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垂溪怜影梦桃瘦 空留万世放浪德 虹过千秋空生恋 只求半世共婵娟 陈封暮德。
逝去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夕时雨
[07/22 蒙尘]
[06/13 BlogPetのこうさぎ]
[05/22 BlogPetのこうさぎ]
[12/30 銀姬]
[12/30 銀姬]
花琳琅
手描きブログ
ペット
漫步麻木
akua
良ければ御望みの絵を差し上げます。
[1]  [2]  [3]  [4]  [5]  [6]  [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LUKA

纪念那已是过往的灵魂结晶

听过那么一个传说么?
那位属于波导的勇者,属于勇者的鲁卡利欧
死者已矣
世界开始之树的根紧紧地攀住奇迹之域的大地,柔和的祥光抚慰亡灵
传说仍在流传着绮丽

世界开始之树周围,恶魔撩起的黑暗硝烟蔓延在人们未经保护的脆弱心灵里,红与绿,避无可避的绝对战争。战争不需要勇者,只需要无止尽的杀戮,战争不需要理由,只需要一点点星火燎原,火焰燃起,攀着人类心底吹起的不涸之风,目标是圣域世界树

停息战争得有人牺牲,加上一点点奇迹,牺牲的人就是‘勇者’
那位属于波导的勇者,属于勇者的鲁卡利欧

平息了战争的那位勇者,如今在哪?
鲁卡利欧,战争中,波导被遗弃了,勇者被遗弃了,那么你呢?
我被遗弃了

…精灵,是人类的工具
因此,精灵的天职是绝对的服从
鲁卡利欧是波导的勇者的工具,因此,亚隆,身为波导遴选出来的勇者,我是你的工具—这句话是我的座右铭
人类经常有一些斐夷所思的奇特妄想,特别单纯,特别令人费解,亚隆,你就是其中之一,还记得,你搁下那柄波导的尊荣节杖,将手中的半块巧克力伸向我,灿烂的笑着
“……我们来做朋友吧,鲁卡利欧,波导的勇者需要的是朋友,不是工具”
一瞬间灿烂的阳光
战争爆发,我庆幸着没有接下那项危险的邀请,否则在宝石中的岁月,我只能以因朋友的背叛丢弃,独自饮恨,被封印的岁月…我整理自己的心,结论则毫无疑问地于岁月沉淀中缓缓浮出
—鲁卡利欧,永远只是波导勇者的绝对工具

传说,愈来愈绚烂
永远的千年禁锢,释放出来的我愈发坚定着决心:服从波导的勇者
超越千年,亚隆,你仍旧持续着勇者的义务么?…自欺欺人而已,人与精灵不同,寿命离不了神的操控,亚隆,眼前身着与你同样的勇者华服的男孩,是你的继承者么?
那么,鲁卡利欧也尽自己的义务吧
波导的一直继承者,与你有着同样的单纯呢,亚隆
神态、意志、思想
我迷惑了
…那一瞬间,我看见了你封印我的神情,在他寻找那只皮卡丘的疲劳行动中:一点点悲哀、一点点愤怒、一点点绝望,他说,这是‘失去朋友’时的表情,亚隆,那是你的表情……那时,你的巨幅肖像横陈于我眼前,心里隐隐有些不舒服的怪异:画中的你一身正装,遥望着光明所示之地,眼神飘乎得令我害怕,这不是我认识的勇者,他不是你
还记得小智一本正经地向我结束着何谓‘朋友’,我却一心回想着你用那柄节杖指着我的那一瞬间,封印的光晃得我睁不开眼,只能模糊看见你的表情:微笑、愤怒、无奈以及些许的抱歉的融合,令他那半遮的脸显出阴暗来
那会是什么意思呢?亚隆?
一场悲哀的时空回溯里,重又看见战争硝烟的幻影,我仿佛见到了你,双手紧握着那柄权杖,在人与人的交锋之中尽力嘶吼,但你没有,战争的血腥令我头脑发热、四肢发凉:那场你阻止我介入的战争,那场你封印了我的战争…向那幻影义无反顾地冲去,你又挡在了我面前,脸上有焦虑,有歉疚
—那是小智
分明完全不同的面容,为什么我总能找到你的影子……亚隆?

梦幻,那逝去的美梦,那亦正亦邪的幻想
再次见到了梦幻
头一次见它是在那场战争开始的时候,被三只黑鲁加追赶的我,一刹那间真觉得凤王再现,但是他少了凤王那种净化般的威严,那只大鸟更像一只引导着硝烟的使者,彩虹从未出现
世界树内部,那只奇异的生物再次入我眼帘,四周三只雷吉的攻击令我无暇去理会其他的事,但世界开始之树竟是由它在掌控…这令我感觉有些不能接受
世界开始之树,幻影的光缭绕着,那株巨大的独生植物内部,如同千年之前的那场战斗:红色的奇异组织吞噬着它能碰到的一切有热度的东西,回避着雷吉他们的凌乱攻击,我竟丝毫没有对那些奇怪东西的办法…身畔的精灵与人一个个被吞噬,无法预知的结果让我发慌,这远比在宝石之中想着那场战争与你的生死更为紧张,亚隆,那时我无法介入,这时我无法保护
小智……那名继承你意志的勇者,鲁卡利欧无法保护
梦幻出现了
其实它一直都在,深入树的中心,绿色的光芒划过我的皮肤,破坏了红色的狂躁,雷吉艾斯、雷吉斯奇鲁、雷吉洛克恢复了神智,离开了这儿,扶着那个树木中心的绿色球状物,梦幻的疲累尽收眼底,扭头,将笑放在重逢的小智的喜悦上,心底猜测着,刚才,究竟是世界开始之树的力量,还是梦幻本身的力量?
它蹒跚地飞着,半闭着眼,拖着那条粉红色的尾巴

事件远远没有结束
世界之树在崩毁
知道吗亚隆,我看见你了
我正视了我自己
一块大大的水晶石里,是你安详的永眠,一身华丽的波导之衣,双手裸露着,那双看似已弃置许久的手套上的宝石,依旧流转着莫测的光,那种光……牵着你的表情,我明了,你满足的笑了

亚隆,封印我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梦幻所需要的力量是如此之大,我的力量根本没有用,这时,智突然冲了上来,双手戴着你失落的那副手套,合适得令人吃惊,他加入之后,力量的流失速度变慢,充裕的时间令我想清楚了一件事:
朋友
看向水晶,笑意加深
小智,你也想同亚隆一样,为了朋友而牺牲吗?
那可不行
是你与亚隆教会了我—当你严肃认真的向我结束了‘朋友’……当亚隆递过那半块巧克力……当你为了自己最好的朋友与我争吵……当亚隆持着权杖指向我……当你为了世界与我这个家伙一同冒险……当亚隆摊开双手献出自己的生命……鲁卡利欧明白,自己在心里错过了什么
但这次,决不会再错过了
就让我也已自己的生命,来守护自己的朋友吧!
强烈又柔和的光晕过后……

千年已过,波导之精神秉持着坚强盘旋在世界开始之树上空
—亚隆,我回来了

“我们来做朋友吧,鲁卡利欧”温和的笑着,亚隆递来半块巧克力,说道
我伸手,微笑
天空,一道粉红色的光掠过

听过那么一个传说么?
那个新的美丽传说
梦幻与波导的勇者
那些属于波导的勇者,陪伴勇者的鲁卡利欧
                                                   END

PR

PM管理者与沧海王子玛纳菲

—数到三回头,到五悄悄闭上眼。

它只会眨着圆圆的眼睛,看着那片片溅起的水花微笑。在银月被吞噬的夜幕下哼唱着稚嫩的蓝调。
一出生就注定高贵的王子,沧海的孩子。
想起那片蔚蓝深色乃至发出黑暗光亮的深海区域,只有那枚亮度不减的蛋随波逐流着四处游荡。沧海的王子玛纳菲,可爱的孩子你做梦了吗?
顺着那点点上升着摇晃的泡沫光芒,看看海面上的圆月吧,那轮残月。
沧海的孩子玛纳菲,美丽的pokemon你笑了吧?

于是一枚注定无法平凡的蓝色美丽光芒,就这么飘浮在一片藏有美丽神之净土的海域里,被小心地待着,被蓝色深海里的pokemon们互相传递着祝福。
沧海的王子玛纳菲,找到神之祭坛空缺的那个王座上的王了么?

一、二。
细细的、细长的光芒,
——海之神殿究竟在哪里?玛纳菲,你的家在哪?
那片广阔的蔚蓝海域,阵阵低鸣着。
那片广阔的海域里,有传说中无穷力量的秘宝,海之王冠。
那个粗豪的奇怪汉子拼上自己的一切也要触及的秘宝,海之王冠。
从海之住民的广美一家口中得知,那座虚无缥缈的美丽祭堂,在月食时会现出姿态。

—我的名字是杰克·渥卡。pokemon管理者第九班现任成员,擅长格斗技以及五秒内和野生pokemon心意相通的能力。性别男,暂时没有女朋友。现在在执行任务中。
望着挂在天空天天缺下片片的月亮,突然涌起想叹气的冲动。
这次的任务,比想象中要无法掌握。
低头,看着月下海面波光粼粼,反映出来的光,照着的甲板上的一张吊床。暗暗的浅蓝色拥着一片红,熟睡中的玛纳菲,完全看不出刚出生的孩子模样。
——啊啊~莫名其妙的呆了五秒,我自嘲的撑住无力抬起的额头苦笑,身后却突然有铁声响亮,回头,是智。
真新镇的训练师。智。
“杰克,给你添麻烦了。”他抓着头,慢慢走近。
智,遥,胜,刚。
这四个人的出现,令我的任务愈来愈无法掌握。
最初的计划,从潜入海贼法多姆内部夺回玛纳菲之蛋开始,一直到与广美一家汇合,都进行得异常顺利。一路上,乔装成水的艺术秀演出团一员,一路上倒也是淡然。但是他们出现后,情况就急转直下,且节奏快得令我怀疑之前那安详的任务过程是否存在。……啊啊,要是让组员知道现在我的想法肯定会被笑话死的……
“杰克,你说你在雪山遇难被pokemon救了,因此才会以pokemon管理者为目标工作是吗?”
“……啊?—啊啊,是啊。”呆滞情绪被轻轻拉回,我回头回答。
“—pokemon……真的是比人类要高贵得多的存在啊……”
“……啊?”
“——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智笑道。
这一天,玛纳菲刚出生不到3天,但已经会叫遥‘妈妈’和‘喜欢’了。

沉默。

从那次自法多姆的无差别攻击以来,玛纳菲出生后,逃亡似的旅程就不曾令我安心过。而最主要的不是法多姆是否会突然袭击,是遥与玛纳菲之间愈来愈浓得无法化开的感情。
感情在任务过程中只会是阻碍。愈深的感情,分别的时候只会愈难。
朝阳初上,看着玛纳菲在遥怀里撒娇,只觉得愈发的不妙。

四、
遥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子。
所以她也有着女性所有的天生的母性本能。
“……智,我想该是把遥和玛纳菲慢慢隔离的时候了。”
“……咦?”
我承认我向来没有什么脑神经只会一条线思考,但是杰克说的话确实让谁也会吃惊吧。
他说要分开视彼此为家人的遥和玛纳菲。
“玛纳菲是海的王子,它有自己要背负的使命和高贵,遥不能永远陪着它。”
他说得是。
谁也不能永远陪在另一个人身边……无来由地,想起了皮卡丘。
苦笑。
遥也毕竟未能成熟。
“我可以忍受,即使和玛纳菲分别。”她坚毅地许下誓言。而我,却想着另一件事。
‘“你能够忍受没有它,那么玛纳菲会如何伤心,你想过么?”’
杰克说着我想的话。
玛纳菲刚出生不过几天而已。却马上就要失去依靠。
海之神殿在等着它的归去,因此遥,我们是不必要的存在。海中不是人类的世界。
我看着她含着眼泪点头。
我看着海之神殿在海水冲洗下慢慢下沉。

法多姆,那苍白的脸上挂着狂乱的笑,王冠那条条湛蓝的宝石被拔出。

遥的头巾,玛纳菲手中被海水湿润得沉重的头巾现在已经不在。失去神殿的它,也失去家了。
为了遥的头巾,失踪了大半天的玛纳菲却也将我们从身陷那片巨大海底暗流的危机中带出,进入了神殿中心。
多美丽的一座巨大城堡,被空气小心翼翼地保卫,散发美丽的光。
而现在它在满月逝去的红色光芒下被海水吞噬。
杰克是pokemon管理者,他有能力与经验能够独自留下面对一切,包括快要崩溃的海洋。那么我呢?
我只是个梦想着要成为什么什么的普通训练师罢了。
玛纳菲,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沧海的王子的你,究竟在这个危机前有什么力量呢?
看着那抹蓝色往王冠摆放处回游,我心头一凛。
想也不想的,我跟着它往回跑。
或许我们什么也不需要想。
世界在等着我们的答案。

杰克和法多姆早已不在,浅浅的海水冲着散落一地的王冠宝石。
—将宝石恢复原来的样子,神殿就会平安。
玛纳菲努力地表达着自己的意志,并吃力地开始搬动那块块重得可以的宝石。
我们什么也没想。
我们看着唯一仅剩的那个空缺发呆。
……这就是答案吗?

六、七。
我无法理解法多姆的执着。
正如他无法理解我的字典里缺少了太多不好的词语一样。
我承认和一个有蛮力有身手的男子对战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恐怕他也一样。
结果到最后,我也只能无能为力地在水流激动下眼睁睁地看着法多姆手中的宝石顺流远去。而我,也只能为了生存,放弃挽回玛纳菲家园的行动。
—或许这之后,我的字典里要加上‘失败’这一个词语的注释。
…………………………
看着海面上的奇迹,微笑。
这之后,我的字典里会多一条‘pokemon训练师’的准确注释。
像他那样。
智那样。

他挽救了海之神殿,得到了王冠的力量。仿佛海之王者一样自由穿梭在海里。
这是王冠的真正力量吗?
和海里的pokemon心意相通的力量。
海里的pokemon们回应着玛纳菲的呼唤,盖欧卡却也出现了。面对着那架法多姆的巨大潜艇,怒吼着。
潜艇发出的超音波却令海面震动。
pokemon们在恐惧,混乱局面持续了许久。

唱歌吧,沧海的孩子。哼唱着稚嫩的蓝调。将不必要的杂音统统消去。
然后,将王冠带在海洋的平面上,海岸线闪闪发亮。
原来,那座神殿本身,就是大海珍藏的海之王冠。看着那些由金色光芒组合成的外层形状,我看着岛屿惊叹。
任务圆满解决。

朝阳闪烁着,红色平扑海岸线。
月食,过去了。

八、九。
将遥和玛纳菲托付给皮卡丘,我看着海水淹没那个求生胶囊,笑了笑,抱着偶然拾到的希望再次往回冲。
最后的一块宝石,最初的希望。
—交给我吧。
既然说了,就会做到。
宝石的光给了神殿希望。
玛纳菲的能力传来的力量给了我希望。
忽然想起小时大人教我的说话:
—其实,人最初也是在海里惝炀的生物哦。

追逐着法多姆,我将玛纳菲救回。而法多姆则被压在了自己的潜艇下,挣扎不出。
盖欧卡的破坏死光永远是那么的强。
海洋的愤怒也是。

一切都过去了。
对不对?杰克。

遥,你也成长了。
‘玛纳菲,再见。’
“妈妈喜欢。再见。”

十。

玛纳菲归去,口中还依旧熟练地复述着遥教给它的三句说话:妈妈,喜欢。再见。
再见。
朝阳下的再见。

神殿不复再来。
海之子民依旧焕发活力。
告别旧的依恋,明天,又有新的王者诞生。

“喜欢。再见。”
喜欢再见。

END


空想绘卷

——给我们的,水都守护。

知道吗?年年的那片满月下,水都上空总会纷落无根的水来洗涤月下的心。
年年的八月十五的月轮回,都刺痛着失去的过去。
都刺伤着脆弱的心。
—我无法忘记你。
—你却如此地美好,有如那仅有的一次晴月当空。
晴月当空。
阵阵雨。

莫名始羡晴空下阵阵不停的樱吹雪,即使季节中你已不再。
空有记忆,也枉然。
你给着最美丽和谐的回忆。
你夺去了我直视新月的勇敢。
你是我哀伤的根。

秋千遍遍地摇晃树影与风。清亮的波面泛过阵阵水纹,活水潺潺。生命之源在过去的哀伤守护下遍遍重生。时间渐进地将草叶抹成深绿水色,由绿经过黄,再被新绿掩埋。花色琳琅,长春藤慢慢爬去斑驳墙面,顽强地吸附着条条缝隙,水气上升着下沉。次次地快速月过山这点点亮晶的黑幕,黑天鹅绒的质感滑过,像泪垂落。
望着空旷的庭院,听不见胖丁的歌飞,暗自泪垂。
——呐,智。——
水都夏临,条条运河边举目皆是可口的香蕉哈密瓜味道的刨冰。随处都有大盘特价的意大利面。也即将到水上pokemon滑艇大赛的时候了。辉光的运河上,空荡的水赛道。与仍热火朝天的喧哗起点。
——砰!——
竞争激着烈日下的水花。
经过一段的距离,先头部队由3人组成。
短发少女的红色头发烁烁闪光,绳子紧崩着,巨牙鲨牵着轻巧的本体。
壮汉紧勒着哈克龙拖曳着的绳索,丝毫不敢大意地飞在最前头。
而在第三位的少年不减英气的脸满是微笑,奇异的只有那条蔓升到水面下数米的引导绳。即使能见水下影子,也只能看见一个大得离谱的模糊影子—是吼鲸王吧,或是巨翅飞鱼。速度愈发快速着。
——砰!——
月过轻细的终点线,人们将焦点聚在拔得头筹的壮汉身上,一如往常的欢乐,没人去在意之前的第三位竞争者为何会在最后一个转角凭空消失不见。
消失不见的,还有苦留不住的片想思念。
“……真高兴没有迷路。”头发顽强地飞舞在空气里,清爽的味道飞着香。“—还是得感谢你没有去改变水下路线的功劳呢?亚斯。”水面不平静地泛起阵阵波澜。白色……蓝色,白色……蓝色。红色。
那是谁的颜色?
不是身体上附和着白灰的杂色。
跳跃着红色的太阳和艳丽的血。
它在眼底跳跃着。
心脏跟着跳跃。跳跃着欢欣。

“嘿,亚斯,我来看你了。好久不见。”
“…………”
“海皇牙,谢谢你。”蓝白相间的球被掏出。红光闪过后,水面下的深色模糊消失。“亚斯,变成人类吧。我们去约会。”调皮地眨眨眼。绽笑。
——智。你成熟了。——
越过许久未曾穿越过的黑暗通道。看着他回头。
“……哦呀,亚斯你的头发……”有些吃惊地睁大眼。他在水都的外部阳光下露出惊叹的笑。“变得更漂亮了,亚斯。”淡红色。手中爬梳过的顺滑,在笑容下黯然失色。
总该有些东西来代表与另一个有着相同容颜的人儿的区别。长长头发在笑里平静。

多美丽的一座城市。
感叹着,巡回在条条阴凉的城市巷子里,跟着步履惝炀,阳光忽明忽暗。呈条状的光亮不歪不斜的停在地面上,渗透在块块砖石的缝隙里,想得到的,像草香的阵阵发芽。能感觉到的。自由的欢欣。
“亚斯。”拉着手沿着运河边前进。走着不出两百米,累赘就增加许多。
也曾想着,在运河边走着。手中拿着冰凉可口的哈密瓜味道的沙冰,踩着阳光下的影子。感觉到身边的安全感。
也是想着而已。
也是多少遍地在想着。

俯瞰水都,遍布的水道蓝色的地图。
现在放眼望去,竟是片片的艳红。

夕阳渐放余辉。

“亚斯。”笑颜在空气里融化。
“你要幸福。”
他在笑里融化。
融化出片片的碎冰。
而后在热潮里消失不见。
消失不见的,还有过去的坚强罢……
泪垂。

竟无法回响起来,他离去已是几个十年。
出现,又消失。消失却又出现……
神般的存在。即使在天国依旧是无法捕捉的奇迹么……
依旧惦着我么……
——智。你幸福么。——

水的灿灿余辉引着心之水滴的歌唱。

“——妈妈,有歌声。”
“……啊…是拉提亚斯的歌声啊……”多么圣洁的向往。
“……可是……好悲伤。”孩子揉着酸楚的眼眶。
“也幸福着吧,像是包含着最深刻的思念。”母亲眼里有着月下的水影。“有爱。”

+你幸福就够了。+
是吧,智。

END

Copyright(C) 七条 橘 All Rights Reserved.  | 忍者ブログ * [PR]
 |  blogdesigned by 物見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