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垂溪怜影梦桃瘦 空留万世放浪德 虹过千秋空生恋 只求半世共婵娟 陈封暮德。
逝去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夕时雨
[07/22 蒙尘]
[06/13 BlogPetのこうさぎ]
[05/22 BlogPetのこうさぎ]
[12/30 銀姬]
[12/30 銀姬]
花琳琅
手描きブログ
ペット
漫步麻木
akua
良ければ御望みの絵を差し上げます。
[124]  [123]  [122]  [121]  [120]  [119]  [118]  [117]  [116]  [115]  [11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辉芒。

绘图旧纸边缘那抹朱红色暗记消磨去的另一半,你,可否铭记。
为我铭记。


于摇晃甲板上倾首细听芳缘上空地表海洋深处的软软呼吸,整齐了身周衣物。
往新奥。
面前的漫雾里,扭曲了恐惧。
时空。
散过片片碎花。

フタバタウン 双叶镇  シンジこ 神事湖 草笛音,奇妙箱。

浮空招摇的,总那一对青绿双生芽。


双叶往上再转左,是往神事的路,蕴郁的两面草丛隔着半个世纪的梦眠。
湖中心的小岛上,有神明在安眠。
环绕着湖四周的茂密深绿,在水气滋润下嫩软万分,偶尔的一阵骚动,也称得上是一次小小的音乐盛会。这时,总能听见绅士蟋蟀与双苞玫瑰细细的和音。软软的,慢若梦入。

双叶,这座不过几间朴素大方房子来点缀着的城镇底部,有一片连池也称不上的水塘,曾有传言,这片不大的透明水池中,孕育出了美纳斯。那美丽的生物,腾空而去后再没有回头注视过这个地方。而那不起波澜的平静至今还安详着这片地方的夏凉。被阳光慢慢蒸腾起的水雾引着一阵阵凉爽的北风拂过。时而带过许久不曾回想起的记忆,似乎也曾是那么一个不太炎热的夏中暑后,不脱稚气的孩子们争先恐后的跃进齐肩的水中大肆喧闹,偶尔还能听见某个金黄头发的孩子叫嚣着要天文数字的精神赔偿,然后另一个黑发孩子,笑得溺在了水里。然后,水面上浮着的黑发倒影忽然碎开裂缝。
这片小小的水箱,已容纳不下他们大大的梦想和气量。
落雪也罢,拂风也罢。梦醒也罢,梦碎也罢。分别也罢,再会也罢。这片小小的水箱,静静地轮换着新鲜的水流,表面平静,波平若镜。只照着他们匆忙奔过的倒影,映不出他们的去向。


マサゴタウン 真砂镇 碎沙流过的时间。

那些没有计算过的时间沙砾也只能一根根的梳白在研究所里足不出户的那位研究学者的胡子,却无法减少他的精神和思考能力。
次次的,见绿色的信使鸟飞进这片小镇的精灵商店里,次次飞出,那些在袋子里安安稳稳的珍稀精灵球里的精灵们,也安安稳稳地送到了委托人手中。
安安稳稳的,就像这片地域上空路过的云影,不留痕迹,不给生机。


コトブキシティ 长寿市 ミオシティ 未央市 十字路口后,不再归。

长寿以发达的通信机构和迅速的发信网络而出名。
新闻电视台的记者们分布在这个新奥的每一片草丛里,他们用着各种不同类型的方式寻找着各种不同类型的精灵,海面上,天空里,建筑中,几乎没有他们无法查知的事件。
那是神技。
电视台正面的大荧幕上是24小时滚动播出的各种报道和节目,偶尔,也能听见胡桃妹妹那清脆的嗓音掺杂其中,又很快的被淹没。
这幢高大建筑的左面,小小的挤着GTS专用楼。大大的地球仪上四散不停的闪光线条昭示着精灵们的离去归来。有时蓝色的线会慢慢以光速越过半个球面,终于停靠去某个不知名称的绿色表皮上慢慢暗淡下去。地下的交换个室墙上的荧光不断。精灵们迎了又去,去了转还。信任在这块四方的地方不停的被减半再减半,人们紧盯着自己面前的屏幕,眼里是逛街时有的好奇的寻找期待。
如商品一般。那些交换履历被一点点刷新。
那些被交换的心被一点点腐蚀殆尽。

孩子们则毫不迟疑地走进学校那扇厚厚的隔音大门,朗诵着黑板上密密麻麻的战斗要领和状态特征,手中是尚冷的精灵球。

十字路口,左面是三枚月亮开始的世界,大大的图书馆整整齐齐的图书资料,联络船经过升降桥打起的浪花似乎美梦被惊醒的那刻失落。
鲁卡的钢铁岛。
月神的新月岛。
梦魔的满月岛。
不断圆缺的月亮晚晚升起,清廉的光芒却永远照射不到他们。

十字路口,不需要迷惘。
往右,为黑金。

クロガネシティ 黑金市 流浪式爱情。

黑金的入口隧道里灯火微亮,地下的水流响着钟乳石过往的旋律,最深处的湿土上站立着的老人手中的去邪的柳本,对着路过他身边的人们挥来挥去,不知是却邪,还是提防着盯着他身边那只利欧鲁的贪婪。

黑金城市,没有水泥灌溉的地表在人们的行为下带着灰尘四散痕迹,呈同一斜面的屋顶波浪形般盛装着开矿时飘散而来的煤灰。而博物馆蒙着煤炭的灰,静静安详着,无人过问,无人想起。但面对着矿源的道馆却因为天天有人造访的缘故,墙壁光滑。这座道馆的支配人对于采矿的热忱似乎远比比赛来得高。就连战斗时,也不愿褪去那一身的探矿装扮,似乎是随时准备着对付完战斗后马上就去继续挖宝。那些在矿区盘拒着的尘土山和金属机器极为堂而皇之的荒废着,地下的挖掘却仍旧在继续。
自是兴致勃勃地手里握着珍惜精灵探知器,在黑金上方的草地里四处徘徊,寻找唯一的那一丛属于自己的特殊草丛。
“……由、由基。”
“来来,俺这里有白银山直送来的泥土哟。”

ソノオタウン 園苧镇 在季节中轮换的离别。

转动发电厂动力风车的风之动力时常携带着不散的花香,偶尔还有甜甜的蜂蜜味道,粘绸着引来蜜蜂巢们的群体飞翔。默默的花开在它们理所当然可以开放的季节里,而后慢慢枯败,结果,被另一个季节的繁华淹没。
园丁默默的看着这些变换,园丁花园的式样季季翻新。
花落花开。
年年四季。

ハクタイシティ 白岱市 白夜。

森林深处洋式建筑正中大厅,二楼右,最尽头的房间。
那是游魂的散心之所。
鬼斯通伴着耿鬼嘻笑的回声在黑色空气里回荡,这幢满是暗红色湿气和深紫色灰尘的空间似乎很得他们的胃口,上下浮动着,左右飘摇着,游戏着属于他们自己的交流方式。跟随着没有着落肆无忌惮飘来飘去的怨气翻飞。无人打扫过的屋里漫天飞着属于过去和古老的味道,旧式的电视机的插头依旧连接着不曾被断过电源的插座上,屏幕或闪或暗,偶有蓝红闪点般的影像闪过。
多热闹的一座游乐场。

请轻移脚步,别再回头。

出了身后那森林的密语,前方,只能白岱。
不算是高价的雕像淡淡的屹立在那里,旁边是停车场。
排排崭新的自行车无所顾忌的吸引着从殿元山脉处落下的尘土,链条不曾光亮。

城下方的白黑单车道下有片被雾小心隐藏着的洞穴,丛生的杂草掩盖不了直线的道路,幼沙龙经常一蹦一跳的出现在雾中,和着上面车路常常呼啸而过的链条声细细鸣叫。
而此时,某位传说博士的家门就会啪一声的打开,蹦出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会拿着不知名的仪器四下寻找着什么。

这也是白岱风情。

ヨスガシティ 缘市 美丽的花总是只有毒。

这座大城市似乎以和平的战斗为荣,选美大赛日夜灯火辉煌,随着大赛的展开,礼服装饰的租赁业务也繁盛得很。道馆日夜不休的敞开着大门,但常常有训练家刚进去就马上退了出来,这时候商店里卖的计算器数量总会减少再减少。道馆内四处插着的告示牌上密密麻麻的数字据说是道馆首领的手书,但仔细看看,边角总是会有提示答案小小的被画上一个圈,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小小的温柔。这位以礼服为出门装备的道馆首领,不仅对于战斗颇有造诣,更一手创造出了选美大赛会场后无来者的高潮,这使得她接到选美竞赛的通知书比道观挑战赛预约单要多了几倍。而散步公园则天天人满为患,人们牵着精灵们互相举步维艰地擦肩而过,匆匆忙忙地向前进着,嘴里却嘟囔着不断增加的数字,而后忽地回头用力扳开精灵们的手拿出道具,或笑或怒的装好后继续前进。
圣白兰色的砖瓦堆砌成的大教堂每每到了黎明,那些渗透过有色玻璃的阳光合着清晨的祈祷钟,在不染纤尘的地面墙面上一次又一次的重复那场无人知晓可是却能代代传下来的时空战役的始末。

钟声如丧。

ズイタウン 瑞镇 死亡,死亡,苏醒的死亡。

通往瑞镇的路旁静静地睡着一口井,在绿色和海蓝色的环绕之下没有任何声响,也没有任何的精灵会接近这里。于是只有偶尔投下的那一两颗画有奇怪花纹的石子在空洞的枯井里回荡着空空的回音。被扔在一边的木桶里满是雨水和年月积累的绿色海藻,上下飘浮。新奥地区的灵骨塔设置在此,全金属般的滑硬外观给人可靠的感觉,甚至能让来祭奠那些过去了的回忆的人们相信埋在水气以及黑暗不见天日的过往里的那些曾经心爱的精灵们的尸骨能得到永久性的保存。从塔的外围挖来埋葬用的土壤被尸体们未涸的血腥浸透,升腾出来的雾水隐有铁锈香。最顶层的天窗里,云行渐急。

饲育屋的奶奶和未知图腾的遗迹以及郊区的大奶罐女仆牛奶屋同为名物。
在屋前的老爷爷每天都会在音符鹉叫过三遍后的半小时后顶着一张被狠狠修理过的睡眠不足脸出现在大门外继续自己必须履行的义务。嘴里虽然老是念念的发散不满,却丝毫不敢进屋对老伴拍桌子掀碗。据很官方的解释说,这叫作相敬如宾,嗯,很官方。这屋子里每天都在不停的诞生着新的生命,也不断的有精灵死去。这使灵骨塔的工作人员不得不每天早晨黄昏两班倒得前来收货。亏得老奶奶丝毫不小气于一点点的小费,他们倒也没有怨言。

顺着唯一的一条大路径直通过瑞镇,于雷阵雨中急行。

トバリシティ 帐幕市 银河的彼方是另一条银河的彼方是另一条银河的彼方。

银河团的基地成了联盟宇宙研究所的主要基础工业的据点,无数曾几何时为人淡忘的设施又开始工作,无论在哪个地域里哪片时代里哪些怨言里,人们永远都不会放弃对银河的好奇。仓库被堆得满满的,连窗口都无法让太阳一些路过。
道馆很安静的躲在角落里。游戏中心闪耀着五光十色的看板花枝招展。

帐幕名副其实。

那片黑幕下的真实,谁也无法触摸。

ノモセシティ 野濑市 リッシこ 林事湖 戻らぬ、帰らぬ、反転させぬ。

基拉蒂纳,请自反转世界降临。

林事湖水圈养着成群的恋。
那些鲤鱼王来回反复着游览着林事上空飘轻的浮云,鳞片闪闪发光。

湖边单薄的建筑着一家安详的餐厅,收费高昂却络绎不绝的人流昭示了它的物有所值。
靠海的路海风不绝,野濑在海与山的环绕下,天气有如优雅猫的脾气一般无法预测。
听着沙狐乐园列车的哄鸣,慢慢走。
避开道馆的斗气,慢慢走。
撑开雨伞,慢慢走。
陷进沼泽后,慢慢地陷了进去。
慢慢走。

那座野外的豪宅里的雕像,孤单着。
于午夜14点的钟同响。

カンナギタウン 冠凪镇  テンガンざん 殿元山 遗迹之血。

冠凤是座遗迹城,他们包围着上古传承下来的那片四方的遗迹,除此以外,什么也不是。

于是,越过雾笼罩的区域,殿元山顶白雪若诗。
山峦叠起几乎有横切开整个新奥的趋势,层层不断的新雪覆盖着,
时间在咆哮。
空间在咆哮。
反转世界在呻吟。

通往天空的奇迹,永不出现。


キッサキシティ 刀锋市  エイチこ 英知湖 失鞘之刀。
这里沉睡着两位神明。
这里连接着新的世界。
这里只被雪覆盖。
这里……
无可留恋。


ナギサシティ 那岐市 ポケモンリーグ  失却之心。

高起的自行车路连接着这城市里绝大部分的重要建筑。
除了那位声名显赫的电气系首领的所在,了望塔就成了第二名景。透过凹凸镜近乎奇迹式的拉伸,那片片似乎还能清楚的听见落下声的瀑布之水犹如近在咫尺。
伸手,却远在天边。

这就是精灵联盟。

而在平坦的海边不断的徘徊,你迷惘什么。
声音苦涩,你失落什么。
遗失了什么,你在寻找。

蜜柑,那只大钢蛇呢。
蜜柑,是否可邀同步冠军之路。

バトルエリア 战斗区域  是否迷失方向,是否已无法回头。

这已算是个小型的国家,战斗塔睬着训练家们养育许久刚要茁壮的尊严和勇气愈来愈高,那些完全不留情面的穷追猛打葬送了过多的热血。
或沙暴满天,或不见边际的一芳水平线。
或满布虫鸟的森林,或无数需攀岩才到得了的山峰。

这个小型的国都,无法久留。

 

基拉蒂纳 反転世界。結わぬ思い。

翻回地图的背面,世界就转了一个方向。
那一片黑暗的影子世界里,有他们唯一的王者。

而现在,什么也没有剩下。

 


过了那个时间,那片空间也不再只属于你的单纯。
基拉蒂纳,基拉蒂纳。

绘图旧纸边缘那抹朱红色暗记反转来的另一半,我,可否铭记。
为你铭记。

 

镜子那边的世界,你是否也在看着双叶的安详。
与你同行。
独自前行。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C) 七条 橘 All Rights Reserved.  | 忍者ブログ * [PR]
 |  blogdesigned by 物見遊山