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垂溪怜影梦桃瘦 空留万世放浪德 虹过千秋空生恋 只求半世共婵娟 陈封暮德。
逝去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夕时雨
[07/22 蒙尘]
[06/13 BlogPetのこうさぎ]
[05/22 BlogPetのこうさぎ]
[12/30 銀姬]
[12/30 銀姬]
花琳琅
手描きブログ
ペット
漫步麻木
akua
良ければ御望みの絵を差し上げます。
[10]  [9]  [8]  [7]  [6]  [5]  [4]  [2]  [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三日情人
--ルカリオ→サトシ←シケル

六朵鲜艳的干花
打个漂亮的时间差
啊啊啊
翻越睫毛的水滴
顺着那孤独的墙壁
从隙缝流向巴黎

公园里白色的旋转木马
转来又转去
感情里常用的甜言蜜语
就那几句
无非对不起我爱你
我很想你
重覆一千遍也不会腻
就算失去你离开你
见不到你
还有你能听懂的暗语

凌晨三点的烟花
透露出心里的想法
啦啦啦
听着欲望的呼吸
顺着长长的楼梯
满屋子都是香气

公园里白色的旋转木马
转来又转去
感情里真正的红颜知己
寥寥无几
那句对不起我爱你
我很想你
重覆一千遍也不会腻
就算失去你离开你
见不到你
还有你能听懂的暗语
啦啦啦
啦啦啦
那句对不起我爱你
我很想你
重覆一千遍也不会腻
就算失去你离开你
见不到你
还有你能听懂的暗语。
—钟汉良《流向巴黎》

第一天,我们相爱。
第一天,祭典灯火辉煌。
你的手渗着微温,没有方向,在人群涌动里一直向左。
擦肩而过的CD唱机里泻出的未名曲子奇妙地与今晚夜空上的孤独火花相吻合。
灰色信号灯。
红色人群。
我们穿梭在红潮里,一直紧握着对方的手。天很热,湿却热烈的环境下,十指交握所交换的温度,温冷地令我们安心。
没有方向,一直向左。

第三天,我向右眺望。
第三天,后夜祭结束,一地狼籍。
公园秋千上架的紫艳藤花淡淡垂下,盯着地面的落叶嘲笑。
晚风跟着自己嘲笑。
曾想过我们能得以永恒,这份突然的爱情因奇迹令人珍惜。
那双温和的修长双手,温度还残留在手心,轮廓却模糊,风散过,感觉消失。暑气持续入侵,月下藤花影子不见扩大。二人的影子却缩小。紫暗的花颜,一人的月影。
握着的,曾是你的手么?
尾戒静静在手心暗去光泽,祭礼之后的公园,醉鬼与流浪汗捂着酒瓶,睡倒在一起,随着虫鸣吼叫着梦话。莫名其妙的气氛,莫名其妙地有二人对视就觉得浪漫,莫名其妙地觉得孤独。莫名其妙的失去你。
往右眺望,启明星闪亮。
后夜祭微雨。

第一天,我们相遇。
第一天,祭典正要狂欢。
不过一恍的回头,笑颜里就看遍了一世纪的沧桑。
你说最爱祭典上舞动的舞孃,又因为她们而爱上我手中的食粮。
永远想不明白,两者之间如何飞越连接成一线,舞嬢的衣袖若何变成章鱼软绵的脚伤?你只笑,不语。一只接一只地把我递去的章鱼烧消灭光。吃完笑得更是灿烂,握着我的手称赞我的亲切,竟不问原由地请一个一面之缘的你解决午餐。
我只是笑,扯过你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至今犹记你艳红的脸颊,捂着被咬到的耳朵,不解的表情。而后轻笑,祭典人潮里,孤独的二人。
我们拥抱,不理会四周试探的眼神。

第三天,拥抱满地哀伤。
第三天,舞嬢褪去艳装,夜气发凉。
迷走在公园后庭密林里了罢。
黑色覆盖的树木及我都这么想,月儿收敛光芒转还入云后,暗自流血。
藤树秋千上躺着影。
我走上前。
他只看着右边。
手握拳。
嘴嘲笑。

“……是你么?和智在一起渡过祭典夜晚的—鲁卡利欧。”我拥有他的白昼,而他看着夜晚的精灵。
“—你说谁?…智…他的名字…是智么?”突然甩过头,水舞起枪。眼眸里满是恐怖的愤伤。歇斯底里,每句话都在雨里划伤,“…智……智!直到你走了,也不肯亲口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智……智…智…”最后的说话细不可闻,却与我相同。
‘—我爱你。’

第二天,爱情在虚假里成长。
第二天。祭礼残酷地飞扬。

拥抱了他,却无法拥有。
他说祭典是旅行的终结,他说家乡远在海的另一端,他说没想到在祭典里遇见爱情,也没想到奇迹一连发生在2人身上。
纯粹的说话,却表明情敌的立场。

第一天,白昼,他牵着我的手,走遍了祭典会场的每个角落。
第一天,夜晚,他吃光了我的食物,与我拥抱了一小时之久。
第二天,白昼,他手上带上了我悄悄套上的尾戒,辉亮。
第二天,夜晚,他脖间挂上了我给他的项链,莹光。
第三天……
第三天……

第二天,夜晚白天都是阳光明媚,和风送爽。
美丽天气。

第三天,微雨阴郁。
美丽天气,离别天气。

没人去机场。
没人撑伞。
没人收拾那一地的狼籍和碎去的心。

“……我们都在这3天做了一个相同的梦……呢。”茂的声音湿润着水气。
“……”
看天,祭典三天时间竟然过得飞快的感觉。

他们,只有这3天的记忆。
只有那个3日情人……

哪,你说你有的一生是什么?
是呢……

END
后续:
不算真正圆满的圆满结局。


凌晨三点的烟花
透露出心里的想法
啦啦啦
听着欲望的呼吸
顺着长长的楼梯
满屋子都是香气

公园里白色的旋转木马
转来又转去
感情里真正的红颜知己
寥寥无几
那句对不起我爱你
我很想你
重覆一千遍也不会腻
就算失去你离开你
见不到你
还有你能听懂的暗语
啦啦啦
啦啦啦
那句对不起我爱你
我很想你
重覆一千遍也不会腻
就算失去你离开你
见不到你
还有你能听懂的暗语。

我看着森林树海,脑中一片空白。
手里,是枚闪闪发光的戒指,无意识抬手,金属拍打声令我吃惊……是了,还有他给我的项链。

他们看着这些冰冷金属物品在我身上散发光芒时,眼里暖和且安详,我很喜欢。
我的旅途不算遥远,时间不算短暂。
没有目标的目标迷惑着左右方向,在祭典上,他手给我的温暖,却令我一直向左……持续向左,左边的左边,左边的世界。给了我方向。
没有目标的目标失去依靠,在祭典上,他给我的食粮,第一次让我有了饱和的满腹感,我满足。给了我希望。
我的旅途一直跟着一阵风的足迹,他指引我回去家乡,那早已要不回来的地方。
我没有家乡。

‘—鲁卡,茂。’

不算什么意义的轻喃。
飞机渐渐腾空。
我的心却遗留在那片狂欢后的地方。

白昼,拥抱着不顾他人眼光。
夜晚,疾行着永不失去方向。

…………………………
公园里白色的旋转木马
转来又转去
感情里真正的红颜知己
寥寥无几
那句对不起我爱你
我很想你
重覆一千遍也不会腻
就算失去你离开你
见不到你
还有你能听懂的暗语
啦啦啦
啦啦啦
那句对不起我爱你
我很想你
重覆一千遍也不会腻
就算失去你离开你
见不到你
还有你能听懂的暗语。

………………
呐,飞机,几点的?
—10点54分。
—现在跑去绑架他,还来得及么?
—………………
—来不及了。
—?!
—我决定绑架你俩。
————————?!?!?!?!!!!

戒指相扣,项链倾斜依靠。
我微笑看着二人傻呼呼的样子。

……
“………………俩个都要……的意思么?”
“——要我选择么?”
“…………………………”
“这不就完了么。”

愈行愈远。

“……呐呐,什么时候再有祭典呢?”
“有的话,让他们延长吧。”
“头三天陪我。”
“后三天给我。”
“……噗……”不满足于白天或夜晚的快乐而已……的意思么?

不管怎样,情人,只有三天。

三天之后,请称呼他们为,恋人。

EN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C) 七条 橘 All Rights Reserved.  | 忍者ブログ * [PR]
 |  blogdesigned by 物見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