”飒飒风生,侍从恭敬道。
“—唔。”袖口轻浮,带落了那一地的藤花。

花言

头……依旧很疼。
“我名叫银仁。”
“……花颜。”

—我一直知道我脑子里有些东西欠缺着,因为一个封印。
牢固地像是地狱的锁,封着我的重要回忆和感情。
我不知道我父母的来历和去向,我不知道我是否有兄弟姐妹,我不知道我是否生来就是术者,我不知道……我是否还有感情。
我们这一族群,始终都是脆弱的。
养母哀哀的笑里,我能看见养父昔日的笑—笑里有失去的幸福……似乎,我也知道什么叫幸福,在世界的陷阱成型前。
—贵族,不可信任。
养父的死给了我最好的座右铭。利益,在上层社会奢华的风气里攒动着金灿,我的记忆呢?

我的感情/你的记忆

经过中殿花园,云幸随手推开一株生长得过于笔直而阻人道路的季花,手中的重量却在下秒淡去。回视,身后侍从未合好的刃锋,眼神却愈加深沉。‘……这世界也如一树繁花,过于笔直,只会消亡得过快。’我幼时一直左右的小小花朵啊……这个道理,你明白么?

“银仁,你真是浪费你的天赋。”“啊……是么。”嘿嘿傻笑。
信任一个人,就全心全意。没有了记忆的我,只有这些坚持可以遵循。季风漆过城墙,温暖不了任何人的心。
我执着于我的记忆

你不能拥有那些记忆,复仇的婴粟虽美艳如春,也绝不能让你的花颜染上那修罗红的色彩。
我必须拥有那些感动,现时的生活虽安逸慈祥,也绝不会令我感觉快意舒心。

这是我唯一能给你的礼物。
谁抢走了我最重要的东西。

季风呼啸略过堂皇的建筑上空,正殿近在眼前。云幸踩过那枝依旧鲜艳的花木,应着侍卫推开门的节奏,“三皇子,云幸拜见。”
亲眼看着一朵树丛末梢的花掉下,花颜深吸一口气,重又握紧手中的杖,“……该去工作了。”
……………………………………………………
织绫

他们说我没有价值。
我也曾拉着他们的袖子尽力想修补好一颗扣子的洞,结果总是制造出更大的洞来令它看起来比较协调。
他们说,没有创造能力的童族是异数,也是一文不值的买卖品。
他们说我是买卖品。
我从出生就是货品。
尽管我有与其他族人一般的卷发,尽管我与其他族人一般高。
没有创造能力的我,却不如其他族人一样,可以为他们制造便利,却一个劲地生产着麻烦。
这是我的错。
他们说我很爱哭。
爱哭的童族不惹人喜欢。
爱哭且没有创造能力的童族更加没有用处,我知道。
所以
绫织我,要以着有用的坚强童族为目标努力!
“……喂!你怎么又把东西弄坏了!”
“对不起!对不起!”
…………………………………………
雨季悄临。

“……银仁。”
“……啊啊…花颜啊……很少见你来我家。”
“………请节哀………”
“—谢谢。”
“…………”
沉默。
银仁面前摆着一张白色的纸。
这张纸在朝日国四处飞扬,若雨水般无孔不入,冰冷若冬。
“……银仁!!”阻挡白昼光线的门被一脚踢开。吃惊的俩人看着现任城主心急燎地冲进来。手里拿着一张纸。“不……不好了!”气未喘匀,加柏古元大口呼吸着叫道:“帝……帝……!”“父亲……我已经知道父王死去的消息了—”银仁笑得风轻云淡,淡淡哀伤。
“不是这个!”紫色眼眸里满是愤怒和哀伤。纸张在他手上舞得飒飒生风。“你的哥哥—三皇子暗结兵部卿策动谋反,太子已经被杀,帝都发出告示,清仁现在是新帝了!”
“……?!”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C) 七条 橘 All Rights Reserved.  | 忍者ブログ * [PR]
 |  blogdesigned by 物見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