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垂溪怜影梦桃瘦 空留万世放浪德 虹过千秋空生恋 只求半世共婵娟 陈封暮德。
逝去
12 2018/01 0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夕时雨
[07/22 蒙尘]
[06/13 BlogPetのこうさぎ]
[05/22 BlogPetのこうさぎ]
[12/30 銀姬]
[12/30 銀姬]
花琳琅
手描きブログ
ペット
漫步麻木
akua
良ければ御望みの絵を差し上げます。
[18]  [17]  [16]  [15]  [14]  [13]  [12]  [11]  [10]  [9]  [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PM管理者与沧海王子玛纳菲

—数到三回头,到五悄悄闭上眼。

它只会眨着圆圆的眼睛,看着那片片溅起的水花微笑。在银月被吞噬的夜幕下哼唱着稚嫩的蓝调。
一出生就注定高贵的王子,沧海的孩子。
想起那片蔚蓝深色乃至发出黑暗光亮的深海区域,只有那枚亮度不减的蛋随波逐流着四处游荡。沧海的王子玛纳菲,可爱的孩子你做梦了吗?
顺着那点点上升着摇晃的泡沫光芒,看看海面上的圆月吧,那轮残月。
沧海的孩子玛纳菲,美丽的pokemon你笑了吧?

于是一枚注定无法平凡的蓝色美丽光芒,就这么飘浮在一片藏有美丽神之净土的海域里,被小心地待着,被蓝色深海里的pokemon们互相传递着祝福。
沧海的王子玛纳菲,找到神之祭坛空缺的那个王座上的王了么?

一、二。
细细的、细长的光芒,
——海之神殿究竟在哪里?玛纳菲,你的家在哪?
那片广阔的蔚蓝海域,阵阵低鸣着。
那片广阔的海域里,有传说中无穷力量的秘宝,海之王冠。
那个粗豪的奇怪汉子拼上自己的一切也要触及的秘宝,海之王冠。
从海之住民的广美一家口中得知,那座虚无缥缈的美丽祭堂,在月食时会现出姿态。

—我的名字是杰克·渥卡。pokemon管理者第九班现任成员,擅长格斗技以及五秒内和野生pokemon心意相通的能力。性别男,暂时没有女朋友。现在在执行任务中。
望着挂在天空天天缺下片片的月亮,突然涌起想叹气的冲动。
这次的任务,比想象中要无法掌握。
低头,看着月下海面波光粼粼,反映出来的光,照着的甲板上的一张吊床。暗暗的浅蓝色拥着一片红,熟睡中的玛纳菲,完全看不出刚出生的孩子模样。
——啊啊~莫名其妙的呆了五秒,我自嘲的撑住无力抬起的额头苦笑,身后却突然有铁声响亮,回头,是智。
真新镇的训练师。智。
“杰克,给你添麻烦了。”他抓着头,慢慢走近。
智,遥,胜,刚。
这四个人的出现,令我的任务愈来愈无法掌握。
最初的计划,从潜入海贼法多姆内部夺回玛纳菲之蛋开始,一直到与广美一家汇合,都进行得异常顺利。一路上,乔装成水的艺术秀演出团一员,一路上倒也是淡然。但是他们出现后,情况就急转直下,且节奏快得令我怀疑之前那安详的任务过程是否存在。……啊啊,要是让组员知道现在我的想法肯定会被笑话死的……
“杰克,你说你在雪山遇难被pokemon救了,因此才会以pokemon管理者为目标工作是吗?”
“……啊?—啊啊,是啊。”呆滞情绪被轻轻拉回,我回头回答。
“—pokemon……真的是比人类要高贵得多的存在啊……”
“……啊?”
“——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智笑道。
这一天,玛纳菲刚出生不到3天,但已经会叫遥‘妈妈’和‘喜欢’了。

沉默。

从那次自法多姆的无差别攻击以来,玛纳菲出生后,逃亡似的旅程就不曾令我安心过。而最主要的不是法多姆是否会突然袭击,是遥与玛纳菲之间愈来愈浓得无法化开的感情。
感情在任务过程中只会是阻碍。愈深的感情,分别的时候只会愈难。
朝阳初上,看着玛纳菲在遥怀里撒娇,只觉得愈发的不妙。

四、
遥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子。
所以她也有着女性所有的天生的母性本能。
“……智,我想该是把遥和玛纳菲慢慢隔离的时候了。”
“……咦?”
我承认我向来没有什么脑神经只会一条线思考,但是杰克说的话确实让谁也会吃惊吧。
他说要分开视彼此为家人的遥和玛纳菲。
“玛纳菲是海的王子,它有自己要背负的使命和高贵,遥不能永远陪着它。”
他说得是。
谁也不能永远陪在另一个人身边……无来由地,想起了皮卡丘。
苦笑。
遥也毕竟未能成熟。
“我可以忍受,即使和玛纳菲分别。”她坚毅地许下誓言。而我,却想着另一件事。
‘“你能够忍受没有它,那么玛纳菲会如何伤心,你想过么?”’
杰克说着我想的话。
玛纳菲刚出生不过几天而已。却马上就要失去依靠。
海之神殿在等着它的归去,因此遥,我们是不必要的存在。海中不是人类的世界。
我看着她含着眼泪点头。
我看着海之神殿在海水冲洗下慢慢下沉。

法多姆,那苍白的脸上挂着狂乱的笑,王冠那条条湛蓝的宝石被拔出。

遥的头巾,玛纳菲手中被海水湿润得沉重的头巾现在已经不在。失去神殿的它,也失去家了。
为了遥的头巾,失踪了大半天的玛纳菲却也将我们从身陷那片巨大海底暗流的危机中带出,进入了神殿中心。
多美丽的一座巨大城堡,被空气小心翼翼地保卫,散发美丽的光。
而现在它在满月逝去的红色光芒下被海水吞噬。
杰克是pokemon管理者,他有能力与经验能够独自留下面对一切,包括快要崩溃的海洋。那么我呢?
我只是个梦想着要成为什么什么的普通训练师罢了。
玛纳菲,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沧海的王子的你,究竟在这个危机前有什么力量呢?
看着那抹蓝色往王冠摆放处回游,我心头一凛。
想也不想的,我跟着它往回跑。
或许我们什么也不需要想。
世界在等着我们的答案。

杰克和法多姆早已不在,浅浅的海水冲着散落一地的王冠宝石。
—将宝石恢复原来的样子,神殿就会平安。
玛纳菲努力地表达着自己的意志,并吃力地开始搬动那块块重得可以的宝石。
我们什么也没想。
我们看着唯一仅剩的那个空缺发呆。
……这就是答案吗?

六、七。
我无法理解法多姆的执着。
正如他无法理解我的字典里缺少了太多不好的词语一样。
我承认和一个有蛮力有身手的男子对战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恐怕他也一样。
结果到最后,我也只能无能为力地在水流激动下眼睁睁地看着法多姆手中的宝石顺流远去。而我,也只能为了生存,放弃挽回玛纳菲家园的行动。
—或许这之后,我的字典里要加上‘失败’这一个词语的注释。
…………………………
看着海面上的奇迹,微笑。
这之后,我的字典里会多一条‘pokemon训练师’的准确注释。
像他那样。
智那样。

他挽救了海之神殿,得到了王冠的力量。仿佛海之王者一样自由穿梭在海里。
这是王冠的真正力量吗?
和海里的pokemon心意相通的力量。
海里的pokemon们回应着玛纳菲的呼唤,盖欧卡却也出现了。面对着那架法多姆的巨大潜艇,怒吼着。
潜艇发出的超音波却令海面震动。
pokemon们在恐惧,混乱局面持续了许久。

唱歌吧,沧海的孩子。哼唱着稚嫩的蓝调。将不必要的杂音统统消去。
然后,将王冠带在海洋的平面上,海岸线闪闪发亮。
原来,那座神殿本身,就是大海珍藏的海之王冠。看着那些由金色光芒组合成的外层形状,我看着岛屿惊叹。
任务圆满解决。

朝阳闪烁着,红色平扑海岸线。
月食,过去了。

八、九。
将遥和玛纳菲托付给皮卡丘,我看着海水淹没那个求生胶囊,笑了笑,抱着偶然拾到的希望再次往回冲。
最后的一块宝石,最初的希望。
—交给我吧。
既然说了,就会做到。
宝石的光给了神殿希望。
玛纳菲的能力传来的力量给了我希望。
忽然想起小时大人教我的说话:
—其实,人最初也是在海里惝炀的生物哦。

追逐着法多姆,我将玛纳菲救回。而法多姆则被压在了自己的潜艇下,挣扎不出。
盖欧卡的破坏死光永远是那么的强。
海洋的愤怒也是。

一切都过去了。
对不对?杰克。

遥,你也成长了。
‘玛纳菲,再见。’
“妈妈喜欢。再见。”

十。

玛纳菲归去,口中还依旧熟练地复述着遥教给它的三句说话:妈妈,喜欢。再见。
再见。
朝阳下的再见。

神殿不复再来。
海之子民依旧焕发活力。
告别旧的依恋,明天,又有新的王者诞生。

“喜欢。再见。”
喜欢再见。

EN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C) 七条 橘 All Rights Reserved.  | 忍者ブログ * [PR]
 |  blogdesigned by 物見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