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垂溪怜影梦桃瘦 空留万世放浪德 虹过千秋空生恋 只求半世共婵娟 陈封暮德。
逝去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夕时雨
[07/22 蒙尘]
[06/13 BlogPetのこうさぎ]
[05/22 BlogPetのこうさぎ]
[12/30 銀姬]
[12/30 銀姬]
花琳琅
手描きブログ
ペット
漫步麻木
akua
良ければ御望みの絵を差し上げます。
[1]  [2]  [3]  [4]  [5]  [6]  [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不思意之国爱利斯先生无尽旅途中.
你与我同在一个平行次元.
互相擦肩擦肩擦肩擦着那扇落地窗.
将它一拳打坏 再去片片拼起 回望你满身血花

那些慢慢变大的四周音符
那些慢慢漫天砸下的给你的嘲笑
什么增大缩小一口全灌下那献给神的媚药...
横穿帽子缺口午茶会

彷徨着于这国都 漫无边际的孤独里
抓着猫尾任年龄老去 踩着蔷薇看着血液流走
不再将牢门开启 爱利斯先生 一直在孤独里到死
不思意国的邀约 将给你绘制精美单身监狱

万千的星辰砸下砸下砸在你身
午后的音乐茶会盛开着曼陀罗
全是一样的脸同样的表情嚎叫痛苦
你路过小河 你弄湿了衣脚 你被扑克们追赶
宏伟城堡里女王在倒计时
哒嘀嘀哒哒哒哒一秒秒计算
那些被追赶而失去的东西再不回来回不来...
安抚你的是顽皮骸骨

尽全力去逃难吧 去相信所谓奇迹吧
至少这一秒世界里 女王举起了那根权杖
高扬着那尖锐声调 向死亡道好 两手未涸之血蔷薇
让他们结束吧让孤独哭泣吧
火焰燃然可以摧毁任何道具哟
那幅扑克全化作灰烬飞走了

不可思意国的爱利斯绅士推倒推倒推倒吧...
那兔女郎女王和猫娘

彷徨着于这国都 漫无边际的孤独里
抓着猫尾任年龄老去 踩着蔷薇看着血液流走
不再将牢门开启 爱利斯先生 一直在孤独里到死
不思意国的邀约 与这美丽的孤独一起死去
END
PR

 

——他一直在受着如此痛苦么。
站在那,我一直想。


全身都被痛觉麻痹,与被鹰眼打败时候切去的那道永不消磨的伤不同,那时痛的很清楚,胸口至腹部的裂痕跟着黑剑冰凉的真空切口所制造出的痛楚有如那时的出血一样喷得很干净。而现在…想苦笑一下,却发现连嘴角的肌肉都在痛苦下瑟瑟。
这种感觉,他一直都在尝着么。
不曾断过骨头,不曾因枪受过伤,不曾逃下任何残酷的战场。
『因为我是橡皮啊!嘻嘻嘻。』
用那轻轻的一句话代替了所有,拍去身上的灰,抹去血,冲着新生的阳光微笑。
然后倒下,那一点点在战斗里积累下来的伤。

那现在在我体内肆虐不停的伤。

『…什么也…给有。』

我只能心疼着。
我恨为什么现在才真正了解这种痛苦的重量。
那么多的痛苦、疲劳、损伤,那每一次的战役中,每一回胜利后,都有如潮水一般地这么在他纤细的体内爆发。
醒来后,只是灿烂得笑着。
『因为我是橡皮啊!嘻嘻嘻。』
这海贼王与大剑士豪间的誓言。
这我们未来的路。
这眼前的敌人。
还有在我身后一脸平和不再受痛苦折磨的你。

我满足了。

我无时无刻不在念着与古伊娜的那个约定。不断地往更高的剑峰攀着,尽管双手淋漓,至少前面总有那一抹阳光向日葵的灿烂摇摆。
可以想着,未来并不遥远。

那么现在呢。

看着眼前的那面黑色厚墙,听着他心平气和地说只要草帽小子的脑袋,其他人的生命可以忽视不去追究。差点喷笑出来。
——我们是为了什么在你面前坚持着。
——我们是为了什么出现在这个伟大航路的。
——我们是为了什么整天生气大笑担心安详的。

你懂什么。


那个花痴厨师恐怕也是一般心情。
虽然不想承认。
我们是一样的。
谁都一样的。
对他来说。

毁了那个誓言,我是不是该切腹?
……不,他不会知道。
如我不曾知道他受过的那些痛苦一样。

诺罗亚·索隆,你也有今天。
站着,仿佛就过了一世纪那么久远,想起那橡胶挡着枪林弹雨于我面前,不断去伸长变紧,你轻笑着说没有用,抱着那三把我不曾离身的刀,那时,忽地就感觉刀的寒气变得柔软。
站着,仿佛就看着眼前的黑墙走远。想起鹰眼那把无双的黑刀之下,我用力的举着和道对你许下誓言。那时的空气,是你嘴唇咬破的甜蜜血腥。
站着,我感觉着体内的血液应疼痛而沸腾。忽就觉得那次死刑台下的失控几乎令我失去意识,连天边那道响雷也不闻其声。
站着,我不再倒下。

没了海贼王的海贼团,那么也就没有天下第一剑豪的容身之处了。
那画完全部海图的航海士、史上最勇敢最百步穿杨的海上战士、集天下医术于一身的伟大医生、造就出世界最坚不可摧海上堡垒的造船士、使用全世界的食材为一个人做饭的花痴厨师长、撰写出首部无伪历史的考古学者以及那拥有最优美奔放的音乐的首席乐手,也就不会再存在了。
诺罗亚索隆。
你还有明天么。

看着眼前漆黑一片的视野。
扯着僵硬的嘴皮。
还有明天。

至少,那枚太阳依旧不落地,在我身后打着呼噜。

还有明天。


至少我还有你。
『死绿藻,以后别T MD在后面偷袭人抢风头!』
『哼,轻松就被偷袭的人才该反省一下吧。慢河童。』
『KA O!别以为你是伤患我就会放过你!』
『哼!我可不觉得我有弱到需要你放过,要死的话我可以送你一程啊色圈圈眉!』
『找死!!』

『香吉士!不许你欺负索隆啊!!』

『!!路、』
『我饿了做饭给我吃!!而且乔巴说病人要好好休息!』
『=-=||医生的嘱托是附带的理由吗你……好好好,这就去做。』呼烟,叹气,香吉士走上台阶,给了一个潇洒的回头。『死绿藻,那笑和哭一样。』
『……哼。』撇过眼,索隆看着眼前蹲下的路飞。『……怎么了。』
『……索隆,你在笑。』
『啊啊……。』
『和哭一样。』

……
…………
………………


『你这混帐就没别的好说了吗!!!!』
『索隆。』

『又咋!!!』

 

 

 

 

 

 

 


『谢谢。』

 

 

 

 

『………………啊啊。』

 

Fin

勇気を翼にして
此処から飛び出そうよ

その笑顔、僕を惑わせる。

远看数码世界大冒险初代已经是那么久远的历史。
而那些徽章依旧光芒不灭。
勇气之翼
他一直向前看着,只是向前看着,身边是最好的搭档,身后有坚信他的伙伴。
那么完美。

寻着过去的轨迹,冷冷的擦过D3时代的包围,重又站回你面前,看着你带着那副不曾毁损的护目镜冲着未来微笑,看着你看着我。我只能手足无措的,冲你苦笑。
那时的你,有的是无畏的勇气,不曾染尘的心,过去的胆决,橙红色华贵的徽章。

一个奇迹。

……为什么,太阳是橙红色的。
为什么,你只能是橙红色。
那对翅膀,扑闪扑闪的,暖洋洋的像是将赤道的季风给牵引了近来。
其の暖かさ、僕を惑わせる。
他们说看了新世代数码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世界。
不管,我不管。
那不是世界,是南极渐渐融化的冰山。我站在赤道,仰头看着属于你颜色的太阳。
那太阳,才是奢望着的我的世界。
绕过南极北极,重又站回赤道,终于又明白了什么叫做热烈的温暖。

総ての始まりは、あるデジタルモンスターの卵から。
コロモン。
那是唯一,一生,一次的相遇。
遇见了,就决定了,决定了。若何,你都逃不开了。
重生过几次了呢,滚球兽,重生了几次,那漫长的时间才又重给你遇见他的机会。
你只是瞧着他笑。

総ての終わりは、間のセイだ。
ヤガミ タイチ。
世界の太陽。
僕。
君の翼がほしい。
Copyright(C) 七条 橘 All Rights Reserved.  | 忍者ブログ * [PR]
 |  blogdesigned by 物見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