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垂溪怜影梦桃瘦 空留万世放浪德 虹过千秋空生恋 只求半世共婵娟 陈封暮德。
逝去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夕时雨
[07/22 蒙尘]
[06/13 BlogPetのこうさぎ]
[05/22 BlogPetのこうさぎ]
[12/30 銀姬]
[12/30 銀姬]
花琳琅
手描きブログ
ペット
漫步麻木
akua
良ければ御望みの絵を差し上げます。
[19]  [18]  [17]  [16]  [15]  [14]  [13]  [12]  [11]  [10]  [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LUKA

纪念那已是过往的灵魂结晶

听过那么一个传说么?
那位属于波导的勇者,属于勇者的鲁卡利欧
死者已矣
世界开始之树的根紧紧地攀住奇迹之域的大地,柔和的祥光抚慰亡灵
传说仍在流传着绮丽

世界开始之树周围,恶魔撩起的黑暗硝烟蔓延在人们未经保护的脆弱心灵里,红与绿,避无可避的绝对战争。战争不需要勇者,只需要无止尽的杀戮,战争不需要理由,只需要一点点星火燎原,火焰燃起,攀着人类心底吹起的不涸之风,目标是圣域世界树

停息战争得有人牺牲,加上一点点奇迹,牺牲的人就是‘勇者’
那位属于波导的勇者,属于勇者的鲁卡利欧

平息了战争的那位勇者,如今在哪?
鲁卡利欧,战争中,波导被遗弃了,勇者被遗弃了,那么你呢?
我被遗弃了

…精灵,是人类的工具
因此,精灵的天职是绝对的服从
鲁卡利欧是波导的勇者的工具,因此,亚隆,身为波导遴选出来的勇者,我是你的工具—这句话是我的座右铭
人类经常有一些斐夷所思的奇特妄想,特别单纯,特别令人费解,亚隆,你就是其中之一,还记得,你搁下那柄波导的尊荣节杖,将手中的半块巧克力伸向我,灿烂的笑着
“……我们来做朋友吧,鲁卡利欧,波导的勇者需要的是朋友,不是工具”
一瞬间灿烂的阳光
战争爆发,我庆幸着没有接下那项危险的邀请,否则在宝石中的岁月,我只能以因朋友的背叛丢弃,独自饮恨,被封印的岁月…我整理自己的心,结论则毫无疑问地于岁月沉淀中缓缓浮出
—鲁卡利欧,永远只是波导勇者的绝对工具

传说,愈来愈绚烂
永远的千年禁锢,释放出来的我愈发坚定着决心:服从波导的勇者
超越千年,亚隆,你仍旧持续着勇者的义务么?…自欺欺人而已,人与精灵不同,寿命离不了神的操控,亚隆,眼前身着与你同样的勇者华服的男孩,是你的继承者么?
那么,鲁卡利欧也尽自己的义务吧
波导的一直继承者,与你有着同样的单纯呢,亚隆
神态、意志、思想
我迷惑了
…那一瞬间,我看见了你封印我的神情,在他寻找那只皮卡丘的疲劳行动中:一点点悲哀、一点点愤怒、一点点绝望,他说,这是‘失去朋友’时的表情,亚隆,那是你的表情……那时,你的巨幅肖像横陈于我眼前,心里隐隐有些不舒服的怪异:画中的你一身正装,遥望着光明所示之地,眼神飘乎得令我害怕,这不是我认识的勇者,他不是你
还记得小智一本正经地向我结束着何谓‘朋友’,我却一心回想着你用那柄节杖指着我的那一瞬间,封印的光晃得我睁不开眼,只能模糊看见你的表情:微笑、愤怒、无奈以及些许的抱歉的融合,令他那半遮的脸显出阴暗来
那会是什么意思呢?亚隆?
一场悲哀的时空回溯里,重又看见战争硝烟的幻影,我仿佛见到了你,双手紧握着那柄权杖,在人与人的交锋之中尽力嘶吼,但你没有,战争的血腥令我头脑发热、四肢发凉:那场你阻止我介入的战争,那场你封印了我的战争…向那幻影义无反顾地冲去,你又挡在了我面前,脸上有焦虑,有歉疚
—那是小智
分明完全不同的面容,为什么我总能找到你的影子……亚隆?

梦幻,那逝去的美梦,那亦正亦邪的幻想
再次见到了梦幻
头一次见它是在那场战争开始的时候,被三只黑鲁加追赶的我,一刹那间真觉得凤王再现,但是他少了凤王那种净化般的威严,那只大鸟更像一只引导着硝烟的使者,彩虹从未出现
世界树内部,那只奇异的生物再次入我眼帘,四周三只雷吉的攻击令我无暇去理会其他的事,但世界开始之树竟是由它在掌控…这令我感觉有些不能接受
世界开始之树,幻影的光缭绕着,那株巨大的独生植物内部,如同千年之前的那场战斗:红色的奇异组织吞噬着它能碰到的一切有热度的东西,回避着雷吉他们的凌乱攻击,我竟丝毫没有对那些奇怪东西的办法…身畔的精灵与人一个个被吞噬,无法预知的结果让我发慌,这远比在宝石之中想着那场战争与你的生死更为紧张,亚隆,那时我无法介入,这时我无法保护
小智……那名继承你意志的勇者,鲁卡利欧无法保护
梦幻出现了
其实它一直都在,深入树的中心,绿色的光芒划过我的皮肤,破坏了红色的狂躁,雷吉艾斯、雷吉斯奇鲁、雷吉洛克恢复了神智,离开了这儿,扶着那个树木中心的绿色球状物,梦幻的疲累尽收眼底,扭头,将笑放在重逢的小智的喜悦上,心底猜测着,刚才,究竟是世界开始之树的力量,还是梦幻本身的力量?
它蹒跚地飞着,半闭着眼,拖着那条粉红色的尾巴

事件远远没有结束
世界之树在崩毁
知道吗亚隆,我看见你了
我正视了我自己
一块大大的水晶石里,是你安详的永眠,一身华丽的波导之衣,双手裸露着,那双看似已弃置许久的手套上的宝石,依旧流转着莫测的光,那种光……牵着你的表情,我明了,你满足的笑了

亚隆,封印我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梦幻所需要的力量是如此之大,我的力量根本没有用,这时,智突然冲了上来,双手戴着你失落的那副手套,合适得令人吃惊,他加入之后,力量的流失速度变慢,充裕的时间令我想清楚了一件事:
朋友
看向水晶,笑意加深
小智,你也想同亚隆一样,为了朋友而牺牲吗?
那可不行
是你与亚隆教会了我—当你严肃认真的向我结束了‘朋友’……当亚隆递过那半块巧克力……当你为了自己最好的朋友与我争吵……当亚隆持着权杖指向我……当你为了世界与我这个家伙一同冒险……当亚隆摊开双手献出自己的生命……鲁卡利欧明白,自己在心里错过了什么
但这次,决不会再错过了
就让我也已自己的生命,来守护自己的朋友吧!
强烈又柔和的光晕过后……

千年已过,波导之精神秉持着坚强盘旋在世界开始之树上空
—亚隆,我回来了

“我们来做朋友吧,鲁卡利欧”温和的笑着,亚隆递来半块巧克力,说道
我伸手,微笑
天空,一道粉红色的光掠过

听过那么一个传说么?
那个新的美丽传说
梦幻与波导的勇者
那些属于波导的勇者,陪伴勇者的鲁卡利欧
                                                   EN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C) 七条 橘 All Rights Reserved.  | 忍者ブログ * [PR]
 |  blogdesigned by 物見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