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垂溪怜影梦桃瘦 空留万世放浪德 虹过千秋空生恋 只求半世共婵娟 陈封暮德。
逝去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夕时雨
[07/22 蒙尘]
[06/13 BlogPetのこうさぎ]
[05/22 BlogPetのこうさぎ]
[12/30 銀姬]
[12/30 銀姬]
花琳琅
手描きブログ
ペット
漫步麻木
akua
良ければ御望みの絵を差し上げます。
[8]  [7]  [6]  [5]  [4]  [2]  [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绿藻色的金平糖
               -ZLXSL(含撒克斯X路飞and艾斯X路飞)

那个小小的渔村,,曾风行过一阵子的金平糖香。
小小的,一颗一颗的。散落在被褥上像甜蜜的五颜六色的梦。

‘撒克斯!撒克斯!’
‘嗯?’
‘给你这个!!’男孩伸手,细细的小手上睡着一堆粒粒堆成的小糖山。
‘什么?最新的恶作剧玩具吗?’哼地笑一声,带刀伤的男子不经意的捞起一个丢在嘴里,‘味道不错嘛。’咂着嘴蹲下来,他的眼神与男孩期待目光相遇,带着一点苦笑。‘你想要我说什么我不知道……但是路飞,拜托你别用这种眼神瞪着我啊……我虽然是个大人,但定力还没好到那地步……’
‘我可从没觉得撒克斯是大人过。’噗着嘴别到一变去,路飞把手里的糖倒回瓶子里。冲有些发呆的红发男人做了个只有橡胶人才能做得到的鬼脸,冲村子里跑去。空留瑟瑟寒风以及红发大海贼痴呆状的蹲在那里。任空空的那只袖子舞来舞去嘴里还在喃喃:‘—路飞在诱惑我吗……不没有这个可能……但是那句话确实是在诱惑我……不不……我家小路飞还未成年……可是确实是在诱惑啊……不不不……那种事不能干……’
……我说大哥,你思维也跳跃得太快了吧。

渔村后有一片范围不小的向日花田,那是村长的宝贝。
—尽管现在已是D兄弟2人组的天下了。
一片黄得发亮。迎风晃着像无视天空的太阳。
艾斯闭眼看着阴暗。感觉遍撒的阳光。
“艾~~~斯~~~”
“噗!!”被压得差点气短。艾斯第一万零一次无奈起身扶稳自己的弟弟。“别压坏了向日花啊,村长大伯生气可不好。”“艾斯才是,你躺坏的花比我的多!”言之凿凿的的指着艾斯身下的金色被褥,路飞喘气道。
“—找我什么事?路飞。”决定转移话题。艾斯问。
“哦!”乖乖被转移话题,“给你这个!”端着一只透明的瓶子,笑。
“?”挠挠头凑近,“—金平糖?”尔后噗地一声笑出来。摸着路飞的头大笑着,有前仰偶合不可开交的嫌疑。“—这种小女孩的东西,路飞你也迷上啦?!想想…………什么来着??”说着拿起一颗糖丢进嘴里。
路飞带刀疤的脸通红。气哄哄地盖上盖子,跑出花田。
“艾斯你才是小孩没长大!!”草叶嘲笑似地传递音波,艾斯抬头望着太阳。手象征着遮挡住阳光。说着。“……太甜了…这糖。—路飞,似乎有点奇怪。”
—喂喂,觉得糖太甜路飞奇怪脸还那么红的作什么?

而后很快,撒克斯出航,艾斯也寻找白胡子踏上旅途,那彩色的糖与那天的小小可爱记忆被小心地封在心底某一处,渔村的糖球风潮很快散去,谁也疑惑着,那次的路飞奇异的行动。谁也没问出口。
直到某天,看见某张报纸飞出来的传单,2人同时暴出吼叫,口气既有惊讶,更多是后悔与奇妙的惋惜。
鸟儿惊飞,火焰在海面轰然燃起。
过后空余2只悔恨不已的男子OTZ状黑线。

而后某天,上陆的草帽小子一行在祭典里分成了3队,分散了开来。路飞在前头左右兴奋,身后跟着的2个大男人互相用眼神杀人。一路行来,路边冻结了一排的冰雕。

月亮好眠,不管下界世事。

“索隆!香吉士!!”蹬蹬的,一直走在前面的路飞飞回来,手里拿着一个瓶子。烂漫的笑着。手伸,期待尽数:“给你们!”
—?
楞神只有在秒的间隔。
“—什么东西?”能问出这句话的,不用问,绝对是那只世界里只有剑和船长的某未来剑豪,说却也是说着,手却不迟疑地平伸,任路飞把半罐的糖堆在掌心,嘻嘻嘻地笑。
瞥过身边的常识白痴,香吉士金色的头发滑着空气的湿润,单手接下余下的糖,“—金平糖?路飞你怎么突然买这个……不对,路飞你身上有钱吗?”忽然想起眼前的人向来身上不带一分钱。香吉士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嘻~那边那个大叔送我的!”手指过去,索隆和香吉士看见一个犯着花痴还在看这里的长发男人四周泛着桃色空气嘿嘿傻笑,然后黑线,OTZ。—那种一看就知道是正太控+BT同性恋的家伙他也敢去理?!俩人愈来愈觉得世界黑暗。
“路飞,我们走。”这种地方还是少呆为妙。
两个大男人一手拿着满满的糖,一手一边地拉住路飞怒气冲冲地离开了闹市。

头在一个劲地响。

“头目,怎么了一直苦着脸,宿醉吗?”还算有点良心的副船长叼着烟道。此时的红发大海贼,正坐在一堆的酒瓶中央。半闭着眼望着自己的影子,嘴里喃喃。
“喂,别像个失恋的人一样。被鹰眼看到了我们红发海贼团的面子往哪搁……”说完这话的同时,一直冷静的副船长就没了风度,青筋。“……我忘了我们海贼团的面子早丢光了。”黑线伸手指着撒克斯,他吼:“你手上是什么?!你是小鬼吗?没长大的小鬼吗??”
撒克斯没有答话。手里抱着一罐糖。身边有一张印刷鲜艳的传单。
静静地,像眠去的梦。

一口,又一口的。

艾斯吃完了一餐饭。抓着行李走出门。
中途没有中毒症状的忽然休眠,没有吃霸王餐。
没有微笑。

路过五彩的糖果屋,踌躇许久。
握着包装精美的一罐糖以及一张传单,重又出航。

什么也没说。

头,一个劲地响。

‘我可从没觉得撒克斯是大人过。’‘我可从没觉得撒克斯是大人过。’‘我可从没觉得撒克斯是大人过。’
“艾斯你才是小孩没长大!!”“艾斯你才是小孩没长大!!”
一口,又一口地。
不理会甜得腻人的味道麻痹舌头,只是一口,又一口地。
眼看那些彩色的梦想,减少,乃至消失。

那时,我们太愚昧。

“……金平糖?”
“嗯!”
“??”
“—不喜欢?”微仰45度角,眼睛大眨。
没有回答。
月光照着空空如也的两名男子的双手。路飞看着俩人坚定的神色,绽出大大微笑。

—船帆鼓着风。

—“奈美Sang……这传单是……”
“啊?那是这岛上最近流行的糖果广告,据说从前在东海大陆也流行过,现在不知道怎么又风行起来了。没什么用了,香吉士你处理掉吧。”
“……”
“?怎么了??”
“……啊…不,没什么……”手里纸片握得死紧。仿佛像宣扬什么,在风里飒飒。
“喂!绿藻。”不爽的口气。
“什么事?你这死圈圈眉。想干架吗??”还以20分的不爽。
纸递过。

无声的‘轰’的一声。像被击沉一样。2人转头向船首特等席的那片红色。
脸也一般的红。
像感觉视线,路飞转头回来笑。

传单图案简洁,彩色字体大大的。
——望你怀拥我星屑的爱恋。

那阵风靡渔村的金平糖风,盛行在2月14前后。

—望你,别错过他星屑的告白。

风行过后,甜香不再。
而今的小小爱恋,已再度启程。

                     EN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C) 七条 橘 All Rights Reserved.  | 忍者ブログ * [PR]
 |  blogdesigned by 物見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