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垂溪怜影梦桃瘦 空留万世放浪德 虹过千秋空生恋 只求半世共婵娟 陈封暮德。
逝去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夕时雨
[07/22 蒙尘]
[06/13 BlogPetのこうさぎ]
[05/22 BlogPetのこうさぎ]
[12/30 銀姬]
[12/30 銀姬]
花琳琅
手描きブログ
ペット
漫步麻木
akua
良ければ御望みの絵を差し上げます。
[36]  [35]  [34]  [33]  [32]  [31]  [30]  [29]  [28]  [27]  [2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请尊重作者著作权。转载请征求作者同意,如有转载请注明口袋根据地由基拉。谢谢合作。

天下。

我仰头望着被云遮去的天空一角,看见时空的碎片如粉雪一样飘落消失。
我闭眼屏息,于是清楚听见天的那一边未知图腾的悲泣以及神与神的相撞威慑吼叫。
我看向身下的草,不安的摇动着的,不知是因随意经过的微风还是因为那巨细靡遗的冲击波。
我路过一直路过的路,于是发现这座时空遗弃之地也渐渐被硝烟腐蚀。
我想,我知道我要做什么。


牢记着你的容颜。
依稀记得,似已过了几个十年。
而今,一如往昔。

于是想起那时候你抚摸我伤口的手,却是比这午后的温暖阳光更为美丽。
“你可以一直呆在这里,如果你愿意。”微笑,微笑,眼里是温和的泪,像看见的不是丑陋的梦魇,而是一株垂死的草。“因为这里是大家的庭院。”
这么温柔浅笑。
也就这么温柔浅笑着说。
细细地给了我一个天下。
依稀记得,那是几个十年之前的美好。
也就在那个被救起的午后,和着她暖和的草笛轻奏,那些pokemon针对我的驱逐情绪消散无踪。而那些因我的反击陷入梦魇纠缠的Pokemon们,似乎也将那厚厚的黑色梦境融化成了甜甜的粉红色微笑。
我站在树顶,望着树阴下秋千周围的美丽。默默。

回忆过往,影子不安。
冲击波一次又一次地增强。
--他们在靠近。

在那个戴眼镜的研究者翻开那本预言书时,我曾以为事情可以毫无悬念地安静结束。
那时,依旧是那午后的阳光,依旧摇曳的树影和依旧疏远我的人群。
————我与人绝望。
与人梦魇的黑暗。
他们畏惧我。
他们厌恶我。
我守着自己的天下。

但他们的脚步愈来愈近。
——迪亚鲁加,帕鲁基亚。
一切都与我梦里的场面一个模样。
时间与空间的战役,异次元的战火。
然后,一群人出现在我面前,其中,有她。


时空。

“滚出去。”在庭院里,我们遇见了那只黑色的梦魇,他只是在树下的影子里看着我们,平静地说。“不许再踏进这里一步。”
静静的气氛。只有它的白色毛发在凭空起舞。

我不觉得有什么紧张。
因为它根本毫无敌意。
……至少在那个男爵自作主张袭击他之前,是这样的。

而我看着那个黑色的球被大舌怪闪开向我直冲而来,却一点反应也无法做出。
生生地,陷入一片的黑暗里。
与是转眼,我进入了一片荒原,转瞬间又变成了黑暗,没有皮卡丘,没有小刚小光爱利斯和多尼奥。
尽管荒凉,但并未让我恐慌。
而后断续而来的,是奇怪的黑色影子红色瞳孔的追逐。
最后。
皮卡丘的电击下,我醒来。
而后看向那方的深血色天空。
忽然有预感。
什么,会发生。

时空、时空。
那是一座多么奇迹的建筑,半壁时间、半面空间。
其中联系的高耸旋转式蓝色楼梯,通往了最高的天井。
华丽的辉煌装饰,这里也是华丽大赛的比赛场地,那面大厅的壁雕路飞的女孩,眯眼像吹着什么不成名的调子。
听爱利斯说,那曲子名叫‘祈祷’。
听多尼奥说。
那只恶梦的使者也被那画上的女孩和那首细细的调子安抚住了心。
那画上的女孩,是爱利斯的祖母。
安详的,像亲吻般,吹奏着那首曲子,微笑。

我与皮卡丘顺着圆梯拾级而上。
最高层的天井上是庞大的放音器。
开关开。
于是整座时空之塔开始奏鸣着和谐的曲调。
新奥地区最宏伟华丽的一座塔。
新奥唯一的一台时空八音盒。

然后,一切都开始乱了。

天空闪过一片乱七八糟的光,而后,这个镇子被散也散不去的浓雾包围--被困住了,无论是谁。
它出现在广场上。被围攻着。
那如雨般的黑色恶梦将一只只的pokemon带入梦里,之后,无数的Pokemon幻影在城市上空惊慌失措,像被谁追赶,像被恐惧笼罩。
像听见了什么。
像什么也没察觉。

我们无能为力地,看着那片黑色的影子冲向时与空间之塔的正中央。
————那里渐渐觉醒的,是帕鲁基亚。
空间之神。帕鲁基亚。
这个城市至今为止怪奇事件的唯一理由,帕鲁基亚。
因与时间的战斗而负伤的身体和理智,我们毫无办法地看着他们的战斗。

——天空暗下来了。



浮梦书。

裂开的空间里,冲出了迪亚鲁加。
我被无视,他们继续着自己的战斗。
——不住手么—不住手么?不住手吗!?!!
“这个庭院是大家的!!!”我怒吼,意图将他们拖入无尽的恶梦里,不再醒来。
但却反而被打得无法动弹。
……广场那一战,果真受了不小的伤么。
我看着时空的互相破坏,看着这个庭院上的天空被一块块的异次元填满,看着周围的景物变成紫色碎片上升消失。
我看着爱利斯。
我透过她看着你。
那个午后的美丽阳光。

——这么下去,这个镇就会这么消失在异次元里,不再回头。

竭尽全力,我竭尽全力。
用最后的力量,我把他们包围在恶梦里。
眼睛模糊中,我看见那个少年抱着最后的希望向时空之塔最上层飞奔。那片金色的音片,那玫熟悉的纹章。
——祈祷。
而后,我看见自己的身体变成碎片的紫色。
最后。

最后。。


……

浮梦。
若生。

那座奇迹式的建筑。
在奇妙的调子里,在那一片的黑暗里,忽地绽出金黄百合。
忽地生出碎碎的滑润翅膀。保护这一方的天地。

最后一切都结束了。

时空。
空间之神,请予此空间新生。

-----------------------------------------

仍是血色的夕阳,我看着这个城镇。
什么也没发生过。
醒来后,我站在塔顶,身下是安静的城镇。
什么也没发生过。

我们抬头。
看着那位暗色的勇者归来。
我们归去。
继续我们的旅程。

我守护着我的天下。

时空。天下。
浮梦书。

Fin

后话:看这部剧场时,开始某由哭了。10周年。pokemon也就这么匆匆忙忙。看着那只黑色的影子浮在树阴下。看着自己对他们未来的彷徨。而后又笑了。最后的主角依旧是智。这或许是某由最后的一篇PM文。这或许是新的开始。这或许是最后一次已口袋根据地的名义发一篇文了。浮生若梦。天下一人。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C) 七条 橘 All Rights Reserved.  | 忍者ブログ * [PR]
 |  blogdesigned by 物見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